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202章:要不来的爱,那就不要

第202章:要不来的爱,那就不要

        鹿梨情绪很大的不好。

        还有因为她的拒绝,让她觉得自己的因为很不好。

        就好像谢南意第一次听到的一样,这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的,却为什么临到了还要拒绝呢?

        “不对吗?”谢南意反问。

        鹿梨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谢南意。

        谢南意说:“你一直想要的是祁陆闻对你的心动。如果说,你只是想要让他娶你,你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在你跟他那时候……不对,应该说是就算你们什么都没发生,你想让他娶你,都不至于等到现在。”

        谢南意的这些话是完全说在鹿梨的心里。

        她知道她跟祁陆闻的感情。

        很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这个祁太太的名分,她有的是办法。

        可是,正如谢南意说的。

        她要的,从来不是一段关系,一个名分。

        她只是想要祁陆闻爱她而已。

        可是祁陆闻的爱,太难要了。

        她要不到。

        “谢南意,我要不到。”鹿梨看着谢南意,腔调里带着无法言说的委屈。

        她从小到大都是一个自信的女孩。

        内核稳定,从不否认自己。

        不论遇见什么难题,鹿梨第一个想的就是解决,并且相信自己能够解决。

        同理的,她想要的一切,最后都能够得到。

        可是……

        祁陆闻的心动,终究是她无法得到的。

        谢南意伸手拍了拍鹿梨的肩膀,“没有关系,一切顺其自然,时间会给答案的。”

        她此时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更好的词汇来安慰。

        祁陆闻是很宠鹿梨,从小到大也没有在其他方面让鹿梨受委屈。

        可是,爱就是会让人委屈。

        先爱的人,终究要吞咽下许多酸楚和委屈。

        鹿梨擦掉眼角的泪珠,深呼吸之后,露出一个笑容面向谢南意。

        她说,“没有关系,要不到的爱我就不要,顺其自然就是没必要去强求。”

        她很努力的在笑。

        这句话不仅是跟谢南意说的,也是鹿梨告诉自己的。

        要不来的感情就不要。

        就好似握不住的沙,倒不如扬了,任其自在。

        “哦对了,你这几天估计要留在这里。”谢南意转移话题:“盛雪姿那边随时会来消息,我们需要很好的应对。”

        “距离es总决赛时间不断靠近,也代表你回盛家的时间在拉进。你必须要在总决赛结束的当下回到盛家。”

        谢南意说着这些便已经起来,找东西过来收拾刚才砸落在地毯上的泡面汤和面。

        “嗯,好。”鹿梨回应。

        她心里也知道,就算要等盛雪姿消息,其实也不用一直留在这里。

        只是谢南意想让她呆在这里喘口气。

        接下来几天,鹿梨一直在谢南意家里。

        什么也没干,每天就是看综艺。

        吃喝全都是谢南意在照顾,她连头都懒得洗,把头发盘成丸子头,戴着大黑框眼镜,很废的瘫在沙发上。

        直到……

        “盛雪姿来消息了。”谢南意从工作室走出来。

        原本跟废物一样瘫在沙发上的鹿梨,当即眼神清明,从沙发上坐起来:“怎么说?”

        “给了一个露营地的自己,说要带小姑姑到山上玩两天,度度假。”

        鹿梨听到这个结果,微微皱眉:“露营地?”

        谢南意将纸条给鹿梨,上面是露营地的地址:“这个露营地距离市区很远,而且安全问题一直被诟病。”

        “她想干什么?”鹿梨捏着手里的纸条。

        谢南意耸肩,并不是很好能猜的出盛雪姿的想法:“她只是说,露营地被她买下来,之前经过重新整顿,这次让带小姑姑过去等同于试营业体验,没有外人。”

        鹿梨没有回应,只是把玩着手里的纸条。

        大脑在转动,思索着这个地方的位子。

        这个位子算是青阳市很偏僻的位子,这片土地之前还是青阳市跟临市一直争抢的地皮,后来虽纳入青阳市内,但一直都在喊着开发,也没开发出什么来。

        甚至早年还搞什么旅游业,割了一波房地产的韭菜。

        而在鹿梨思考时,家里门铃响起。

        “我去开门。”谢南意说着便走过去开门。

        结果看到来人时,惊讶了一把:“您,怎么来了?”

        鹿梨回头,便见到熟悉身影。

        她躲在这边几天,度了几天荒废的日子才让心情平复下来。

        但在看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刻,瞬间前功尽弃。

        这几天刻意逃避不愿意去回想的画面,瞬间涌入脑海。

        鹿梨忙将视线移开,她起身走向厨房。

        鹿梨喝了两杯冰水才缓下来,这才若无其事一般从厨房走出来。

        此时谢南意已经将祁陆闻请进来。

        他就坐在鹿梨瘫了两三天的沙发上,茶几上还有鹿梨刚才吃的零食垃圾。

        祁陆闻若无其事的收拾干净。

        “你怎么突然来了?”

        鹿梨不想表现的对那天的事太过在意的样子,故而先开门。

        祁陆闻抬眸看她:“盛雪姿那边给消息了?”

        问是这样问,但鹿梨心里知道他那边肯定知道消息,所以才过来一趟。

        “对,说是要带小姑姑去露营地。”

        说着,鹿梨俯身将桌子上,刚才谢南意给她的纸条拿起来递给祁陆闻:“这是地址。”

        祁陆闻接过看一眼,“这地方是盛雪姿一个月前买下来,虽然做了改造,但太偏僻,加上现在还未有正式营业的安全管控,如果人在这边出事,消息很容易被压下来。”

        “那没办法,盛大小姐亲自安排,说要给这么多年未见的小姑姑一次放松的时间,也是给她跟小姑姑培养感情的时间。”鹿梨耸肩说道。

        谢南意补充:“盛雪姿的意思是,小姑姑现在对盛家有所误会。所以想利用露营的这两天,跟小姑姑做做功课,让她放下芥蒂,跟她父亲见见面。”

        谢南意一直都当自己透明人,只是在鹿梨跟祁陆闻谈盛雪姿事情的时候,她出声只是为了必要的补充。

        祁陆闻点头:“她给的理由很充分,加上之前就答应过,所以不好拒绝。”

        “我也没有打算拒绝。”鹿梨看着祁陆闻说。

        祁陆闻挑眉:“不打算拒绝?不怕她耍什么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