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87章:他凶她,他竟然凶她!

第87章:他凶她,他竟然凶她!

        “明白就回……”答字还没从鹿梨口中说出,鹿梨就注意到对方的蝎子纹身有问题。

        她俯身抓着对方的手,稍一摸蝎子纹身就没了。

        “这个产品质量这么差,连24小时都维持不到。”蝎子男直接吐槽。

        鹿梨一个警告的眼神扫过去:“给你机会,解释清楚,否则我当场就丢你进海里喂鲨鱼。”

        “我说我说。”

        生命受到威胁,蝎子男自然不敢忽悠。

        “纹身怎么回事?”鹿梨问。

        “你刚才好像不是问……啊!”

        鹿梨直接一脚踩在对方脸上,让他半张脸都贴到地面上,当场就老实了。

        “我说我说。”

        “说。”鹿梨警告。

        “是k哥让我们这么做的。”

        “k哥就是右手拥有真正蝎子纹身的人?”鹿梨接话。

        对方立马回答:“对对对。k哥这个人多猜忌,而且为人谨慎。尤其是跟盛家那边闹掰了几次之后,他开始准备很多像我这样的替身。”

        “让你们做什么?”

        “只要盛家那边给任务,都是我们这些替身来的。”

        “那个k现在在哪里?”

        “在,在……”

        “说清楚。”鹿梨一见对方不老实便用力踩脸:“说清楚,他日常所在的地方。”

        “他老巢就是在缅北,7区11。”

        7区11。

        鹿梨记得这个地址,她当年被卖的地方就是这个区域。

        因为当时年纪太小,怕自己忘记,就用刀子在手臂上刻上这个数字。

        不过后来跟祁陆闻回家之后,祁陆闻就帮她把这个记录的刀疤治好。

        但7区11这个地址,鹿梨已经刻到骨子里。

        “怎么才能让这个k亲自到这里。”鹿梨问。

        对方明显为难,但鹿梨一稍用力,他就不敢为难:“只有盛家的家主给他发密令,他就不得不出现在盛家。”

        “这次不是盛家家主的意思?”

        “什么盛家家主,那老爷子被搞之后,这种密令方式只留给了那个私生女。可那私生女早被我们搞的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所以密令是发布出去,k哥也不会过来的。”

        在对方说这些的时候,鹿梨认真的思索盛老爷子曾教给她的东西。

        但没有找到关于密令这些。

        她还是需要回盛家,进入老爷子居住的老宅找线索。

        不过老宅在老爷子失踪之后就被锁起来,除了盛华锋,没有人可以进入。

        鹿梨跟谢南意也研究过方式,但老宅的锁是老爷子当年留下来的,除了钥匙,别无他法。

        “所以来接我们两个人,也不过是那个k安排的人?”

        “是另一个替身,比我还傻,什么都不知道。”

        鹿梨懒得听对方说什么,一脚就把人踹的晕。

        谢南意走上来:“那个k不出现,我们很难有线索,而且如果让他知道这一出,后面想找他更难。”

        “有没有可信的人,伪装成他,跟他们回去?”鹿梨看着谢南意问。

        谢南意点头。

        “要能够全身而退的那种。”

        “放心,有一批。”谢南意说,“自从你说过被拐卖到缅北的经历,我就开始训练这波人,并且这波人里还有祁爷亲自挑选,没什么问题。”

        “别惊了那边。”鹿梨提醒。

        谢南意点头,随后指了车子里的丁雨曼:“那她怎么办?”

        “找两个人伪装过去。”鹿梨说:“虽然她想让我生不如死,但真把她丢缅北去,我良心不安。”

        毕竟没有人比鹿梨还清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间地狱。

        谢南意也没多说什么。

        鹿梨一直都是很善良的人,而她的善良自带锋芒,从不圣母。

        她保护自己,也对他人留有余地,谢南意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谢南意将车钥匙给鹿梨:“你先回去,怕祁爷找你找不到,调查起来,也是麻烦。”

        鹿梨想想家里那位长辈。

        她刚才跟他有过不愉快的对话,之后就离开包厢,的确再不回去就惹麻烦。

        鹿梨点头,开着谢南意的摩托车就离开。

        而谢南意处理完这些事,刚把丁雨曼送回去不到两分钟,便杀进一拨人,将丁雨曼带走。

        同样的码头,开往缅北的船已经启动,而昏迷的丁雨曼被丢上船。

        鹿苑、书房。

        祁壹敲门进入:“祁爷,丁雨曼已经处理完。”

        祁陆闻坐在办公椅上,周遭烟雾絮绕,烟灰缸内已满是烟头。

        他懒洋洋的靠着,领带松松垮垮挂着,衬衣扣子解了好几颗,头发略有些凌乱。

        整个人松散慵懒,又带着几分往日未有的颓废感。

        祁壹汇报完没有得到回应,便偷偷看祁陆闻一眼。

        他也拿捏不准祁陆闻怎么了,就是从魅色回来就开始不对劲。

        本以为鹿梨小姐被哄回来,鹿苑和祁爷都应该变的生机勃勃的样子。

        可祁爷突然颓然……

        而在祁壹内心猜测时,祁陆闻已经挥手,让其下去。

        祁壹不敢多说,便转身离开书房。

        结果刚走到门口时,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进来。

        “祁陆闻。”鹿梨干巴巴的就喊人全名。

        祁壹忙站到一旁。

        “祁陆闻,我回来了……你干嘛抽这么多烟?”

        鹿梨一进入就看到在烟雾里的男人,眉头紧蹙。

        她要朝他走过去时,祁陆闻命令:“站住。”

        “干嘛?”

        “出去。”他再度命令。

        鹿梨一脸莫名:“你……”

        “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祁陆闻将烟彻底掐灭,眼里带着警告。

        鹿梨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是委屈的。

        她那么努力退回小朋友的位子,克制自己所有情感。

        本来也不要这么着急赶回来,更不用来这里跟他说自己回来的。

        就是觉得当一个乖乖的小朋友,要早点回家,要跟家长汇报。

        毕竟之前因为自己的心思闹了那么多不愉快,想乖一点,修复一下。

        结果,得到的就是这样?

        “祁陆闻,你真混蛋!”

        鹿梨眼眶红红的骂了一句,转身就离开书房,往自己房间走去。

        关门的时候,还发脾气,用力的摔门,导致整个别墅都震了震。

        “祁爷,我去跟鹿梨小姐解释,您是不想让她闻到烟味所以才让她出去的。”祁壹忙说。

        祁陆闻人已经站起来,冲祁壹摆手:“不用。”

        “可鹿梨小姐……”

        “小孩子发脾气就让她发脾气。”

        男人很冷漠的丢下这句,便回了自己房间。

        可,在二十分钟后……

        原本冷漠的说小孩子发脾气就发脾气的男人,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带着从厨房拿来的小蛋糕,敲响鹿梨房间的门。

        “滚!”

        鹿梨一枕头就往门上摔:“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滚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