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47章:祁爷:某人的确想你

第47章:祁爷:某人的确想你

        祁陆闻的话落下那一刻,鹿梨的心脏当即疯狂跳动,一股热源直冲脑门。

        她觉得整个人热腾腾的。

        张张嘴,又不知道回应什么,鹿梨就尽量缩小自己。

        她缩的时候,祁陆闻便上前一步贴着她,鹿梨下意识往后退,祁陆闻步步紧逼,直到鹿梨后腰撞到沙发背上。

        突起的疼痛叫鹿梨稍回过一点神,觉得这么弱下来输给祁陆闻,有点不服气。

        她扬了扬下颚:“某人说想就想,谁知道真的假的,倒不如……”

        话此,鹿梨突然踮起脚,微抬起下颚逼近祁陆闻的唇:“吻一场,试试看?”

        祁陆闻身体后仰躲开鹿梨逼近的唇:“我说过,不能随便……”

        “随便什么?”鹿梨脚踩地上前一步。

        祁陆闻后退,眉头紧蹙:“鹿梨,别闹。”

        “我就想亲个嘴,我闹什么?”鹿梨理直气壮的:“上次祁叔叔还教我接吻,我感觉我还有点没怎么学会,倒不如趁着今天,再教我呗,叔叔。”

        她说着就一步步逼近祁陆闻,后者一步步后退,直到退到门上,鹿梨抬手按在墙壁上。

        “祁叔叔,你吻技很棒,教我呗。”

        她眼睛勾勾的,说的时候下意识舔了舔唇瓣,湿软软的。

        祁陆闻眸光加深了不少,但很快就将视线移开。

        鹿梨可不干,伸手掐住祁陆闻的下颚,摆正他的视线,因为身高差,鹿梨一直都是踮着脚尖,这会儿也累了,干脆双手撑着祁陆闻肩膀,一跳跃,整个人就往祁陆闻身上跳。

        祁陆闻几乎是下意识把鹿梨抱住:“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

        “你凶我。”鹿梨委屈的瞪圆了眼,湿漉漉的眼睛,委屈的很,宛若马上就要掉眼泪:“你现在会开始这么凶我。”

        “你现在能这么凶我,以后是不是就要动手打我,再然后你就要把我推下悬崖……唔唔唔。”

        鹿梨话都没说完就被祁陆闻捏住嘴巴,他眉头皱着:“这小嘴儿怎么这么会叭叭。”

        鹿梨抓下他的手:“这小嘴不仅会叭叭而且可甜,你要试试吗?”

        说着,鹿梨就嘟嘴要去亲祁陆闻,但被祁陆闻躲过,鹿梨不乐意,就抓着祁陆闻要亲亲,祁陆闻一直躲。

        闹着闹着,两个人就都笑起来。

        鹿梨捧着祁陆闻的脸颊,趁着他不注意,往他嘴巴大大口的啵了下,随后很得意的扬了扬下颚,哼哼两声:“了不起哦,还不是被亲到……嗷呜!”

        话都没说完,鹿梨的小pp就被祁陆闻狠狠拍了两下,鹿梨当场不乐意:“我就说,你刚才敢凶我,你后续就能打我,你现在就开始打我了,你可怕的很。”

        鹿梨开始揣着双腿闹腾,但祁陆闻把她抱的很紧,朝沙发走去,随即将鹿梨摔到沙发上。

        鹿梨正要起来,祁陆闻已经弯腰扣住她肩膀,把人按在沙发上。

        他强势逼近,幽深的眼眸里透露着危险。

        “你,你……”鹿梨一下子就怂了。

        “我昨天是不是告诉过你,除了恋人、夫妻这样的身份之外,两性相处需要注意尺寸,嗯?”祁陆闻说的非常严肃。

        鹿梨不吭声,将视线移开。

        “我让你移开了吗?看着我!”祁陆闻厉声命令。

        鹿梨当即将视线移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祁陆闻,双眸红彤彤的:“你这么凶我干什么?”

