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布衣枭雄在线阅读 - 第八百零五章 荣国代表

第八百零五章 荣国代表

        郑源这番话,是一众六部官员没有想到的,郑源胆子竟然这么大,敢说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

        果然,面带笑容的苏玄庸,笑容收敛,眼神锐利,一字一句发问。

        谁都看的出来苏玄庸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但凡脑子清楚的,都会第一时间下跪认错,好求的苏玄庸的宽容。

        可郑源一改往日的谦卑,脸色平静,依旧不紧不慢道。

        「回陛下,此等之言并非老臣嫌命长,说的胡乱之语,而是为大凉未来发展所说的肺腑之言。」..

        「这不光是老臣一人之言,也是其他国公的心里话。」

        郑源声音落下,紧接着,身后的赵成,司马越二人带头开口。

        「陛下,你为大凉做的贡献,老臣都记在心里,但要想大凉重回正轨,就得需要年轻的天子坐镇,陛下你年岁已高,在分心朝政之事,明显力不从心,还望陛下能以大局为重,能够早日退位。」

        「没错,陛下也想看着大凉重回巅峰,那就得从内部改变,陛下你已经力不从心了,及时退位,做个太上皇,颐养天年不好吗。」

        「还望陛下能以江山社稷为重,及时退位。传位新皇。」

        在二人的带头下,身后的一众二品国公,皆是纷纷开口。

        听的六部官员,皆是一语不发,眼神呆滞,不少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敢在朝堂议事,当着苏玄庸的面,这么多国公,就像串通好了一般,直言不讳的要求苏玄庸退位?这不是妥妥的逼宫?这胆子已经是大逆不道了。

        六部官员一脸懵逼时,上方的苏玄庸,出奇的没有发怒,而是冷笑着,目光扫视身边的苏哲、苏泰。

        国公们齐齐逼宫退位,是他没想到的,但好歹也是大凉皇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仅仅一眼,便知晓这些国公敢如此之言,背后多半就是他这两位好儿子撑腰。

        苏玄庸冷笑着,目光落在郑源、赵成、司马越三人身上,轻声道。

        「好啊,真是好啊,今日真是让寡人大开眼界啊,齐齐逼宫让寡人退位,这在大凉历史上,算是屈指可数啊。」

        「看来你们的谋划,实在是等不及了,敢在今日发难,看来是翅膀硬了,有底气了,既然要逼寡人退位,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寡人有一点不解。」

        「这皇位在怎么争,能坐上去的,也只有一人,寡人倒是很好奇,这一人的皇位,你们打算如何分?」

        「这点,老臣自然也考虑到了,二王相争,无论怎样必有一伤,如今大凉刚结束外部战争,急需稳定,因此采取折中之法。」

        「以京都为界,晋王、赵王二人在各自封地为基础下,左右并分大凉十二州,各自主政内部,倘若外部有战,也能通力合作。」

        「这样一来,便很好解决二王相争之事。」

        郑源说的那叫一个轻松,仿佛折中之法,是最精明完善之举。

        但听的身后六部官员,身体都有些颤抖不稳,说的好听是各自主政六州,对外也可通力合作,实则就是分裂大凉。

        如果真这样,那还不天下大乱了。

        而上方,苏玄庸的脸色早就冷漠异常,虽然一语不发,但谁都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愤怒。

        如果可以,估计早就将郑源给砍死。

        对一位皇帝来讲,分裂王朝,大凉在他手中四分五裂,那他不是活生生的千古罪人,哪怕到地下,都无言面见列祖列宗。

        苏玄庸强忍着愤怒,身体前倾,看着已经起身,站在中间的苏哲、苏泰道。

        「好啊,你们不愧是寡人的好儿子,好大臣啊,竟然想分裂大凉,哼哼,这折中之法,就不怕寡人要了你

        们的脑袋!」

        「身为大凉皇子,有这种恶心想法,也配做大凉新皇?就不怕被世人唾骂!」

        苏玄庸的一字一句的愤恨,下方中间的苏哲、苏泰却是相当淡定。

        听完苏玄庸的责骂后,苏泰随即抱拳道。

        「父皇,这事怪不得儿子这般,要怪就怪父皇老糊涂了,明明到了如此年纪,不及时册立太子,还想着以皇权之位,制衡我与二哥,没办法,为了尽可能保住大凉,儿臣只能和二哥这么做了。」

        「倘若父皇能早日册立太子,也说不定没有这么多麻烦了,要不父皇现在册立儿臣为太子,儿臣绝对保证父皇的安全。」

        看着眼前前后不到片刻左右,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的苏泰,苏玄庸只是冷笑,目光看着一旁的苏哲。

