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40章:鹿梨和祁爷的大戏

第140章:鹿梨和祁爷的大戏

        “南意是想一起吗?”祁陆闻看着后视镜,将这个问题重新丢给谢南意。

        “南意不想一起吗?”鹿梨跟着反问。

        这个问题跟踢皮球一样,最终还是回到谢南意这边。

        而谢南意是回答想也不是,不想也不是。

        怎么回答都要得罪一个人。

        怎么回答都是灾难。

        这个时候谢南意只能朝鹿梨送去一个眼神:你可真是我的好闺蜜。

        “祁爷不会是不想让我闺蜜一起吃宵夜吧?”鹿梨朝祁陆闻看去。

        她是接到了谢南意的求救信号。

        不过,鹿梨现在的确不好跟祁陆闻单独在一起。

        她是真不想再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暧昧场景,又会开始不受控制的自作多情,觉得祁陆闻对自己有意思。

        闹的自我难堪。

        鹿梨是一边理性,一边情绪。

        一边知道跟祁陆闻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可另一边还是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的牵动。

        所以要从根源上处理问题,避免两个人单独一起。

        就要拉上谢南意。

        “怎么会?”祁陆闻给了回应。

        鹿梨笑嘻嘻的:“没有吗?那是我误会了,我以为刚才祁爷是在警告我闺蜜,让她主动拒绝呢。”

        鹿梨说完这番话时候,朝后面的谢南意看了一眼。

        谢南意此时就靠在后座上,也不去看鹿梨,就看车车窗外的风景。

        反正她现在已经知道,这场宵夜是非她不可。

        她就认命了,一声不吭等待结果。

        鹿梨收回目光看着祁陆闻,依旧笑嘻嘻的:“但看祁爷的意思,好像是我想太多了。”

        “嗯,你想太多。”祁陆闻说,“本身就是询问下意见。”

        这话刚说完,祁陆闻突然问了一句:“想吃什么宵夜?”

        鹿梨自然听的出来祁陆闻在转移话题。

        不过她也不可能继续喋喋不休,故而给了答案:“吃烧烤。”

        “就前面拐弯,有个小帐篷烧烤,味道特别好。”

        鹿梨说完这句话,祁陆闻朝她看了一眼。

        甚至连坐在后座的谢南意目光都从窗外移了过来,看着鹿梨,脱口而出:“帐篷烧烤?”

        帐篷烧烤是谢南意跟鹿梨经常去的。

        说是帐篷烧烤,实际上老板只是支起了类似大伞的东西,然后放着桌椅给客人提供座位。

        而大型碳炉则是放在推车上,方便开摊、收摊。

        因为味道好,所以鹿梨与谢南意只要想吃烧烤就会过去。

        尤其是宵夜,多数时候都会选择去那边。

        鹿梨也知道谢南意看她的意思是,那边虽然味道好,可简陋。

        平常就她们两个人去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可如果祁陆闻过去,就显的有些违和感。

        别说祁陆闻这一身装扮。

        就是这张脸坐在那边都会受到广泛关注。

        “不过,祁爷好像不太适合去。”鹿梨皱皱眉说道。

        谢南意那边点头,“所以应该换……”

        “要不,祁爷你把我们放到那边就可以,晚点我们自己回去?”鹿梨给了提议。

        反正鹿梨现在,能避免跟祁陆闻一起就避免。

        而后座的谢南意听到鹿梨这句话,跟见了鬼一样,眼睛都瞪了起来。

        祁陆闻当场将车停到旁边,单手撑在方向盘,随后扭头看着鹿梨。

        “怎么了吗?”    鹿梨问。

        祁陆闻依旧盯着鹿梨:“鹿梨小姐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过分吗,嗯?”

        “我怎么了?”鹿梨装傻。

        “我大半夜过来接你吃宵夜,结果你把我当司机,自己就去吃宵夜,让我先回去,嗯?”祁陆闻危险眯起眼,控诉鹿梨的缺德行为。

        鹿梨却一副没什么的表情:“我主要是觉得那个地方太简陋,加上祁爷你有洁癖,对吃的要求比较高,    所以我想着,你去了也不会高兴,倒不如就不去。”

        “你送我们过去,然后回鹿苑,这样还能让厨房那边给你准备宵夜,也不会饿着。”

        鹿梨觉得自己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

        而且非常完美。

        这样下来,三个人都会得到最合适的安排。

        可她觉得合情合理,将车停在路边看着她的男人,却一脸不满意。

        鹿梨扭头问谢南意:“我难道说的不对吗?”

        谢南意直接拿起手机,装死。

        反正她跟祁陆闻的事,跟她没有关系。

        她只是一个工具人,一声不吭是最好。

        “鹿梨小姐也没问过我是否愿意,就判定我不合适?”祁陆闻反问。

        “这也不需要问,不合适就不合适    ,从一开始就避免,为什么还要都问一遍呢?”鹿梨反问。

        “鹿梨小姐觉得不合适,只是鹿梨小姐以你的认知来认为,并非代表了我的一意见。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既然鹿梨小姐觉得不合适,为什么不换一家觉得我们一起去合适的店面,而不是让我先回去呢?”

        “我和谢南意想吃烧烤啊。”鹿梨说,“我祁叔叔不是从小教育我,人活着要以自我为中心,不要为任何人迁就改变。”

        “我今天就是不想迁就,就想吃这个烧烤。可因为祁爷在不合适,所以选择了一个最好的方案,有什么问题吗?”

        说完这两句话,鹿梨赶紧补充一句:“还是我祁叔叔教育我的有问题?”

        这一问,祁陆闻压根就不好回答。

        如果你不去烧烤,就是违背自己的心意,那么祁陆闻就是在说自己教育有问题。

        如果去吃烧烤,祁陆闻就不合适,只需要将鹿梨跟谢南意送去就可以。

        反正怎么回答,都要按照鹿梨的意思走。

        祁陆闻看着鹿梨表情淡定的样子,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弧度。

        可真是,小狐狸。

        “那我想试试烧烤,不可以吗?”祁陆闻反问。

        “当然可以。”鹿梨点头:“我现在帮你打电话给鹿苑的管家,说您想吃烧烤。相信我,等您回去的时候,管家一定安排好烧烤,保证您想要吃哪国口味的烧烤都有,保证您吃的高兴。”

        鹿梨这句话一说完,坐在后面看戏的谢南意当场就没有忍住直接‘噗嗤’一声笑出声音来。

        而她一笑,祁陆闻和鹿梨同一时间回头看她。

        一个眼神危险,一个眼神戏谑。

        “我的好闺蜜,你觉得我说的对吗?”鹿梨笑眯眯的问。

        谢南意:……

        得,她就不应该控制不住自己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