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42章:她养大的小混蛋可不好惹

第42章:她养大的小混蛋可不好惹

        祁贰大脑卡顿半天,在消化祁陆闻的这句‘怎么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的固有思想’是什么意思?

        固有思想?

        说的是鹿梨小姐对祁爷吗?

        祁贰在头脑风暴琢磨怎么给祁爷一个满意的答案时,祁陆闻已经将目光收回。

        “处理完了?”他问,整个状态矜冷深沉,完全不见刚才落寞。

        祁贰当即觉得刚才定然是自己多想,看错了。

        就说,这么矜贵的祁爷,怎么会有那样的状态。

        当即,祁贰如实汇报:“祁爷,向高飞已经送入医院,在意识清醒下无麻药进行手术处理。”

        祁贰说这个情况,都感觉背脊凉飕飕。

        向高飞身上多处骨断重伤,偏偏意识清醒的感受皮肤被手术刀割开,骨断缝合,此酷刑,简直比死还痛苦。

        不仅如此,祁贰还了解到向高飞多次晕死过去,又被强行呼醒感受人类身体最极致的痛苦。

        以至于祁贰视线忍不住朝祁陆闻手腕上戴着的玉佛珠看去,明明是戴着慈悲的佛珠,可却心狠手辣到极致。

        “明天让他出院。”祁陆闻命令。

        祁贰震惊:“他的伤势不足以支撑他出院……”

        “他不是投资实验楼?不是喜欢让别人道歉?”祁陆闻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弧度:“那么,他就亲自到学校去放款,去好好跟我的小公主道歉。”

        祁贰心里为向高飞捏把汗,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这位爷的心头宠。

        “属下明白。”祁贰回应,同时问:“祁爷,今晚向高飞这场饭局里还有另外女生,要怎么处理?据说,她在学校一直跟鹿梨小姐搞针对。”

        “鹿梨自会处理。”

        祁陆闻说这句时,嘴角的弧度加深,眼里带着几分小骄傲。

        他心狠手辣,他养大的小混蛋,更不是什么好惹的。

        ……

        鹿梨离开鹿苑上了谢南意车之后,一直盯着窗外不吭声,整个情绪状态有点糟糕。

        车子在一处废弃工厂停下来。

        谢南意跟鹿梨说:“丁雨曼离开包厢之后我就让人带过来,药效这会儿已经差不多要发作,并且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找了不少人……”

        鹿梨没耐心听完谢南意后面的话,推开车门朝废弃工厂走去。

        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丁雨曼尖叫的声音,还有一些男人荒诞的笑声。

        鹿梨推开工厂大门,外面路灯的光当即照入,将废旧仓库的场景照的清楚。

        丁雨曼衣衫不整在地上挣扎,周围围着七八个小混混,对她又是摸脸,又是摸身上的。

        丁雨曼身上有药,但她还有理智,抗拒与顺从的两个极端情绪在疯狂折磨她。

        在看到鹿梨的时候,丁雨曼爬起来,拨开人群冲向鹿梨。

        鹿梨无动于衷,眼神都没变过。

        因为在丁雨曼的手要触到鹿梨的时候,她的身体被男人抱住往后拖,摔到地上。

        “鹿梨,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

        “鹿梨,我要杀了你!”

        “鹿梨……啊,鹿梨我求你,让这些人住手,住手啊!”

        丁雨曼的愤恨谩骂,变成哭诉求饶,鹿梨都充耳不闻。

        直到谢南意走到她身边,鹿梨问了一句:“录下来了?”

        谢南意将手机给鹿梨,视频播放,丁雨曼被几个混混围在中间撕衣、抚摸的画面清晰,至于丁雨曼谩骂的声音做了静音处理。

        鹿梨拿了手机踏入,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来:“可以了。”

        随着鹿梨一声命令下,几个小混混再不愿意,也因为害怕鹿梨而停手。

        丁雨曼趴在地上,衣衫不整,看似抗拒的动作,但因为药效发作,不断夹双腿。

        鹿梨虽说手段挺狠的,但不至于毫无尺度。

        丁雨曼可以做出给她下药,要她被向高飞糟蹋,但鹿梨并不能做到没有尺度的看着丁雨曼被轮。

        鹿梨摆手,让这些小混混离开。

        地上的女人都快被脱光了,这些混混马上就要尝到滋味,就这么离开,任谁都舍不得。

        奈何,鹿梨在这些人里威信太大,这里几乎没有一个不是被鹿梨揍的哭爹喊娘过,所以他们现在只能离开。

        而在这些小混混离开之后,丁雨曼在地上翻滚两圈,才将药压下去。

        她看着鹿梨,充满了怨恨:“贱人,我跟你同归于尽!”

        丁雨曼抓起地上的短钢筋就朝鹿梨冲过去。

        鹿梨躲都没躲,就坐在那边,在丁雨曼冲过来的时候,将手机的视频播放给丁雨曼看。

        丁雨曼手举着钢筋,盯着视频目赤欲裂,却迟迟不敢动鹿梨。

        鹿梨看着她:“你动我一下,明日别说整个青大,整个青阳市都是这段视频,试试吗?”

        她冷静,且狠。

        一下子拿捏住丁雨曼的心里最痛的地方。

        她就算死,也受不了这样的羞辱。

        “你到底要怎样?”丁雨曼咬牙切齿。

        鹿梨将手机丢给谢南意:“跟我谈判么?”

        “那你该注意你的态度。”鹿梨眸光扫到丁雨曼身上。

        丁雨曼心里颤了下。

        全程鹿梨冷静的盯着她,丁雨曼跟她对视一眼,就感到很强的压迫感。

        这个时候丁雨曼才知道,在学校里,鹿梨是压着自己。

        “嗯?”鹿梨挑了尾音。

        丁雨曼吓的丢了钢筋,一连后退好几步,最后脚步不稳,跌坐到地上。

        “你到底要我怎样?”丁雨曼几乎要哭出来。

        这是败者的求饶。

        鹿梨没有吭声,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手里的手机,盯着丁雨曼目光带着几分深意。

        丁雨曼却懂了这个意思。

        她痛恨的看着鹿梨,可最终只能咬牙,爬着跪到鹿梨的面前。

        “鹿梨,对不起!”丁雨曼含泪喊道。

        鹿梨靠在椅子上,双手把玩手机的同时,开启录制功能:“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是我故意教唆物理系的人,说是你得罪向高飞才让向高飞取消投资实验楼。”

        “只是如此?”

        丁雨曼抬头看着鹿梨,最后咬牙道:“是我,故意在饭局上跟向高飞说你是出来卖的。也是我故意在喝的酒里下了东西,想让向高飞把你玩残了,录下来发到网上,让你成为众矢之的,让你被千万人啜泣,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真面目!”

        说到最后,丁雨曼无比激动。

        她只恨这一次没有成功,在她眼里,鹿梨就是不干净,就是傍大款才维持有钱大小姐的人设,凭什么她可以这样嚣张?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