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70章: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将她定罪

第170章: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将她定罪

        面对这些人的蛮横,鹿梨并未慌乱。

        而是沉稳且大声的喊道:“请你们放开我,否则我会动手。”

        她从来不会轻易去对旁人动手。

        可当对方伤到她,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

        “怎么,我们戳穿了你的真面目,你就想对我们动手吗?”

        “我告诉你,今天就算你把我们全部的人打趴下,我们一样不会后退。我们会跟‘一起旅行吧’一样,站出来为守护正义,维护真相!”

        “对!我们要跟‘一起去旅行吧’一样,维护真相,维护公理!”

        “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今日我们不会向你屈服!”

        所有人亢奋的喊起来,仿佛鹿梨就是一个强大的恶势力,而他们就是站出来维护公道的正义使者。

        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傲慢的为鹿梨定下罪名。

        鹿梨看着这些人,耳边的质问呵斥声,一声高过一声。

        她默默的攥紧拳头,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自己的生命。

        而鹿梨正准备动手突围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正从远处疾驰而来。

        车子的速度并没有因为到达而减缓,相反呢冲着最外面的那些记者冲去,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还是那些记者反应快,赶紧朝旁边躲去。

        黑色劳斯莱斯便霸道的停在这些人的面前。

        鹿梨一眼认出这是鹿苑的车。

        驾驶位车门打开,祁壹面无表情的下车,走到后座,打开车门。

        当即一股强大的气场瞬间将整个现场变的多了几分压迫。

        男人穿着意大利手工皮鞋的脚踩在地面上,撑着身体从车内下来。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面容轮廓如刀一般深邃冷酷,尤其是那双眼睛,幽深且危险,即便是戴着金丝边眼镜,也藏不住双眸慑出的压迫感。

        现场,无人敢说话。

        甚至没有人胆敢直腼这个男人。

        祁陆闻目光扫了一圈,朝祁壹看一眼。

        当即祁壹上前一步,“让开。”

        他说一句话,这些人自动往旁边站让开一条路,连同抓着鹿梨手臂的人也纷纷松了鹿梨的手往旁边。

        祁壹走到鹿梨:“你好鹿梨小姐,我是祁爷身边的特助。关于网络上沸沸扬扬一事,十分抱歉,我先送您离开。”

        祁壹是故意在这些记者面前这么说的。

        一来,表明比赛的鹿梨跟祁爷这边没有任何关系。

        二来,从祁壹给鹿梨的态度而言,让这些记者掂量下,该怎么对待鹿梨。

        鹿梨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祁陆闻,迈开脚步朝他走去。

        走到祁陆闻面前时,鹿梨鞠躬:“谢谢祁爷的帮忙。”

        “有人公然损害我祁氏集团形象,祁氏集团如若不处理这件事,势必会让人落口舌,鹿梨小姐不必放心上。”

        祁陆闻公事公办的说着,往旁边侧身。

        鹿梨越过他时,祁陆闻突然抓着鹿梨的手,但很快就放开。

        鹿梨身形一顿,可心里却突然像注入了很多暖流和鼓励一般。

        虽然只是一个动作,可她能够感受到祁陆闻给她鼓励、支持、安慰。

        让她刚才被这些人堵在角落里谴责的所有愤怒和委屈,瞬间烟消云散。

        她像得到了很强的底气。

        有他在,不管什么事,她都可以放心去做。

        哪怕今天她动手将这些人打了一顿,上了头版头条,被盯在罪责里去谴责的更厉害,这个男人也一样有办法让她坦荡的站着。

        鹿梨忍着鼻酸,下意识挺直背脊。

        就好像祁陆闻无数次告诉她的一般。

        要永远骄傲,要永远挺直背脊。

        鹿梨进入车内,祁陆闻将车门关上,随后面对这些记者。

        记者仍旧不敢轻举妄动。

        “不是有很多问题,不问?”祁陆闻目光扫过这些人。

        这些记者当即面面相觑。

        有受宠若惊的兴奋,毕竟能够采访祁爷,这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要知道,就算是祁氏集团顶级的传媒,甚至于官方财经,都不一定能够采访的到这位人物。

        可他们……何德何能!

        还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

        而多数人是不敢,抓着话筒,甚至连摄像头都不太敢往祁陆闻脸上怼。

        车内。

        因为车门被关上,鹿梨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动静,只能通过车窗看着外面的情况。

        只见刚才面对她时还张牙舞爪的记者,面对祁陆闻时小心翼翼的。

        先是一个男记者走上前,向祁陆闻提出问题,随后其他人也壮着胆子上前,相继提问。

        不过这些人不敢太靠近,小心翼翼的跟祁陆闻保持距离。

        提问时也是有序的一个问题回答完才问下一个问题。

        鹿梨听不到外面问了什么问题,也看不到此时祁陆闻以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些记者。

        她只是看能看到祁陆闻的背影。

        男人身材修长,肩膀很宽,此时站在她的面前为她挡住所有的风雨。

        她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缅北小女孩,被保护在祁陆闻的羽翼之下。

        鹿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情绪。

        只感觉看着祁陆闻的背影,她整个心脏酸酸麻麻的,也很膨胀。

        甚至有些鼻酸。

        鹿梨将视线移开,努力控制即将要砸下来的眼泪。

        余光关注到外面的记者在退散,鹿梨急忙伸手将眼角的眼泪擦干净。

        车门再度打开时,鹿梨往旁边坐了下,故作轻松平静。

        在祁陆闻坐好关上车门之后,鹿梨问:“你刚才说什么了?”

        祁陆闻侧头看着鹿梨:“哭了?”

        鹿梨一顿,几乎下意识要伸手去摸眼睛,想着刚才的眼泪没有擦干净吗

        不过,在准备伸手之前,她生生忍下来这个动作。

        “我没哭。”鹿梨说,“我又不是什么娇软软,这点事,哭什么?”

        “是吗?”祁陆闻轻笑,“那是我误会了。”

        “你误会什么?”鹿梨脱口问。

        祁陆闻盯着她回答:“我以为你在车内,会因为我的出现而感动。”

        他幽深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鹿梨,像钩子一样,准确的勾住鹿梨的心脏。

        就好像,他说的话,准确的击中鹿梨的心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