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78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第78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叔叔,我没有套路哦。”鹿梨一眼看出祁陆闻内心想法,并且揭穿。

        祁陆闻轻笑:“那是我误会我们小梨子?”

        “不然呢?”

        鹿梨歪头看祁陆闻,眨巴眨巴眼,显的人畜无害的模样。

        她补充一句:“人家说要跟我道歉,再三邀请我,那我就去咯。我叔叔担心我,我就邀请叔叔一起去,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

        “那你是不是误会我了。”

        “是的。”

        “那你给我道歉。”鹿梨傲娇的哼唧了一声,扬了扬下颚。

        眉眼明亮、娇俏。

        祁陆闻忍不住轻笑出声,捏捏鹿梨的脸:“好好好,道歉。”

        “诚心一点,比如说……”鹿梨顿了顿:“姑奶奶我错了什么……啊!”

        鹿梨话还没说完,祁陆闻便伸手敲了下她额头:“造反呢?”

        鹿梨一脸不高兴:“明明是你误会我,还说我造反。”

        “呵,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尤其姓祁的!”

        丢下这句话,小公主不高兴的摔了筷子准备走人。

        走到门口的时候,鹿梨回头补充一句:“我先去找谢南意,地址我会发给你,记得准时到!”

        说完,就关上餐厅的门走人。

        鹿梨朝外走时,刚好碰到管家。

        管家一见她着急往外走,就开始担忧:“鹿梨小姐,您这是……”

        “出去玩,晚上就回家。”鹿梨解了管家的担忧,脚步不停的往外走。

        谢南意的车已经开到主别墅门口。

        鹿梨上车,扣上安全带:“走吧。”

        谢南意看了看她,没多说什么,启动车子便往外走。

        车程过半,谢南意看了鹿梨好几次,终是忍不住问出口:“这顿饭吃的如何?”

        “挺好的。”鹿梨回答。

        谢南意又忍不住看看鹿梨:“挺……好的?”

        “嗯,摆正了自己的位子,一切就没什么。”

        说出这句话时,鹿梨眸光还是忍不住黯淡下来。

        整颗心,好似被掏空一般。

        以前是喜欢祁陆闻,想要成为祁太太,恨不得抹掉被祁陆闻养着的12年这件事。

        只想让他心动。

        结果,因为对方给不了自己想要的回应,鹿梨就觉得难过、受伤。

        会别扭,会闹各种小脾气。

        如今,摆正了自己的位子。

        她当一个乖乖的小孩,面对自己的长辈,肆无忌惮、撒娇。

        至于长辈会给什么回应,她也没的计较,只需要确认对方是宠自己的就对。

        “可是……”鹿梨声音很轻:“心空了。”

        没有那么多,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回应而导致的情绪波动。

        却突然之间,没了所有情绪。

        而在此时,谢南意的手覆到鹿梨的手背上,抓了抓。

        “如果说,当真放不下,也可以不放……”

        “要放。”鹿梨打断谢南意的话。

        她抬头,认真的看着谢南意:“如果不放,我会因为在他身上得不到我想要的回应,而质疑他对我的12年感情。”

        就好像在学校的事一样。

        盛雪姿只是利用,之前祁陆闻给她送花这件事,让祁氏集团那边的人出面来对付她,她就觉得是祁陆闻幕后操控。

        觉得是祁陆闻为了盛雪姿毁了她。

        如果说,之前放弃对祁陆闻的感情没有那么坚定。

        但经过那件事之后,鹿梨现在很坚定的逼自己要放弃。

        否则,到最后,12年的养育之情,都会被她搞丢。

        “我……可以不跟他在一起。”鹿梨声音有点哽咽:“但我不能毁了我们之间的12年。”

        这是无比珍贵的12年。

        无可替代,无任何可及。

        鹿梨深呼吸,压下心中的酸楚情绪,扬起嘴角。

        她努力的表现出豁达、不在意的模样。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心脏有多痛。

        但没关系,会好起来的。

        慢慢的,会释怀,会好起来。

        “对了,你怎么会这么快来接我?”鹿梨转移话题。

        “我一直没走。”谢南意回答:“我担心时间来不及。”

        事实上,谢南意是担心,鹿梨跟祁陆闻谈不拢。

        “那陪你吃饭?”

        鹿梨刚说完,手机便收到丁雨曼的信息。

        内容大致为,今晚见面的时间,以及丁雨曼今晚在魅色酒吧定好的包厢号。

        鹿梨盯着上面的包厢号,嘴角勾了勾:“她可真是大手笔,定这么大包厢。”

        谢南意扫了一眼:“确实。这算是魅色顶奢的包厢,看来她今晚道歉的阵仗很大。”

        “就是不知道,有谁见证她的道歉咯。”鹿梨轻笑一声。

        她给丁雨曼回信息,表达自己定然会准时准点出现。

        “还有一个小时。回你家,我换装,你吃饭。”鹿梨收了手机,安排好后面的行程。

        一个小时后。

        谢南意将鹿梨送到距离魅色酒吧,还有两条街的地方。

        鹿梨已经换了形象。

        穿上显胖十斤的衣服,厚重杂乱的头发,鼻梁上架着宽大的黑色眼镜,以及脸上密密麻麻的痘痘。

        看着恶心又土鳖。

        “你对自己挺狠的。”谢南意这句话本来是忍着,但实在忍不住:“也不怕这样的形象出现在祁爷面前,会让他对你产生……嗯,反正不太好的想法。”

        “怕什么?我是他养大的,我什么样他不能接受?”鹿梨对着镜子再度检查一遍。

        下车的时候,轻轻补充一句:“只要我不对他产生任何非分之想,一切都没什么。”

        她关上车门,朝魅色走去。

        同时低头给祁陆闻发了信息,让他十分钟后出现在包厢。

        鹿梨走到魅色门口时,便见到站在门口张望的丁雨曼。

        本来面色焦灼的丁雨曼,见到鹿梨来的那一刻愣了两秒。

        显然是对鹿梨这个形象有点不适应。

        “怎么站在门口?”鹿梨走到丁雨曼面前问。

        丁雨曼反应过来:“在等你。”

        “等我?”鹿梨挑眉。

        “嗯,怕里面太乱,你找不到包厢。我想着我也刚到,就在这边等你一起上去。”

        丁雨曼说着,还冲鹿梨露出一个她自认为友好的笑容。

        而鹿梨看着,无情拆穿她:“不用那么勉强自己笑,难看的,让我觉得你好像有什么阴谋等着我。”

        丁雨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