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16章:吸引他的应该是真正的你的样子

第116章:吸引他的应该是真正的你的样子

        鹿梨和何望尘并肩朝外走去一段路,却还忍不住回头朝房子看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关于那个老头的形象总是挥之不去。

        “有什么东西忘了?”何望尘问了一嘴。

        鹿梨摇头,看着他背着黑色大包,手里还拖着行李箱。

        反观她自己,除了搭配衣服的小挎包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拎在手里。

        “没有。”鹿梨回答何望尘的话,“只是觉得刚才那个老头……嗯,气质很特别。”

        鹿梨觉得这样形容不太恰当。

        但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她心里对这个老头的感觉。

        何望尘则是回头看了一眼:“可能没毁容之前有什么故事。”

        鹿梨没有回答。

        主要老头没有毁容之前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跟她也没有关系。

        鹿梨从来不是一个会过分关心别人故事的人,只是这个老头给她的感觉太特别了。

        那种熟悉感,卡在她心里,挥之不去,又无法忽视。

        “算了,可能是我最近太敏感。”鹿梨做了一个总结。

        她挥挥手,并不打算在这个没有结果的话题上多说什么,朝入口的地方走去。

        何望尘背着包带着行李箱跟在后面。

        这里毕竟保留了原生态,整个空气都不一样,鹿梨一往里面走,就越是感觉空气变得清晰舒适。

        原本沉甸甸黏糊糊的感觉,也在慢慢退散。

        这种舒适清凉的感觉是现在快节奏都市所没有的舒适。

        对于鹿梨这样偏爱自由的人而言,是非常向往喜欢的。

        “我以前就很喜欢,也看过进来的人发的分享视频,但没想到这里的风景,是所有视频和滤镜都表达不出来的。”

        鹿梨忍不住说道。

        走到一条小溪边时,忍不住站在原地,张开双手去感受这边的美。

        何望尘在旁边看着,从包里拿了一个单反,蹲下来给鹿梨拍了好几张照片。

        等鹿梨反应过来,看向镜头时,由衷的露出一个很甜美的笑容。

        何望尘晚了好几秒才按下快门,拍下这样的一幕。

        “往前面走,那边的花正开着,风景很好。”何望尘提醒。

        鹿梨按照他的意思一路往后,站在一棵树下,顶端的花瓣一片一片往下飘,鹿梨冲着镜头做出最舒适最自然的表情。

        何望尘不需要她摆什么动作,他会换不同的角度,将鹿梨各种美给展现出来。

        他一路给鹿梨拍。

        鹿梨不仅是一个称职的‘工具人女朋友’,还是一个称职的‘模特’。

        给何望尘拍的期间,是一声不坑。

        一路拍上来,到底山顶帐篷搭建的地方时,天公不作美的下起了小雨。

        何望尘从大包里拿出大雨伞给鹿梨搭建了个小地方,放上板凳:“你坐在这边休息一会儿,我去把帐篷搭了。”

        鹿梨安静的坐在板凳上,看着何望尘将冲锋衣的帽子扣到头上,随后麻利的将帐篷零件去出来,在淅沥沥的小雨下,动作麻利的搭建帐篷。

        鹿梨大概坐了有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最终选择站起了身朝何望尘走去。

        她接过何望尘手里搭建帐篷的棍子:“我帮你。”

        何望尘皱眉:“下雨,会淋感冒,回去。”

        “我不。”鹿梨拒绝:“我又不是什么娇气的女生,陪你把帐篷搭建完怎么了?”

        说完,鹿梨又补充一句:“你不是向来不喜欢娇弱的女生么。你喜欢飒一点,霸气一点,那么这类型的女生,就不会在这个时候,看着男朋友淋雨。”

        鹿梨干脆的抢过东西,配合何望尘搭建帐篷。

        何望尘一开始皱眉不同意,但知道阻拦不了鹿梨,便任由鹿梨帮忙,并且加快速度把帐篷搭建完,让鹿梨少淋一点雨。

        而何望尘并不知道,鹿梨是喜欢这样自由。

        她觉得在山野里的雨中,搭建帐篷,是一件很舒适很刺激的行为。

        正如她刚才所说的,她从来不是娇气的女生。

        不能淋雨,不能这样不能那样。

        她就是喜欢跟祁陆闻作一作,撒娇而已,不代表她柔弱不能自理。

        而搭建的时候,因为有些错误要返工,鹿梨是觉得很好玩,很有意思。

        尤其是看着何望尘眉头紧皱的样子,就笑的更欢快。

        何望尘看她一眼:“雨越下越大,再不搭好,会淋的更狠,还笑的出来?”

        “我第一次这样的场景下搭建帐篷,而且我还弄错了,挺有意思的。”鹿梨笑着说。

        “之前没有……”

        话到一半,何望尘突然卡住。

        鹿梨一直等着他的下文:“没有什么?”

        何望尘沉默数秒才道:“没什么,忘了你是大小姐,那位爷不可能让你触碰这些东西。”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些东西是很好玩的。”鹿梨说,“我喜欢刺激的,喜欢自由,也喜欢挑战新鲜事物。”

        “不过,我叔叔是心疼我,不想我去做这些事,他因为疼惜我,所以希望我一直都是被保护的很好的小公主。”

        “可你,不喜欢当小公主。”何望尘丢了一句。

        鹿梨手上的动作停止,但随后她立马装作没事人一样:“没关系,他喜欢就可以。他想要什么样子的鹿梨,我就成为什么样子的鹿梨。”

        “没必要。”何望尘说:“他疼惜你,应该是喜欢你任何样子,而不是你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包括……”

        “包括什么?”

        “包括你吸引他,让他爱你,应该是鹿梨本来的样子,而非是他想要的鹿梨。”

        何望尘这句话说很直白。

        直白的让鹿梨一时之间都没有怎么反应过来,错愕的看着何望尘,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都知道?”

        “很明显。”何望尘说,“不止是你。”

        “什么意思?”鹿梨追问,觉得何望尘这句话,话里有话。

        可鹿梨盯着他看,他却将视线移开:“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成为你自己在他面前,他真正疼惜你,会接受真正的你,而非是你伪装的样子。”

        鹿梨没有回应何望尘的话,只是沉默着。

        随后重重叹息,视线看着远方的时候,带着很深的迷茫:“时间久了,我其实也不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

        ————

        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