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群雄争霸之蚁王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灭国之战

第二百六十六章:灭国之战

        秦王正已过完成年礼,二十岁开始亲政,贬黜相国权善,提拔近臣李克为相。秦王正刚刚亲政,开始商议向山东六国用兵之事。

        秦王正望向挂在身后的版图,转身道:“寡虫要灭六国,不知从何下手?”望着挂在墙上的版图,开始深思,良久之后,转身将目光落在秦相李克的身上,道:“相国,对此你有何计策?”秦相李克站出道:“大王,东西二周已归我大秦,剩下这诸侯六国,三晋之中可灭韩、魏,最后攻赵灭赵。三晋之中离我大秦最近的先灭之,三晋之中赵国最为强大。最近几年赵有所损耗,乃然不可小觑。赵国多良将,如道焱将军,可设计而杀之,赵国可取。燕国弱小又地处北方要塞,灭赵之后可顺道而灭之。楚国地势辽阔,兵源足,非三百万不可取也。齐国,朝秦暮楚,安逸而享乐,早已没有昔日之战斗,只待兵临城下,齐王就会开城而降,灭六国,天下可定。”秦王正听后大喜道:“好,相国所定灭六国之方略可取。”随后又问道:“派何将灭其韩、魏?”秦相李克回道:“韩、魏之实力已被削弱,派蒙氏将军去足矣。”秦王正拍案而起,走下道:“蒙氏将军何在?”蒙氏将军站出道:“大王。”秦王正站于蒙氏将军的身前道:“蒙氏将军,你率领大军六十万灭其韩、魏。”

        蒙氏将军退出,亲率六十万大军兵临新郑,韩王开城而降。韩王之弟韩何出逃,举家南迁,在长江水域之时,为躲避秦军的追杀,改为何姓,名曰何琦,在庐江定居下来。蒙氏将军率领六十万大军进攻魏国都城大梁,大梁很快被攻陷,魏国灭。

        秦国要攻赵了,赵王迁将雁门郡郡守道焱调回。秦国大将攻赵之平阳、武城。蒙氏将军乘胜追击,东出上党,越过太行山深入赵国的后方,攻占了赤丽、宜安,向赵国的都城邯郸进军。赵国的都城邯郸危急。

        赵王迁坐于几案之前,公子成站出,道:“道焱将军,你有何计可破来犯之秦军?”道焱将军站出行礼道:“若论破秦之计,臣没有,臣愿率大军南下反击秦军,方有保住邯郸之机。”赵王迁突然的起身道:“好,寡虫就封将军为征伐大将军,可率我百万大军南下吧。”

        道焱将军率领边防主力与邯郸的大军汇合,南下宜安与秦军对峙,赵军在宜安安营扎寨,拒不出战。赵将站于寨门之上,观望寨门之外的秦军,去道焱将军的营帐,道:“将军,秦军在营寨之在挑衅,我们的后方就是都城邯郸了,如若将军不出击,我邯郸危矣。”道焱将军坐于帅位之上,气定神闲的样子,道:“将军莫急,秦军一路攻来,势如破竹,士气正盛,若仓促应战,难以取胜。筑垒固守,不可出战,待秦军有所疲倦之时,伺机而反攻。”

        宜安久攻不下,蒙氏将军带领诸将进入营帐之中。蒙氏将军面向诸将,道:“我秦军与赵军交战多年,赵军善守,如今又是故技重施。我秦军远道而来,不易持久,诸将心中有何计?”一个秦将站出道:“将军,我们可转而攻肥,肥兵力薄弱,可诱其赵军来援,这样可在运动之中歼灭赵军。”蒙氏将军沉思一会儿道:“若是赵军趁机攻我秦军大营,我又将如何?”秦将道:“赵军善守不善攻,肥危急赵军定会来缘。”蒙氏将军又沉思良久,之后道:“好,发兵攻肥。”

        大军出秦军大营,向肥进军,肥危急。赵将赵忽进入营帐道:“大将军,秦军转而攻肥,肥危急,我们发兵援肥吧。”道焱将军起身道:“不可,若是出兵援肥,刚好中秦军之计也。秦军出兵攻肥,大营必然空虚。赵忽将军可率领大军攻秦军大营,切断秦军之后路,秦军必败。”赵忽率领大军埋伏在秦军大营附近,等到天黑。数支箭羽射出,瞭望塔之上的哨兵落下。赵忽率领大军冲杀进入,与守营的秦军展开厮杀。后营之中是火光冲天。两军混在一起相互砍杀,或抱成一团滚入大火之中,身上燃烧着熊熊大火奔出,被活活的烧死。赵忽率领大军攻下秦军大营,迎接道焱将军的战车进入秦军大营,秦军的后路被切断,俘获全部留守的秦军及其辎重。秦军刚行至半路,在秦军大营之中有兵卒逃出,追上大军,下马奔上道:“大将军,不好了,赵军攻占秦军大营。”蒙氏将军站于战车之上,听到此消息之后,顿时大惊,又叹息的道:“果然不出我预料之外,赵军偷袭我秦军大营。”下令大军返回。秦将上前劝阻道:“大将军若是返回救援,赵军则是以逸待劳将其歼灭。此时只有义无反顾的攻下肥,以肥为据点,与宜安的赵军对抗,置之死地而后生啊!大将军。”蒙氏将军道:“赵军攻占我秦军大营,切断了我秦军之后路,若是继续攻肥,宜安的赵军就会发兵攻我后方军阵,我大军腹背受敌,成为赵军的瓮中之鳖。”