        祁陆闻没吭声,依旧冷着一张脸。

        鹿梨控诉:“你就没发现你跟盛雪姿接触之后,你对我越来越坏了?”

        “没有。”祁陆闻很果断。

        “怎么就没有了。你甚至为了盛雪姿举办了‘de’比赛是不是?”

        鹿梨问出这个问题,目光一直盯着祁陆闻。

        她本来过来一趟,就是想知道为何祁氏集团会成为‘de’集团比赛的承办方。

        现在问出来,鹿梨心里其实很紧张。

        她怕得到肯定的答案,怕祁陆闻承认,是为盛雪姿给盛家注入资金,为给盛雪姿铺路才会这样大费周章。

        如果是这样,那么祁陆闻对盛雪姿的感情会超越鹿梨的想象。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鹿梨没耐心这样一直沉默,备受煎熬的要一个答案。

        而祁陆闻一直在盯着她,幽深的眼眸染着复杂。

        他蹲到面前,揉揉她的头发:“有没有可能,祁氏注入资金成为承办方,是为了你,嗯?”

        鹿梨愣住:“你,说什么?”

        “建筑比赛,你定然会参加。”祁陆闻解释:“可如果承办方只有盛氏集团,必然是为盛雪姿铺路,你参加比赛也得不到公平对待。”

        “这场比赛牵涉的是南郊一大项目,不是简单的比赛。如果你能够赢,且成为主设计师,对你的专业成长帮助很大。”

        鹿梨听着祁陆闻说这番话,原本紧张的呼吸都忘了,随后心脏更是疯了一样狂跳。

        甚至最后,她有些无法直视祁陆闻,将视线移开。

        可紧张的情绪,仍旧无法散去。

        他说,她是为她,而不是盛雪姿。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期待的认为,他对盛雪姿的心动只是很浅,如果她再努力一点、再有效的进攻,他的心动,会不会就是她的?

        鹿梨心跳越来越快,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祁陆闻,结果心跳的越来越快。

        她的心绪有些稳不住,脱口而出:“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参加?”

        “我养大的小混蛋,我很了解。”

        鹿梨猛的回头瞪祁陆闻。

        他这种懒懒的,宛若将她的小心思掌握其中的感觉,鹿梨既不喜欢,又觉得很心动,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傲娇的扭头哼哼两声,就不说话了。

        祁陆闻见她傲娇的小模样,可爱的很。

        他起身,揉揉鹿梨的头:“既然过来,晚上一起吃饭?”

        他将这个话题跳过。

        鹿梨也觉得没继续谈的必要,反正不是为了盛雪姿就好,但她嘴巴还是很硬:“我才不要跟你点吃饭呢。”

        “为什么?”祁陆闻伸手捏她脸。

        “干什么,动手动脚的。”鹿梨不高兴的推开祁陆闻的手:“祁叔叔,你刚才可还说,除非是恋人夫妻这样的关系,否则两性之间就不能有亲密行为,你现在在干什么哦。”

        “我说的是亲吻。”祁陆闻纠正,并且再度上手捏鹿梨的脸:“这样,是长辈对小朋友的亲昵行为。”

        “还有这样。”

        “以及这样。”

        他说着说着,就开始用双手不停对着鹿梨的脸又是捏又是搓的,鹿梨反抗,还没反抗过,气的跺脚,去踹祁陆闻。

        “脸都捏坏了。”鹿梨非常生气。

        在祁陆闻要抬手的时候,她赶紧捂住自己的脸不让他rua:“我警告你啊,我脸不是汤圆,以后不要搓我脸。”

        “嗯,不是汤圆,但够圆。”

        “祁陆闻!”

        “没礼貌,谁准你这么连名带姓的叫人的,嗯?”

        “谁准你这么没长辈样子,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