        意思很明确,想听听苏哲的意思。

        苏哲脸色平静,微微点头,而后不紧不慢道。

        「父皇,这事如四弟所说,怪不得儿臣,儿臣也不想走这一步,但父皇你太犹豫了,哪怕儿臣所做之事再好,也始终得不到父皇你的青睐。」

        「而父皇你呢,始终拿太子之位吊着儿臣,哎,没办法,儿臣只能选择和四弟合作,退而求其次,分治六州,但起码大凉的完整还是存在的。」

        「父皇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儿臣,实话说吧,除了我和四弟,你这忽然想起来疼爱的康儿,没有父皇你想的那么简单。」

        「对至高无上的皇权,同样有些极其的野心,只是身有腿疾,很多事不能像我和四弟一样,敢直接出手罢了。」

        「父皇放心,我与四弟分治六州,对六弟、十弟一定会颇为疼爱,绝对不会用一些下三烂的招数,毕竟,父皇想看到我们几位团结友爱,这点儿臣一定竭力满足父皇。」

        「所以,还请父皇退位让贤吧。」

        「请陛下退位让贤!」

        身后,在郑源的带领下,一众国公纷纷再度开口。

        这般大逆不道,听的文宣以及一众武将,面露愤怒神色,直接破口大骂。

        「晋王、赵王,你们混蛋!敢分裂大凉,你们就是大凉的乱臣贼子!」

        「我呸,什么狗屁为了大凉发展、安好,都是狗屁,老臣和那些贪生怕死的六部官员不同,什么场面没见过,就凭你二人几句言语,就想逼陛下退位,我看是痴人说梦。」「有谁不怕死的,随老夫一同出手,拿下这些乱臣贼子,杀啊!」

        一位胡子花白的武将,脸色激动,丝毫不惧怕郑源这些国公,大喝一声,一把从腰间抽出长刀,直接冲了过去。

        一般而言,武将是禁止带兵器进殿,但这位老将,算的上是二朝元老,替大凉南征北战多年,立下不少功劳。

        苏玄庸特御赐可带兵器进宫议事,这是一份对武将的特殊殊荣。

        在这些武将中,能带兵器进宫的,不多但也不少,起码也有四五人。

        随着老将的振臂高呼,很快有两人响应,三人手持长刀,就欲直接将郑源等一干人拿下。

        三位老将的举动,看的身后的六部官员,各个忍不住后退,一下子空出了一个圈子。

        郑源等国公,就像被吓到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长刀朝他们劈来。

        眼看着大刀入体,下一刻,嗖的三声,空气中响起阵阵破风声。

        而后,众人看去,三位老将身体一僵,就像遭受什么重击,手中的大刀,距离郑源头上不足三寸左右。

        而后身体一抖,带着不甘的神色,直愣愣的倒地,在三人的后背,不知何时,忽然多了三柄短刀。

        直插三人后背,不一会,鲜血浸透三人盔甲,三位老将

        生机很快消散,当场死去。

        这一幕,让六部官员们吓了一跳,好端端,竟然突逢如此变故,而且还是在朝堂议事,这可了不得。

        就在众人有些愣神,正宫外,一道悠悠的声音,不紧不慢响起。

        「哎,你们凉人就是麻烦,要是按照我们这边的规矩,不听话的,直接杀了就行,哪有这么多废话,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幸亏刚才我及时出手,要不了,你们都得凉透了。」..

        众人看去,正宫外,四五位人影缓缓走来,随着距离拉近,看清了五人的衣着。

        他们并非凉人打扮,一身的皮草,半露着肩膀,头戴毡帽,满脸的络腮胡子,给人一种相当魁梧,凶悍的感觉。

        「荣…荣人?」

        「你们是荣人!这怎么可能!」

        殿内很快发出一阵惊呼,显然他们不相信,在大凉的朝堂,竟然会出现荣人,这和做梦有什么区别?

        众人的震惊,五位荣人却是相当淡定,一边走着,一边道。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你们又不是没有和我们打过交道,有什么好意外的?这次能来大凉朝堂,也算我们受人之托罢了,放心,对你们只要乖乖听从二王的话,还是能保住性命的。

        而后,五位荣人不再关注众人的震惊,看着上方的苏玄庸,右手放在左边的肩膀,以荣人的方式行礼。

        而后道,「今日受人之托来大凉,但按照礼仪,我们代表我国皇帝陛下,对大凉皇帝带来问候。」

        在大凉的朝堂上,莫名出现五个荣人,而且还带着所谓的礼仪,向苏玄庸问好,这怎么看都显得很怪异。

        相比较朝臣们已经麻木的震惊,苏玄庸却是显得很淡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