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李世民穿越刘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黄月英脱险

第一百一十五章黄月英脱险

        一见曹叡,夏侯霸赶忙躬身去拜。

        曹叡却一改往常冷漠状,满面笑意,亲自来到夏侯霸身前将其扶起。

        “此间无甚外人,族叔不必如此多礼,快请入座!”

        夏侯霸更加疑惑,甚至有些担心起来。

        生怕陛下抓住了自己什么把柄,如此殷勤是为了令自己麻痹大意,好趁机套话坐实自己把柄。

        犹豫半天,也不见陛下打断自己思绪,夏侯霸试探道:

        “陛下,臣自从大魏太和五年起,就已远离朝堂、不问政事。

        如今许多年过去,臣自觉平常也无甚功过,陛下此时召臣觐见,却令臣倍感惶恐。”

        “哎~夏侯将军莫要这般小心翼翼,将军乃前大魏征西将军夏侯渊之子,与朕乃同宗。

        莫说将军无甚过错了,即便有些小错,朕也不能为难将军。

        今日请将军来,是有件要事欲托付将军。

        还望将军不辞辛劳,为朕分忧。”

        “谢陛下信任,不知陛下欲托付臣何事?”

        曹叡离了王位,行至夏侯霸身前,略带哀思道:

        “朕久居高位,身份显赫,身边鲜有可诉衷肠之人。

        然曹子丹等宗亲肱骨又皆尽凋零,每当想起诸公,朕难免心伤。

        近日朕胞妹东乡公主曹绫,又负气出走,至今未曾归来。

        值此形只影单之时,朕猛然想起族叔,这才将族叔请来,以安朕心。

        唉!现在想想,朕与胞妹几月不见便忧思难耐。

        夏侯将军与汝胞妹,几十载相隔两地,岂不更加思念?”

        夏侯霸见陛下不再往下说了,惊疑的看看陛下,迟疑道:

        “陛下所言各种亲情之事,臣倒是多有感悟。

        只是,陛下这般对比吾二人与各自胞妹之情,却是让臣摸不到头绪……”

        夏侯霸对曹叡出兵雍凉、曹绫出使西域之事都略有耳闻。

        方才曹叡一提起曹绫出走之事,夏侯霸就已将曹叡心思看出。

        只是自己不知事情到了什么程度,不敢明言,只得装傻充愣,逼曹叡自己道出实情。

        曹叡见夏侯霸不接话,只是装傻搪塞自己,眼中瞬间闪过一丝不悦。

        心道,若不是实在别无他法,自己绝对不会选择假意迎合夏侯霸。

        如今有求与人,自己还需忍耐,先说服其出使蜀国再说。

        “呵呵,族叔说笑了,吾大魏宗亲哪有短智之人?

        实不相瞒,朕得知曹绫已至成都,同时牛金以及数千五卫营禁军也在蜀汉为质。

        此次召族叔来觐见,是希望族叔以前往蜀汉探望胞妹夏侯夫人为名,设法换回曹绫等人质!”

        “什么?蜀汉何时变得如此强盛?

        诸葛亮在时都未曾有过这等战绩,如今刘禅一昏庸之主,竟能俘虏吾大魏数千禁军?”

        曹叡见夏侯霸震惊,知道夏侯霸来了兴趣,赶忙将此次事件对夏侯霸详细说了。

        最后还强调此役是郭淮等人为了奉命寻找公主,孤军前往蜀境,急切之下才得此惨败。

        刘禅,他还是那个“只知相父”的无能之君。

        若不是东吴势大,朝廷重点在东吴,又不愿两面开战,早就南下将蜀汉覆灭。

        此事最好暂时和平解决,再让蜀汉安逸些时日。

        蜀汉一州之地,即便让他发展,也无甚威胁。

        夏侯霸了解整件事情之后,不禁担心起来。

        曹叡误信谗言大兴土木,同时忠臣良将之言又无法直达天听。

        为了公主曹绫,曹叡竟然不惜得罪雍凉羌氐,以千万大魏忠心之士性命任意妄为。

        长此以往,先帝基业定要毁于其手……

        再想想前些年那个英明睿智、意气风发的少年帝王曹元仲,夏侯霸不由暗自神伤。

        “族叔何故悲伤?莫非族叔也为公主担忧,为阵亡的大魏将士伤心?”

        “啊,嗯!陛下所言甚是,既然如此,臣愿出使蜀国,为陛下分忧!”

