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流云引

第四百三十五章 对酒情怀疑是梦(十二

流云引 | 作者:炫舞梦蝶 | 更新时间:2019-05-18 04:06: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特种教师极品废少极品黄金瞳超级制造商无上丹尊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霸道大帝终极全才圣墟极品全能狂少
  徒兰察娜的脸慢慢沉了下来,嘴角试图勾出一抹笑,可是最终失败了,笑容有些僵硬难看,“皇兄,您没事了。”

   徒兰察赫一步一步往上面走,迎着光看着那个不再是每次惹了祸都会躲到他身后撒娇的小女孩,他心情复杂还有些怨恨,阴阳怪气地说:“按祖制来说,就算是父皇退位,也轮不到你吧。还是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咒本宫死?”

   徒兰察娜表情更加僵硬了,起伏明显的胸脯可见她不平静的内心,银牙紧咬,半晌才不甘不愿地挤出:“皇兄说笑了,父皇卧病在床,皇兄前些日子又昏迷不醒,妍儿不得不先担起重任。”

   “既然如此那本宫醒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徒兰察娜恨的牙痒痒,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即使朝廷上下大半人已经被她收纳帐下,但她也不敢冒险做出什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徒兰察娜紧紧握住双拳,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没入掌心的嫩肉中,一阵剧痛之后掌心一片濡湿,这才堪堪压下怒火。

   她皮笑肉不笑地说:“兹事体大,从长计议。”

   一场足以改变羿丹历史,出现第一任女帝的重大事件就以如此荒诞搞笑的结局落下了帷幕,徒兰察娜从始至终都没有提让位于徒兰察赫之事,徒兰察赫也知道徐徐吐之不可操之过急的道理,见这名不正言不顺的登基大典取消了也不再言其他。

   徒兰察娜回到自己的宫殿,地上散落了一地精致、华贵的金黄色礼服,不复早上那般被人精心呵护不敢有任何损失,现在的它们就像是一地看一眼都怕脏了眼睛的垃圾,被踩得皱巴巴的,还有不少脚印。

   “啊!”

   精雕细琢的门一合上,徒兰察娜再也控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她用怒吼、破坏眼前看到的一切作为发泄,琳琅满目的珠钗被暴力洒落、温润珍稀的花瓶碎成了一片片再也拼凑不起来,桌椅倾斜无人敢扶。

   宫人们噤若寒蝉,没人刚在这时候触动这位如今可以说是羿丹最有权势之人的神经,连呼吸都尽快拼命抑制了。

   “他为什么要醒过来!为什么!明明一切都快成功了,我就要成为新一代的帝王,能将孟浮生带回来永远绑在身边!可是这一切都被破坏了!”

   那张妆容精致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上只留下了狰狞之色,束发的玉冠被扯落了,长及后腰的青丝胡乱披散着,眼底血红一片,就像是被触怒了的不动感情的无情野兽,龇牙咧嘴要把不识相的人类撕成碎片。

   徒兰察娜就跟疯了一样,大喊大叫,举止疯狂。

   动静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直到眼光所及之处无任何完好之物,徒兰察娜也平息了心底的暴虐,那双黑眸沉寂下来,波澜不惊,只听见她平静地吩咐宫人收拾好这里,换了一身便服,就去了另一个房间。

   那里早就等着了以刑部尚书为首的若干人等,他们早早投诚了徒兰察娜,是她的心腹。

   徒兰察娜凉凉地扫了一眼众人,随意坐下,面无表情地说:“跟本公主说一说今天早上是怎么一回事,本公主的好皇兄怎么就这么巧在今天醒了过来。”

   连孟浮生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究竟是谁有这个本事在他的眼皮底下把人救了过来。

   滕明远仿佛没有看到她有些狼狈的样子,低眉顺眼,说不出的恭敬,“回禀殿下,是宰相请来了阎王爷。”

   俗话说: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而阎王想你活到五更,也没人能在三更带走你。

   阎王爷是羿丹行踪最为诡秘,医术最是高超之医师的称号,让人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他有妙手回春之能,只要你有一口气在,他都能将你从阎王爷手中抢出来。

   恨则是因为他性格喜怒无常,他想医治之人,无论你性格如何娇傲不驯,他都会上赶着帮你医,分文不取;但若是他不想医,谅你是天下至尊,双手奉上数不尽的金银珠宝,他也看都不看一眼。

   没想到诸民安那贼子竟然有这本事,能找的来阎王爷。

   徒兰察娜心里对诸民安恨得牙痒痒,诸民安一直最得羿丹**任,且能力卓越,在朝中威信极深,所以即使知道他怀疑羿丹王被她软禁了还试图将人救出去,她都没有对他下手,是怕不仅不能将人除去,还会惹得一身骚。

   可是没想到那是一石二鸟之策,看似是要救出羿丹王,其实重点应该是在她的好皇兄身上,想吸引她的注意力让徒兰察赫那边有更多的时间,她还是小瞧了这些人。

   徒兰察娜一张俏脸阴晴不定,时而嘴角上扬勾起诡异微笑,时而怒目圆瞪、咬牙切齿,怒气冲天。

   徒兰察娜庆幸的想:“好在她早些日子便将父皇换了一个地方关着,不然早晚都要被搜出来。”

   徒兰察娜眼睛在不亮的屋子里发出幽幽的亮光,“那现在该如何做?本公主要皇位。”

   “公主殿下。”滕明远上前一步,盯着徒兰察娜凶狠的眼神也丝毫不畏惧,慢慢把右手横到脖子上,做了一个手刃的手势,眼里划过狠色。

   徒兰察娜瞳孔猛缩,下意识否定,“放肆!太子可是本公主同胞哥哥,本公主怎能做出这等弑兄之事!”

   她说得诚恳,但眼神闪烁,心里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只是被那一点稀薄的亲情掩盖了。

   滕明远继续敲打,“殿下,现在回不了头了。”

   是啊,回不了头了。

   不仅是徒兰察娜,滕明远等人何尝不是?别人还好说,法不责众,徒兰察赫总不能将大半朝臣都处死。可是滕明远这些位高权重且负责出谋划策的心腹就不一样了,羿丹徒兰察娜倒下,重新站起来的羿丹王就会拿他们开刀。

   那位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老人。

   徒兰察娜被说动了,她设想要是皇兄坐上了那个位置,她的下场会如何?

   想着想着,她平白打了个寒蝉,眸底血光一闪而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能选择对不起您了皇兄。
流云引最新章节http://www.mhtxsw.com/liuyuny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隐婚365天:江少,高调宠!重生之末世宝典重生八零:娇妻引入怀我,最强弃少暖婚蜜爱:天价老公霸道宠万界神帝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万道龙皇天命赊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