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196章:他似乎在暗示,让她当祁太太

第196章:他似乎在暗示,让她当祁太太

        鹿梨是已经下床朝房间门口走去。

        但就在伸手开门的时候,所有动作停止。

        就算过去追问,能问到什么呢?

        又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呢?

        鹿梨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她是怂了。

        从小到大,不管是当年在盛老爷子身边,还是后来在祁陆闻身边,鹿梨都是一个很勇的人。

        她从不惧怕任何,也不畏惧所有结果。

        向来就是有什么便说,便去做。

        唯独,在对祁陆闻的感情上,她怂,且畏手畏脚。

        握着门把的这一刻,鹿梨想的都是就算自己问出口,如果祁陆闻否认呢?

        如果祁陆闻说没什么,反问鹿梨多想呢?

        诸如此类,让鹿梨默默松了手,转身回到床上。

        拉过被子盖上自己的身体时,鹿梨逼自己不去想这个吻。

        就当做是一场梦,醒来之后什么都忘了。

        不过,这一夜注定是鹿梨辗转难眠。

        她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睡。

        折腾到最后,一看时间已经早上八点,鹿梨便起来洗漱收拾东西。

        “祁爷如果问起,就说我去找谢南意了,我很忙,让他今天没有大事不要找我。”

        给管家留下这句话,鹿梨便拿了车钥匙。

        一踩油门,奔去找谢南意。

        谢南意的家基本就是她第二个家,密码锁有鹿梨的指纹。

        她一按就开。

        不过鹿梨怕谢南意还在睡,所以动作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声音。

        所以,当鹿梨与从工作室走出来炸毛的谢南意四目相对时,鹿梨还愣了好几秒。

        “你没睡?”

        “算是吧。”谢南意抓了抓短发,打了一个哈欠:“你怎么这么早过来?”

        “八点都了,不算早。”

        “你一晚上没睡?”谢南意跟鹿梨什么关系,自然能够看的出来她的状态,“昨天回去是发生了什么?”

        “那没有,我只是因为今晚的事有点紧张。”鹿梨也算是实话实说,就是没说祁陆闻的那个吻。

        不说,倒不是不能说,只是鹿梨在逼自己把那个吻当做是一场梦。

        已经自我催眠了一晚上,现在突然想起来,鹿梨都会觉得恍惚,似乎真的就是一场梦。

        “哦。”谢南意倒是没都问,“我要下楼买早餐,你吃吗?”

        “吃的。”鹿梨直接往沙发上一瘫。

        电视还保留昨天她看到一半的综艺,鹿梨继续看着。

        谢南意去给她买吃早餐。

        不过等谢南意回来的时候鹿梨已经睡着,她也就没吵醒她,给她盖了毯子,将综艺声音调小。

        一晃,傍晚六点。

        鹿梨给谢南意化妆。

        她是按照小时候自己的模样,给谢南意调整五官轮廓。

        而自己则是按照之前见盛雪姿的模样化了妆。

        等到两个人准备出发时,一打开门,看到了熟悉的人……

        说实在,从早上八点鹿梨到达谢南意家里到现在,鹿梨都没有跟这个男人联系过。

        “你怎么来了?”鹿梨上下打量,发现她现在的装扮跟上次见盛华峰一模一样。

        “陪你见盛雪姿。”祁陆闻倒是直白,目光扫过谢南意的时候,竟有些恍惚。

        感觉看到了小时候的鹿梨似的。

        那个状态非常像。

        鹿梨皱眉,“不用,我们两个人去就可以。”

        “需要一个保镖。”祁陆闻提醒。

        “你不是让祁叁暗中保护我吗,有他在就可以。”鹿梨依旧在回绝。

        不过祁陆闻并不打算真的放鹿梨走,一直堵在门口:“祁叁是暗中保护,我是明着站在你身边的保镖。告诉盛家,你背景没有那么简单,要动你,需要掂量。”

        就是给鹿梨撑气场的。

        但鹿梨依旧保持拒绝的态度:“面对盛雪姿不是盛华峰,所以不需要明面上的保镖。”

        “你需要。”祁陆闻盯着鹿梨。

        鹿梨抬头跟他对视:“祁爷,真的不需要。而且,你现在的装扮跟我以比赛的鹿梨见盛华峰带的保镖一样,会穿帮的。”

        “我故意的。”祁陆闻解释,“你要提醒盛雪姿,情报的陆慕,比赛的鹿梨,都是鹿苑小公主现在在保护。她想要盛小姑姑,就需要让陆慕成为她的人。”

        祁陆闻点到即止。

        而鹿梨是一下子就挺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让盛雪姿有危机感,逼她着急。

        盛雪姿太聪明了,也狡猾,但她性格自负好胜,一旦开始着急就会失去很多判断。

        谢南意劝说:“鹿梨,我赞同祁爷的做法。我们只有把盛雪姿逼急眼了,才有办法。”

        鹿梨也是在认真考虑这件事:“那就麻烦祁爷    ,再当一次无名保镖。”

        “我的荣幸。”

        “不过,要改变一下。”

        鹿梨伸手将祁陆闻往屋里拉。

        盛雪姿毕竟不是盛华峰,虽说盛华峰和祁陆闻地位在这边,但两个人实际上接触合作很少。

        所以盛华峰并不能认出祁陆闻来。

        可盛雪姿不一样。

        盛雪姿是跟祁陆闻接触过,并且鹿梨敢保证盛雪姿私底下也会将祁陆闻能够调查的信息和照片仿佛查看。

        盛雪姿不好糊弄。

        为了让祁陆闻隐藏的更深,鹿梨直接在祁陆闻的半张脸上画了烧伤的妆容,随后给他在保镖衣下,又穿了一件很厚的假肌肉服装。

        这样从外表看过去,祁陆闻整个人就粗狂起来,加上半张脸烧伤,就主打一个凶神恶煞。

        鹿梨挺满意的,“唯一不足的就是,气质太好,你稍微隐藏一下,知道吗,祁姓外借人员。”

        鹿梨故意调侃了一句。

        祁陆闻勾唇点头:“好的,我会注意的,情报高手,陆慕?小姐。”

        “一不小心给你暴露马甲了,以后你可别让你手下那些情报人员来挖我了,我可不去。”鹿梨倒是傲娇起来。

        祁陆闻笑着轻弹了下鹿梨额头:“不用挖,以后整个祁氏都是你的,何况是一个情报部门。”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幽深而灼灼盯着鹿梨,叫鹿梨心脏一下子烫起来。

        脑中无法控制的浮现,昨天晚上在车上,祁陆闻的那个吻。

        他的这句话里,好像有一些信息在隐藏    。

        以后整个祁氏都是你的……

        隐晦的仿佛在暗示她是他未来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