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01章:想保护他们的感情,错了吗?

第101章:想保护他们的感情,错了吗?

        “乖乖,发生不高兴的事,已经不愿意跟我说了吗?”祁陆闻看着鹿梨在等她的答案。

        而鹿梨却因为他的这句话,鼻子开始发酸。

        脑中如走马灯一样,回忆起,各种成长里的事。

        她是一个小女生,成长成为今日自信阳光的姑娘,是在祁陆闻一步步的呵护当中长大的。

        年纪尚小的时候,她也会有迷茫,会有不高兴。

        比如何望尘。

        当初感觉到何望尘很讨厌自己,跟何望尘说句话他都不耐烦,对于那时候已经人见人爱的鹿梨挺打击的。

        鹿梨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得罪何望尘的事,可他就是讨厌自己了。

        她为此难过好几天。

        那时候祁陆闻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劲,就抱着她哄,问她怎么了。

        鹿梨就一五一十说出来,祁陆闻就笑她被宠坏了,喜欢她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出现一个不喜欢她的人就开始怀疑自己。

        “可,连人民币都做不到人人喜欢,何况是人呢?”

        “有人喜欢你肆意自信,也有人讨厌你的骄傲明媚,你的每个样子,总会有双面的评价,你改编不了他人对你的看法,但你能左右自己要成为怎样的自己。”

        “你不一定要成为玫瑰,可以当无名小花,甚至可以当一颗杂草,只要你高兴,你可以成为任何,而不是别人希望你成为任何。”

        当时祁陆闻的三句话,鹿梨记忆至今。

        也是因为他的这三句话,让鹿梨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做自己。

        她只要有不高兴,就会跟叔叔说,叔叔总能用最大的耐心来安慰自己。

        可是……

        她爱上这样将自己当小孩的叔叔,是一件多十恶不赦的事。

        如果祁陆闻知道,一定会觉得自己恶心吧?

        更何况,他从未对自己动过心,那就更恶心了吧!

        所以,她可以说吗?

        她一句都不能说!

        思及此,鹿梨努力的重新扬起嘴角:“叔叔,你在说什么啊,我情绪有什么问题吗?”

        在鹿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看到祁陆闻眼里慢慢的爬上了失落。

        随后是带着落寞感。

        祁陆闻叹息,伸手揉揉鹿梨的脑袋:“我们家小孩长大了,有心事不肯跟我说了。”

        “我没有,我……”

        “好了,不想说我们就不说,不勉强你。”祁陆闻没让鹿梨继续说下去。

        鹿梨张张嘴,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祁陆闻拍拍她的头:“好好吃饭,我这边有事要处理。”

        说完这句,祁陆闻便转身离开餐厅。

        鹿梨下意识要伸手去拉住他,可手伸出的那一刻,鹿梨又止了所有动作。

        她只是觉得,即便拉住祁陆闻,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祁陆闻离开餐厅。

        直到管家进来提醒鹿梨:“鹿梨小姐,祁爷说您要把饭吃完再离开餐厅。”

        “我知道了。”鹿梨轻声回应。

        她重新调整位子,低头吃饭时,眼泪却控制不住滴在餐盘上,她闭上眼,一口吃掉。

        鹿梨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明明是为了保护跟祁陆闻12年的感情,才克制好自己,让自己站好小辈的位子。

        怎么最后发现越来越糟糕?

        她做错了吗?

        她真的做错了吗……

        那么谁来告诉她,她应该要怎么才能保护好,跟祁陆闻这12年的感情?

        她应该要怎么做呢?

        她不过,是爱上了养育自己12年的叔叔,怎么就万劫不复了?

        怎么就,怎么做都不对了呢?

        鹿梨找不到答案。

        她大口大口的吃饭,直到把饭吃完,自己也撑的快吐,这才离开餐厅。

        管家一直在门口,见到鹿梨出来便恭声道:“鹿梨小姐,谢南意小姐一直在门口。”

        鹿梨顿了下:“知道了。”

        她径直的朝楼梯走去。

        但在上楼梯的时候,鹿梨还是往门口走去。

        一出门,鹿梨就看到谢南意的车子停在门口,她坐在驾驶位上,窗户打开,头靠在车窗上,手里夹着烟,目视前方,短发被风吹的有点肆意。

        目光没有焦距的盯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鹿梨走过去,拉开副座的车门坐上去:“去酒吧。”

        谢南意忙徒手掐灭烟:“天都还没,去魅色干什么?”

        “喝酒!”鹿梨言简意赅,拉过安全带扣上,“速度。”

        谢南意倒是没有着急开车,而是开了空调,将烟味散去一点。

        “我刚才看到何望尘走出来,脸色很不好看。”谢南意开口:“你们发生冲突?”

        “没有。”

        “可何望尘那个样子,加上你现在……”很难不觉得有什么冲突。

        “事实上,没有任何冲突。”鹿梨看向谢南意:“我的祁叔叔同意让何望尘一起吃饭,也同意多跟何望尘接触再评判是否同意我跟他交往。”

        “然后呢?”

        “然后何望尘说我在装走了,我叔叔也说我在装,也走了。”鹿梨言简意赅,将两个人告诉她的事表达清楚。

        谢南意却在听完她的话沉默了片刻,才说:“祁爷看出你在装我不意外,但何望尘看出你在装,我挺意外的。”

        “我装的很明显吗?”鹿梨盯着谢南意问。

        “要听实话?”

        “不然呢?”

        “非常明显。”谢南意实话实说,“而且变的不可爱了。”

        鹿梨没吭声。

        谢南意继续说:“以前,你会闹会玩会疯,会跟祁爷撒娇,很肆意。即便很多次把祁爷气的不行,可那样的你是鲜活明媚的,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鹿梨疲惫的靠在椅背上:“我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你现在是在笑,也会跟祁爷撒娇,也挺肆意的。只不过,都是维持你以前的样子,而不是现在的你。”

        “我听不懂。”鹿梨吐槽,“你跟何望尘一样,学会咬文嚼字了。”

        “你懂,你只是不想懂。”谢南意揭穿她,“你只不过是陷入了死胡同里。你一味的追求,想要保护跟祁爷12年的感情,所以你觉得你要当好一个小辈,一个小朋友的角色。”

        “可你不知道,以前的你之所以那么可爱,是因为你是你自己,而不是谁的小朋友。”

        “你在扮演角色,自然会是装的,也自然不可爱。”

        ——————

        阳最大的病症就是头晕心率飙升,不好写字。但我很坚强的拍起来写了两更,不给点鼓励嘛!给人家一点动力,我明天努力三更,可以嘛可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