        蒙氏将军率领大军返回,与赵军的主力交战。秦军攻入赵军之方阵与其混战。道焱将军率领两翼骑兵夹击秦军,秦军很快溃败,一溃则千里。道焱将军率领大军追击,一路之上的秦军是死伤无数,此次攻赵,秦国战败。

        在燕国,燕王坐于朝堂之上,望向群臣道:“听闻秦国攻打赵国,秦国战败,寡虫不知这对于燕国来说是喜还是忧?诸卿对此有何谏言?”燕相晏几道站出道:“大王,秦灭赵之后就是我们燕国了,山东六国之中唯独与秦国相抗衡的只有赵国了,对于此臣有一策可献上。”燕王道:“相国有何策?请讲。”燕相晏几道道:“趁秦国新败,可联络赵国一起攻秦。赵国经过主父的治理之后,国力强盛,这是秦国战败的原因。”燕王立即道:“不可,若是联络赵国发兵攻秦,必引秦军来攻我燕国,燕都蓟城危矣。”燕相晏几道道:“若是大王因为惧秦而不敢攻秦,臣只有出下策了。”燕王问道:“何策?”燕相晏几道道:“派刺客刺杀秦王。”此话一出燕王被吓到了,立即道:“不可,此举一定会激怒秦王。此举很危险,断然不可行。”又坐下来,掏出汗巾擦去额头之上的冷汗。晏几道逼近,燕王惊恐的望向晏几道道:“晏几道,你想要干什么?”晏几道退后一步叩首行礼道:“大王,秦灭了韩、魏,我燕国还能苟延残喘到何时?”燕王只有同意下来道:“好吧,就按照相国的意思去办吧,最好不要牵连到我燕国。”燕相晏几道立即跪下道:“大王英明啊。”

        随后退出燕王宫,入相国府。剑客无涯进入相国府,叩首行礼的道:“相国。”晏几道抬眼望去道:“无涯,你不是在练剑吗?”剑客无涯道:“正等利剑出鞘,刺杀秦王。”晏几道赞扬的道:“好,勇气可嘉,不知你练的是何剑术?”无涯回道:“十步一杀。”十步一杀的剑术只有两虫会,一个是赵王雍,一个是赵国剑客了不凡。听闻赵王雍去世之后,了不凡隐居了,从此消声灭迹,世上再无了不凡。燕相晏几道道:“剑客请坐。”无涯坐于一旁。晏几道问道:“听闻赵主父也是剑术精湛,赵王雍与剑客了不凡曾败在主父之剑下,你与主父相比如何?”无涯对此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道:“自然不是主父之对手,主父之剑术出神入化。若是与赵王雍和剑客了不凡相比,可不相上下。”晏几道望向剑客无涯道:“秦王十分的小心谨慎且戒备森严,你有如何才能接近秦王呢?”无涯反问道:“入秦王宫为秦王舞剑,可接近秦王否?”晏几道听后满意的点头,道:“我自会派出仆从在燕国边境观望,若是刺杀成功,它们定会报之于我。”

        剑客无涯没有再说话。燕相晏几道拍拍手,佳肴美酒摆上,堂上有舞姬伴舞。无涯一边饮酒吃肉一边观赏舞姬们的舞姿,是如痴如醉。晏几道坐于一旁可观察出它的心思,问道:“无涯看上谁?谁就是你的?”无涯道:“这些舞姬无涯全都要。”晏几道欣然的同意下来,道:“这是大王赏赐给你宫女十名。”剑客无涯起身叩谢道:“谢大王。”晏几道望向无涯道:“大侠可不要辜负了大王对你的恩赐。”无涯起身道:“无涯可以为大王去死。”

        在十名宫女的搀扶之下走出相国府,坐于豪车之上,前面有车夫为它驾车,停于巷子口,进入一个宅院之中。这所宅府是燕相晏几道替它买下的。从此,剑客无涯纵情于声色之中,与整些宫女是整天的饮酒作乐,这些宫女更是放开不被拘束,从天明饮酒到天黑,好是逍遥自在。

        燕王召无涯入宫,此时的燕王坐于水池边观赏盛开的莲花,坐于廊亭之中垂钓。无涯站于燕王的身后,叩首行礼道:“大王。”燕王将竿放到一边,转身站立在无涯的身前道:“你就是剑客无涯。”无涯很是恭敬的道:“正是。”燕王道:“寡虫听闻你在府中整天的饮酒作乐,不思如何刺杀秦王之事?”无涯回道:“如何刺杀秦王无涯早已是胸有成竹,若左右的思之则扰乱我的决心,有碍于行刺。”燕王认为它说的话很有道理,问道:“壮士何日出发?”无涯道:“刺秦需要一柄利剑,五日之后出发。若是无涯有后,可放心的赶往秦国,此无挂碍了。”

        五日之后,无涯取得一柄利剑承影,在易水之边。无涯站于易水之边与一个宫女作别。无涯转身跨步上船,宫女坐于岸边的凉亭之中为它抚琴,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无涯站于船头远去,宫女起身望向远去的船帆,流下眼泪。

        无涯进入秦都咸阳,站于秦王宫之前,望向这高高的台阶,有甲兵成排的站下。无涯不惧,还是望向这高高的台阶,眼神是更加的坚定了,缓步的走上,正要入宫。站于宫门之外的卫兵拔出腰间之长剑将它挡在宫门之外。无涯望向宫门之内呼道:“魏地之剑客前来拜见秦王。”长剑收起,无涯进入秦王宫,面向坐于大殿之上的秦王,叩首一拜,道:“魏地剑客无涯前来拜见秦王。”秦王正将目光落在无涯的身上,问道:“壮士入我秦王宫所为何事?”无涯抬眼望去,道:“无涯愿为秦王舞剑助兴,祝秦王早日一统天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