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227章:他心疼她

第227章:他心疼她

        鹿梨嘴角勉强撑起笑容:“盛雪姿这么做的目的,无法要利用这件事给我教训,并且告诉我她的底牌很多,不仅只是一段我‘杀人’的视频。”

        “她可以让我快乐享受名利,也可以让我生不如死,就看她心情。”

        简而言之,盛雪姿要绝对的控制权。

        而谢南意在听鹿梨说这些时,眉头紧蹙。

        动了动唇,想要回鹿梨一些什么,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

        她是不赞同鹿梨用这样的方式来达成目的。

        太狠了。

        对自己太狠了。

        她是即便要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没了半条命,也要达成目的。

        可谢南意就算心疼鹿梨,也没办法阻止。

        因为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鹿梨无论如何要回盛家,去将那一家鸠占鹊巢的人解决,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谢南意目光看着鹿梨手臂上,被随意乱缝合好的皮肤。

        这么爱漂亮的姑娘,日后这一块地方恐怕是要留下永久的疤痕。

        “我们先回去,看看有没有办法,将定位芯片取出来。”谢南意说道。

        鹿梨刚要开口,便感觉一波又一波撕裂的疼痛冲击神经,痛的她整个人都贴到墙壁上,浑身颤抖的厉害。

        谢南意下意识想要去扶鹿梨,接过刚碰到鹿梨身体,她颤的更厉害,脸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更为明显。

        谢南意急忙收手,心疼的眼泪疯狂掉,却不知道该怎么帮鹿梨。

        偏偏在这个时候,鹿梨还冲谢南意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没关系,这就是一阵子的,过去就好。”

        谢南意干脆将头扭开,闭上眼,不愿意再看这样的鹿梨。

        天之骄女,从小被骄纵长大的鹿苑小公主,此时遍体鳞伤,就这么生生扛着疼痛。

        让人怎么忍心?

        又让人怎么舍得?

        盛雪姿啊盛雪姿,你终有一天会后悔今日到底做了什么行为!

        谢南意摸摸攥紧手,将身体贴到墙壁上。

        她即便没舍得去看鹿梨,耳边却依旧清晰的听到鹿梨因为痛苦隐忍而发出的闷哼声。

        单这十几分钟而言,对于鹿梨来说是难挨的。

        对于谢南意来说,同样度秒如年。

        终于,在最后一波强效的疼痛感突然褪去的那一刻,鹿梨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

        谢南意没有去扶鹿梨,而是蹲下来给鹿梨当人肉垫子,让鹿梨整个人软在她的背上。

        谢南意咬了咬牙将鹿梨背起来。

        “我应该可以自己走。”鹿梨虚弱的在谢南意耳边说。

        “但我想背你回家。”谢南意很坚定。

        她从口袋中拿出口罩戴上。

        虽说她假扮盛小姑姑的时候,她做了伪装,如今恢复到自己的样貌,盛雪姿就算碰到也认不出来。

        同时,这个点盛雪姿已经离开也不会碰到,但谢南意跟鹿梨都是小心谨慎的人,会处处注意。

        谢南意给鹿梨调整一个让她舒服的姿势,随后背着她离开。

        谢南意安排了车子在皇朝酒店的后门等待。

        不过,令她意外的是,她安排好的车子是来了,但开车的司机不是她安排的那个。

        而是……祁陆闻。

        “祁爷。”谢南意站在一旁恭敬的喊道。

        她背着这样的鹿梨看着祁陆闻,是有恐惧感的。

        在鹿梨的记忆里,鹿梨是在孤儿院做慈善的时候遇见谢南意,喜欢谢南意,所以要求祁陆闻对谢南意进行资助。

        可鹿梨并不知道,在对谢南意进行资助时,祁陆闻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谢南意,她是可以成为鹿梨最信任,最要好的闺蜜。

        但在祁陆闻这里,谢南意永远只是保护鹿梨的保镖。

        保镖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职责。

        “祁爷,对不起。”谢南意低头道歉。

        祁陆闻已经从车上下来,他并未去回应谢南意的话,甚至都没有去看谢南意一眼。

        目光从谢南意背着鹿梨出现的那一刻,就一直在鹿梨身上。

        虽说祁陆闻已经尽量平静    ,可眼底的风暴终究是风雨欲来。

        他将鹿梨从谢南意的背上抱下来,看着怀里的女孩儿已经因为疼痛而昏迷过去。

        面色带着一种不正常的通红,发白的唇瓣上还有伤口,沾着凝固的血。

        祁陆闻眸光深了又深。

        周身气场杀意涌现又压下。

        谢南意看的出来,祁陆闻是在克制。

        “祁爷。”

        “跟上。”

        祁陆闻只留了这句,抱着鹿梨一起坐到后座。

        谢南意心领神会,立马坐到驾驶位,将车子启动。

        虽说祁陆闻未表明目的地,但谢南意知道,这个时候祁陆闻的目的只有一个!

        半小时后,车子到达鹿苑。

        祁陆闻抱着鹿梨下车,    祁壹已经将鹿苑内整个医疗团队都喊过来待命。

        祁壹是一见祁陆闻抱着面色苍白,处于昏迷状态的鹿梨,整个眼眶都红了。

        这是鹿梨小姐?

        这可是鹿梨小姐!

        十二年来,整个鹿苑上下骄纵,捧在手心的鹿梨小姐!

        是在别墅内,都舍不得让鹿梨小姐晒到太阳不舒服,但今日的鹿梨小姐却一身狼狈,伤痕累累的回来。

        叫人怎么不心疼?

        整个鹿苑上下陷入波动的状态。

        医疗团队对鹿梨进行整整三个小时的检查和治疗。

        最后团队总医生汇报祁陆闻,鹿梨的情况:“祁爷,鹿梨小姐身上的皮外伤没什么,皮肤被割开放入的定位器我们不敢动。

        而检查里发现影响鹿梨小姐静脉里的药物已经排干净,对她后续并不会有任何影响。”

        医生在汇报这些的时候,额头的冷汗是一直在冒。

        一来,是面对的男人气场阴沉,幽深的双眸高深莫测,眸底隐藏着风雨欲来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很强的压迫人的恐惧。

        其二,是因为在排药的时候,身为医生在检查的时候就知道注射进鹿梨体内的药有多霸道!

        鹿梨小姐是生生扛了十级疼痛半小时!

        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扛下来的。

        而在医生汇报完之后,祁陆闻不吭一声,转身面对栏杆。

        从旁边柜子拿出烟和打火机时,祁陆闻的手都在颤抖    ,甚至烟盒掉了好几次,但没有人敢轻易上前去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