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32章:最近让他的小朋友受了很多委屈

第132章:最近让他的小朋友受了很多委屈

        鹿梨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祁陆闻笑:“你怎么跑到我房间,在找我吗?”

        祁陆闻神色淡淡,让人看不出什么情绪:“过来看看。”

        “是来我房间看看,还是来找我,看看我?”鹿梨问,朝房间内走去。

        “都有。”祁陆闻回答。

        而他回答的太简洁,加上目光一直都在鹿梨身上,叫鹿梨猜测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和想法。

        不过跟在祁陆闻身边十二年,鹿梨也清楚,只要祁陆闻不愿意,旁人就算想破脑袋,也搞不明白他的想法。

        包括鹿梨在内也是一样的。

        故而鹿梨也懒得猜,转移了话题:“祁叔叔,不然我们去酒窖那边喝两杯?”

        说完,鹿梨还补充一句:“今天刚听到管家那边说,酒窖那边有好几瓶酒香味已经飘出来,想试试。”

        提起这个事,鹿梨也是真的馋了。

        她爱酒。

        也爱醉酒的畅快。

        管家之前几天就再说酒窖一事,因为鹿梨喜欢,所以整个酒窖一直都有人在精心养护。

        只要有成品,都会跟鹿梨说一声。

        祁陆闻管她也的确严格,但只是不让她去酒吧玩的太疯,喝酒什么的,在家家里,或者在自己家的小别墅,祁陆闻不会管什么。

        “不一起喝吗?”鹿梨看着祁陆闻发出邀请。

        祁陆闻勾唇:“不是不可以。”

        他一答应,鹿梨就高兴。

        她也挺喜欢跟祁陆闻一起喝酒。

        酒嘛,不是当喝的,还要品。

        更重要的是跟懂酒的知己一起,那就非常快乐。

        鹿梨高兴的眉眼弯弯,眼睛直勾勾的,加上顶端的灯光一照,亮晶晶的,特别明艳。

        “那就赶紧走。”她伸手拉着祁陆闻往楼下去。

        酒窖的位子不在这个别墅,需要坐小车穿过花园才能到专门的酒窖。

        一路上鹿梨都挺兴奋的。

        倒是祁陆闻是全程冷静的看着,在车上都有些坐不住的鹿梨。

        车程过半,祁陆闻问了一句:“就这么高兴?”

        鹿梨回头看他:“当然啦。你自己算算,你有多久没有陪我喝酒?”

        说完,鹿梨还不忘傲娇怼一句:“你就会叫我吃饭,我是陪你吃饭,你倒是陪我喝酒啊。”

        “那是我不对了?”    祁陆闻挑眉。

        鹿梨表情比刚才还要傲娇:“不然呢?”

        祁陆闻一愣,随即轻笑起来,摸了摸鹿梨的头:“那真是对不起了,小公主。”

        “叫什么小公主,叫鹿梨小姐。”

        “是我的错,重新来。”祁陆闻配合鹿梨的傲娇:“对不起了,鹿梨小姐。”

        只是他在说‘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眼神认真幽深,口吻轻缓。

        不知道是不是鹿梨的错觉,她只觉得祁陆闻的这三个字好像意有所指。

        不单单只是她们在说的这个玩笑话题。

        不过,不管是不是,鹿梨都不让自己多想。

        她将视线移开,还是傲娇傲娇的口吻:“见你道歉的态度良好,我就原谅你,下次不要犯了,会翻脸的。”

        “只是翻脸吗?”祁陆闻收了手,“我以为鹿梨小姐会哭。”

        “才不会,我又不是什么爱哭的人。”鹿梨瞪祁陆闻否认。

        祁陆闻是没说什么,可看着鹿梨的眼神,显然就是在陈诉句回应鹿梨。

        对,她就是爱哭的人。

        鹿梨不满,可不反驳。

        因为没的反驳。

        她的确是一个经常会掉眼泪的人。

        只不过跟爱哭不一样的是,鹿梨自小情绪就很分明。

        高兴就是笑,不高兴就是哭。

        情绪是需要发泄的,不论是哭还是笑,没人规定,哭一定就是不好的情绪。

        鹿梨偷偷瞪了祁陆闻一眼,不说话,去看旁边的风景。

        车子从主别墅到酒窖这一路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看着这些风景,叫鹿梨又忍不住想起祁陆闻为她修剪整个花园这件事。

        到现在为止,鹿梨只要想起,心里都会酸酸胀胀的感觉。

        她的所有情绪都是因为,这十二年,祁陆闻对她的照顾已经事无巨细。

        可偏偏,在她不知道的很多里,祁陆闻的照顾更加的细致。

        鹿梨看了一眼祁陆闻,笑了下,随后将视线移开。

        祁陆闻眉梢挑了挑:“笑什么?”

        话刚问完,车子已经到达酒窖门口。

        鹿梨利索下车,往酒窖走去时看祁陆闻一眼:“笑,我祁爷终于肯陪我喝一次酒,我今晚要敞开了,快乐的喝。”

        “只要你第二天不哼哼唧唧喊头疼,随你。”祁陆闻跟着下车。

        两个人并排的朝酒窖走去。

        鹿梨还有点因为祁陆闻的话不爽:“我可没有,我每次喝酒第二天头疼到爆,我都不会哼哼唧唧的。”

        “你确定?”祁陆闻低头看她,眉梢依旧高挑着。

        鹿梨与这个目光对视,脑海中很自然浮现出,她之前喝酒撒泼耍无赖,第二天因为头疼跟祁陆闻闹的哼哼唧唧的画面。

        鹿梨心虚的将视线移开,往里面跑去,顺带丢下一句:“反正今天不会。”

        祁陆闻轻笑起来,跟着鹿梨进入酒窖。

        酒窖内已经有专门的佣人,将鹿梨说的几个酿好的成品酒拿出来放在吧台上。

        已经放了一排,但鹿梨显不够:“在放多一倍的量。”

        “一半。”祁陆闻跟着进来命令。

        鹿梨不高兴:“祁爷您不知道这喝酒有个不成文的小规矩么?”

        “什么规矩?”

        “要么不喝酒,要喝酒就喝到醉喝到爽,否则半醉不醉的,容易矫情。”鹿梨倒是说的一本正经。

        祁陆闻则反问:“这是哪里来的规矩。”

        鹿梨理直气壮:“鹿梨定下来的规矩。”

        这话一出,倒是让祁陆闻笑起来:“也罢。”

        他给了佣人一个眼神,让其按照鹿梨的意思,多加了一倍的酒。

        看着鹿梨的时候,他表情是很无奈的,可眼神里充满了宠溺。

        摸摸鹿梨的头:“今天啊,就随你。”

        也很少会有机会,这样完全惯着她的的时候。

        主要是祁陆闻心里还是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亏欠了鹿梨很多。

        他总觉得,小朋友需要回盛家,要为她铺路。

        可却在做这样的事时候,让小朋友受了很多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