        不忍曹叡为了曹绫之事过多分心的夏侯霸,希望曹叡能多将心思用在治国之上,无奈答应了曹睿出使蜀汉之命。

        以免夜长梦多,夏侯霸当即去做准备,只带十几亲卫先行,日夜兼程前往蜀汉。

        后跟大批金银粮草为筹码,在少量禁军护卫下,慢于夏侯霸稳步向蜀汉而行。

        曹叡交代,若公主在他乡无虞,又被尊为上宾,则可依公主意思行事。

        关键是必须将所有大魏兵将全部赎回,以免迁延日久,众人为蜀汉所用。

        送走夏侯霸之后,曹叡独自在殿前发呆,不断将新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反复在心中思量。

        “看来朕诸多行径确实越发昏庸了,曹绫出走之时,骂朕‘昏君’骂的对。

        唉!如今朕倍感艰难孤独,要是曹休、曹真、夏侯尚等众多叔父辈宗亲能活到现在,该多好啊……”

        樊阿不愧为华佗亲传弟子,黄月英、杨苒二位命悬一线之人,经过樊阿医治,都有了生还希望。

        参加过柯吾、曹绫接风宴之后,李世民令参加宴会的众位高官,将曹绫身份暂时保密。

        席间荆州、东州诸公皆是欣然允诺。唯有太常杜琼等少数益州高官心口不一,只表面应承。

        最近李世民心思全在治疗黄、杨二人,以及如何处置战后事宜之上。

        对于之前所定“飞箝”之策却是难以兼顾。

        但此策算是长久之事,不急于一时,于是李世民干脆暂时将精兵简政、对付益州士族等事放在一边,只专心处置几件眼前之事。

        接风宴后,张嫣领曹绫先去见了母亲夏侯氏。

        夏侯氏见到娘家之人,不由欣喜激动,免不了与曹绫相拥而泣,互诉衷肠。

        待二人相叙之后,张嫣向母亲言明陛下旨意,并答应母亲会时常带曹绫来看望。

        这才令夏侯氏安心,恋恋不舍与曹绫相别。

        再回到宫中时,陛下正在后宫与皇后交谈,询问黄夫人病情。

        因为时间已晚,黄夫人又是女眷,李世民没有亲自前去太后寝宫看望暂住的黄月英。

        张嫣带着曹绫,来到皇后寝宫之内,向陛下复命。

        刚进门,便听到皇后正讲述黄夫人病情。

        张嫣与曹绫未敢出声打断,只是悄然向陛下、皇后一拜,而后跟着听起来。

        往来路上,张嫣与曹绫相谈甚欢,已然成了好姐妹,因此曹绫也知道了黄、杨二人病情。

        皇后微微向二人点头,而后接着道:

        “樊阿先生看过黄夫人病情之后,表情轻松,看来黄夫人之病在他看来,应当无虞。

        樊阿先生专程交代,说是黄夫人之病属于思念成疾,身体每况愈下。

        又恰逢当时秋末冬初,天寒风凛,这才着了寒气,一病不起。

        若按平常医者来看,此心病只能将养,能否治愈,全看病者自己。

        假如病者从此永远解不开心结,那时间一长,人定然少食无眠,拖累致死。

        樊阿先生称之为‘郁症’,但凡郁症其种类繁多病因复杂。

        一般疗法只是吃些安神醒脑之药,辅助病者康复。

        而樊阿先生却说此病在其眼中不足为虑,只需施针数次,即可缓解。

        再加上特制之药,为黄夫人通了心中郁结,其病自然好转。

        同时陛下应多令人以诸葛瞻、诸葛果等黄夫人子女前途为由,时常劝解黄夫人。

        多管齐下,不出数月,黄夫人定然痊愈。”

        “朕之前曾听蒋公琰等人介绍过樊阿先生来历,其中提到樊阿先生自华佗那里继承了配制‘漆叶青黏散’之法。

        据说此法有延年益寿,强身健体之功效。

        樊阿先生在为黄夫人医治之时,有无提到用此法为黄夫人延年?”

        “或许樊阿先生所言‘专程配置之药’就是那‘漆叶青黏散’呢?

        陛下不必如此心急,臣妻看来,樊阿先生乃正直洒脱之人,定然用尽平生所学,全力施救。”

        “这也算喜事一件,如今黄夫人确定无虞,朕也当去金银殿看望杨苒伤情。

        皇后最近多费心,配合樊阿先生将黄夫人治愈。

        待方便之时,吾自会去拜见黄夫人。”

        言罢,李世民看向张嫣。

        “小妹,曹绫是贵客,又是汝姐,初来成都多有不便。

        今日起,小妹不需整日在朕身边护卫,多陪陪曹绫吧。”

        曹绫闻言,不等张嫣回话,赶忙谢过李世民。

        交代张嫣带曹绫去太后宫内暂住后,李世民辞别几位女眷,带着黄皓奔金银殿而去。

        “黄皓,最近陈忠寻人未归,张嫣又要抽时间陪伴曹绫。

        朕身边又没了贴身护卫,不如暂时将绍先叫来顶替些时日,直至陈忠归来。”

        黄皓一边领命,一边派人去通知霍弋,主仆二人一路闲谈,来到了金银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