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200章:祁爷:娶你,可以吗?

第200章:祁爷:娶你,可以吗?

        这盛雪姿一走,一直绷着的谢南意直接松口气。

        她伸手扶着鹿梨的胳膊:“装的好累。”

        “我感觉感觉你演技挺好的?”鹿梨跟她开玩笑。

        向来淡定冷静的谢南意这个时候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个小侄女是真的有毛病。太顺着她都不行,非要跟她唱反调,逆着她的意思,她心里才觉得舒坦。”

        谢南意不是很愿意吐槽。

        但盛雪姿这个毛病是真有毛病。

        鹿梨对此只是保持礼貌性的笑笑,“可能大小姐日子过的太顺风顺水,所以需要找一点刺激。”

        谢南意摇头,没办法苟同。

        “但凡她安分一点,不这么急功近利。按照她母亲给她安排好的一切,她的未来定然会非常漂亮。”

        “如果她不急功近利,我们能有机会?”鹿梨挑眉。

        谢南意笑:“谢谢你整个小侄女的急功近利。”

        “你小时候怎么跟她玩的下去……”

        话,戛然而止。

        谢南意意识到自己戳到鹿梨的痛点。

        刚才盛雪姿便一直提鹿梨小时候的旧事,就已经在戳鹿梨的痛点。

        不管是谢南意还是祁陆闻都知道,这是鹿梨不能碰的过往。

        而谢南意正想着怎么补救时,祁陆闻弯腰在鹿梨身边说了句:“在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先离开。”

        谢南意忙接话:“是的,这次来都没有见到盛雪姿的那个助理就挺奇怪的。不管如何,我们先离开。”

        “先走。”鹿梨将情绪隐藏下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站起来身。

        三人离开咖啡厅。

        为了避免麻烦,车子是停在距离这家咖啡厅两三条的位子。

        三个人沉默的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到达目的地时,祁陆闻给谢南意使了一个眼神,谢南意便心领神会,朝后面的车子走去。

        鹿梨坐到副驾,刚系上安全带,便看着谢南意往后面的车子坐去。

        她疑惑的看着坐到驾驶位的祁陆闻。

        “她工作上还有事,就让祁壹先送回去。”祁陆闻给了解答。

        “那我们?”鹿梨疑惑。

        她本以为是一起回谢南意的家里,商量下关于后续的事。

        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我们去逛逛。”祁陆闻说着便启动车子。

        鹿梨则在思考他说的这两个‘逛逛’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

        祁陆闻说去逛逛就去逛逛,她也懒得去想,反正祁陆闻又不会将她带到的=缅北去卖掉。

        更何况,鹿梨现在的情绪比较糟糕,也懒得去想。

        “我有点累,到了你跟我说下,我先睡会儿。”

        她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休息。

        说是睡觉,但鹿梨根本睡不着的。

        她只能通过这个方式来调整自己糟糕的情绪。

        过往在盛家的记忆的确是鹿梨的痛点,可她不能每一次提起这件事都要被影响。

        之后盛雪姿邀请的小宴,以及后续种种,肯定是避免不了要被提起过往。

        如果她一直被影响。

        一次两次没有什么,可次数多了,盛雪姿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肯定会被看出什么来。

        所以她要尽快的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不可以再被影响。

        鹿梨在努力调整好装填,安抚好自己的心情。

        祁陆闻并未打扰,只是安静的开车,车内放着轻缓的钢琴乐,整个氛围对于鹿梨来说是安静的,也是治愈。

        她就这么闭着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鹿梨感觉到车子缓缓的停下来。

        鹿梨是有感觉的,可是并不想睁眼,她就想这么躺着。

        祁陆闻也不催。

        就这么保持安静的躺着。

        直到,祁陆闻轻声喊了句:“宝贝,睁眼。”

        鹿梨几乎条件反射的睁眼,当即映入眼帘是的一条长的看不到尽头的公路,两排发黄的银杏正疯狂的掉落。

        这是独属于短暂秋天的风景。

        也是鹿梨最爱的风景之一。

        鹿梨看的入迷,望不到尽头的道路,以及疯狂飘落的发黄银杏对于鹿梨来说,都是超级治愈的!

        而随着鹿梨看的入迷,祁陆闻缓慢的启动车子。

        随着车子缓缓移动,银杏不断飘落,鹿梨拿出手机将这样的画面录制下来。

        这一刻,她是希望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

        就这么一直开下去,就这么一直看着银杏飘落。

        没有盛家,没有任何一切。

        只是她和她最喜欢的男人,就这么安静的看着风景,一路走下去。

        可惜,事总与愿违。

        再长的路终有尽头。

        当车子停下来的那一刻,鹿梨突然想到一件事:“祁叔叔。”

        “嗯?”

        “我们有天,会不会像这条路一样?”鹿梨看向祁陆闻,“看似没有尽头的道路,可其实并不长,只是看起来而已。”

        祁陆闻看着她,“你想说,我们看似亲密,实则终有一天会像这条走到头的路一样,分道扬镳。”

        “是。”鹿梨并不避讳,承认祁陆闻说出了她心里的想法。

        祁陆闻盯着鹿梨,很认真且郑重的给她回答:“我们不会。”

        “是吗?”鹿梨确没有办法完全相信这个回答。

        她犹豫了下,终是说:“可你终有天会娶妻,我会嫁人。我们终究要从两个人,变成两个家庭,最后变成亲戚,最后……”

        “没有这种可能。”祁陆闻没让鹿梨把后面的话说下去,“如果我的娶妻会让我们成为亲戚,那么我不会娶妻。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祁陆闻目光灼灼的盯着鹿梨,大概沉默了有将近一分钟的时间,他才说了后面的两个字:“娶你。”

        ‘娶你’这两个字落下的那一刻,鹿梨整个心脏都在狂跳。

        这两个字对于她的意义非常重。

        鹿梨是从发现自己对祁陆闻的感情开始,就一直在期待,也在渴望祁陆闻能够对她说这两个字。

        如今在这样的氛围下,突如其来的说了这两个字,对于鹿梨的冲击是非常大的。

        一时之间,她甚至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回应这句话。

        整个人木纳的跟祁陆闻灼灼的目光对视着!

        “所以,可以吗?”祁陆闻看着鹿梨,很郑重的再问一遍:“鹿梨,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