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90章:作起来的祁爷让人受不住

第190章:作起来的祁爷让人受不住

        这个动作突然的鹿梨措手不及。

        她一抬头,便近距离对上祁陆闻那张完美如艺术品的容颜。

        尤其是这双隐藏在镜片下的幽深眼眸。

        鹿梨多看两眼,都感觉自己要沉沦进去。

        为了防止自己胡思乱想,鹿梨是一跟祁陆闻靠近,就逼自己将祁陆闻推开。

        她连连后退好几步:“说话就说话,不要靠的那么近。”

        “鹿梨。”祁陆闻确连名带姓的叫她,收了平日里的强大气场,只是平静又有点幽怨的看着鹿梨。

        他说,“现在我连靠近你一点,你都在抗拒,都不愿意了吗?”

        鹿梨:???

        为什么他说话的这个腔调这么熟悉?

        “你在我身边12年,我们之间的12年感情现在一文不值了吗?连说句话,你都嫌弃不耐烦,甚至离我那么远,是这样吗?    ”

        鹿梨越听他的话越是觉得熟悉,且震惊。

        鹿梨的脑海中,更是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往日的某一些画面。

        比如说……

        她跟祁陆闻开始作的时候,哀怨又无理取闹的说着一些话——

        你现在会这样了是吗?

        我在你身边12年整的感情一文不值了吗?

        连跟我说句话你都这样不耐烦了吗?

        说话就说话,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等等,诸如此类。

        每一次鹿梨都说的祁陆闻哑口无言,说的他头疼欲裂,最后只能顺着鹿梨哄着。

        结果现在,同样的话术。

        只不过两个人身份互换,说话的人变成了祁陆闻。

        无理取闹的人也变成了祁陆闻!

        鹿梨都觉得跟做梦一样,    挺不可思议的。

        但更多的是,祁陆闻用鹿梨同样的话术来对付她,这种滋味可真是千滋百味的。

        “怎么不说话了?你现在开始选择沉默了吗?跟我之间没有话说了吗?”

        祁陆闻一句句反问的同时一步步朝鹿梨靠近。

        鹿梨一个头两个大,而且她已经退到马路边边角角。

        她可以预感到,只要她往后再退一步,祁陆闻会立马大步上前将鹿梨抱到怀里。

        鹿梨当即抬头让祁陆闻别靠近:“好好好,我错了,是我错了,我误会你了。”

        “你错什么了?你这么一说你错了,我也不知道谁对不起谁。”祁陆闻摇头,明显不买账。

        鹿梨:……

        她现在是能够深刻体验到,之前祁陆闻那种冷着脸,想要分分钟将鹿梨掐死的心态。

        鹿梨不断深呼吸,同时在告诉自己:都是自己造下的孽啊。

        “好。”鹿梨闭上眼,做了一个很重很沉的深呼吸。

        再度睁开眼面对祁陆闻时,多少带了一点面如死灰。

        她说:“是我鹿梨对不起祁陆闻,是鹿梨错了,跟祁陆闻道歉。”

        “然后呢?”

        “……”鹿梨再度深呼吸,“鹿梨不应该在祁陆闻靠近自己的时候拉开距离,表现出一副嫌弃不想跟祁陆闻多说话的样子。

        我会认真且深刻的反省自己的错误,避免之后再有类似的情况,伤了祁陆闻的心。”

        鹿梨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脑海里全都是那些年自己作着,非要祁陆闻跟自己道歉的样子。

        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全都是因果报应!

        而鹿梨这么‘真诚’的道歉,又‘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祁陆闻自然不会继续追究。

        他朝鹿梨伸手:“外面人多,我们先上楼再说。”

        鹿梨:……

        您也知道外面人多哦?

        “怎么不牵?”祁陆闻见鹿梨一直没动静,便问:“是现在,连跟我牵手你都……”

        “牵,牵牵牵!”

        鹿梨当即上前将手放到祁陆闻的手心里。

        祁陆闻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鹿梨的头:“我们的小梨子很乖。”

        鹿梨此时除了送给祁陆闻一个笑脸之外,不敢再说什么。

        她怕等下说不对一句话,等谢南意回来,祁陆闻都还在跟她闹。

        让谢南意看到堂堂祁氏集团总裁,青阳市人人畏惧的祁爷,竟然会这么跟她闹情绪。

        接下来的几十年时间,谢南意都会拿出来嘲笑鹿梨。

        鹿梨只能乖乖的跟祁陆闻上楼……

        不对,这里是谢南意的家,应该是鹿梨带着祁陆闻上楼。

        到达之后,鹿梨就给祁陆闻倒了杯水,随后坐在单人沙发上。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就是想问祁陆闻跟来干什么,但如果问了,鹿梨保证祁陆闻会给她来一句:刚才不是应该告诉你了吗?你现在连我的话记不住吗?还是你从来就没有管过我说什么。

        鹿梨想想还是闭嘴吧。

        谢南意拿了情报回到家里,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

        祁陆闻坐在沙发主位上,姿态随意,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眼镜,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鹿梨。

        而鹿梨坐在那边,原本面如死灰的,但在祁陆闻朝她看去时,鹿梨立马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情报拿回来了?”鹿梨一见到谢南意立马就跟见到救世主一样,“盛华峰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她是直接问。

        而这样直接把谢南意给问懵了,下意识朝坐在沙发上的祁陆闻看去。

        谢南意一直记得的是,祁陆闻压根不知道鹿梨与盛家的关系,也不知道鹿梨呀报复盛家。

        只知道,盛华峰要针对比赛的鹿梨,而为盛雪姿铺路。

        所以谢南意也是在斟酌,应该要怎么把手里的情报告知给鹿梨,同时也要避免被祁陆闻知道更多的信息。

        “他知道我是盛家的小姑姑,所以没关系。”鹿梨说道。

        谢南意挺诧异的,看向鹿梨时,鹿梨冲着她点了点头。

        鹿梨的意思是,关于祁陆闻怎么知道她跟盛家的关系这件事,后续她会详细跟谢南意说。

        而谢南意跟鹿梨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又这么亲密,这点默契自然是有的。

        谢南意也没有顾虑,朝沙发这边走来说道:“情报里,盛华峰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不过,盛华峰的助理早上刚去了缅北。

        在此之前,他的助理一直都在跟缅北那边有所联系。”

        “他要动缅北那边的关系。”祁陆闻给了总结:“不仅要动比赛的鹿梨,包括鹿苑小公主,都要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