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254章:手打的疼不疼?

第254章:手打的疼不疼?

        鹿梨垂眸看着盛雪姿,“嗯,打你,怎么了?”

        “你……”啪!

        在盛雪姿挥手要反击鹿梨时,鹿梨毫不迟疑扣住她的手腕,反手又给了盛雪姿一巴掌。

        接连两巴掌,都下了不小的力道,盛雪姿漂亮的脸蛋已经出现浮肿。

        此时盛雪姿眼眶通红,恶狠狠的瞪着鹿梨,却说不出其他话来。

        她是羞愤的,也是不可置信的。

        并且,被扣住手腕,一时之间盛雪姿没了反击力。

        只是看着眼前的陆慕,觉得陌生、不认识。

        盛雪姿当然会觉得这样的陆慕陌生。

        毕竟从一开始,鹿梨接近盛雪姿开始,就有刻意的压住自己的气场。

        如今,身份已经拿回来,鹿梨自然不需要压制。

        “盛雪姿,你要记住,我是你的小姑姑。在这个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名副其实的姓盛,你们甚至连旁系都算不上。”

        “我让你们在这个家里说话,是我给你恩赐。”

        “放肆!”盛雪姿怒红了眼:“你在说什么屁话,在这里只有我们姓盛你就是冒牌……”啪!

        鹿梨有事一巴掌甩在盛雪姿脸上:“记得尊重长辈,不准在长辈面前说脏话。”

        “你算什么……”

        啪!

        “叫小姑姑!”

        “滚。”

        啪!

        “你……”

        啪!

        鹿梨一巴掌接着一巴掌赏在盛雪姿的脸上。

        只要她说一句不敬的话,便是一巴掌。

        转眼之间,盛雪姿漂亮的一张脸已经红肿的不堪入目。

        而盛雪姿向来高傲的眼里,此时已经红的厉害,还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而休息室的门,也是在此时被打开。

        “天啦,雪姿!”唐清淑惊呼声响起,随后便是呼喊:“华峰,盛华峰,你快来!”

        在唐清淑喊人时,鹿梨随意一甩手将盛雪姿推开。

        盛雪姿因为被接连打了好几个巴掌,此时脸颊发疼,头昏脑胀,鹿梨这么一推,她就直接摔到地上。

        唐清淑赶紧进来,想要将盛雪姿扶起来,可扶了好几次,没扶起来。

        甚至因为这几个动作,让向来高贵优雅贵妇人唐清淑都有些恼怒。

        她抬头看着鹿梨:“你这是做什么?”

        鹿梨神色平静:“小辈不懂事,我教训有什么错?”

        这句话说完时,鹿梨余光就看到盛华峰从外走进来。

        鹿梨侧头看他:“我记得,刚才大哥好像也告诉我,作为长辈给小辈一点教育,没什么问题,不是吗?”

        这一句话说的,连唐清淑看向盛华峰的眼神都带着不满意。

        毕竟盛雪姿从小金尊玉贵的长大,被捧在手心里。

        别说被这么打,就是从小到大磕了碰了都没有过。

        照顾的佣人,哪个不是小心翼翼?

        结果这样维护的珍珠,竟被这样对待,唐清淑怎能不恼怒!

        盛华峰见状脸色也是非常难看,盯着鹿梨的眼神里,都藏了杀意。

        鹿梨无所顾忌:“大哥,我不得不提醒你。在教育子女身上,你们一味的溺爱,只会害了孩子。

        比如现在的,我的小侄女。”

        鹿梨目光重新放到盛雪姿身上,带着戏谑:“连最基本的小姑姑都不会叫,你说我该不该教训呢?”

        盛华峰盯着鹿梨半天,最后深呼吸,冲着盛雪姿道:“叫小姑姑。”

        “盛华峰?”唐清淑不可置信的看着盛华峰,喊他名字的时候,声音都带着尖锐感。

        显然唐清淑没办法理解,明明是鹿梨欺负人,作为父亲的盛华峰不仅不为女儿撑腰,还要为旁人说话?

        “作为小辈就要有小辈的样子。”盛华峰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他目光盯着盛雪姿:“叫小姑姑!”

        盛雪姿含泪倔强的将头扭开,宣告她的不满。

        唐清淑却抓着盛雪姿的手,“就算长辈要有长辈的样子,这样欺辱小辈成何体统……”

        “闭嘴!”盛华峰呵斥住唐清淑。

        唐清淑不可置信的看着盛华峰,眼里有泪水打转。

        也是在此时,不少宾客都闻声而来。

        外面不仅有宾客,还有盛家的佣人。

        盛华峰严肃口吻道:“记住,既然我妹妹已经回来,那么她就是盛家的人。老爷子曾经写下继承遗嘱,说明盛家一切属于鹿梨的。

        就算我这个大哥,也是代为管理。”

        “日后,在盛家谁要是不尊重我这个妹妹,或者对我妹妹不敬,我盛华峰第一个不同意!”

        盛华峰的每个字都是字正腔圆,清晰的传达给在场所有人听。

        俨然就是铁面无私的一个好哥哥。

        公开承认老爷子具有法律效应的遗嘱,并且不贪污继承权。

        周围宾客连连称赞盛华峰的公正。

        可只有鹿梨听明白,盛华峰说这番话不过是故意说给在场的这些宾客听。

        要先入为主的扮演好一个正义,不贪图盛家继承权的好哥哥角色,才能摒除之前的,他为了盛家继承权害老爷子和鹿梨失踪。

        包括,盛华峰今日的这番话,都是为下个礼拜,鹿梨认亲回盛家的宴会而做足准备。

        以鹿梨对盛华峰的了解,他是不会让鹿梨在盛家停留超过宴会时间。

        但……

        那又如何?

        如果没有准备,鹿梨就不会踏入盛家!

        “多谢大哥的维护。”鹿梨说道。

        “家里女儿没有管好,作为姑姑应该多管管,日后才成事。”盛华峰强调。

        鹿梨笑笑,也顺着盛华峰的话下台阶:“既然如此,我就原谅今天小侄女对我的冒犯。”

        鹿梨看向盛雪姿时,刚好对视上盛雪姿冒火的双眸。

        她明显想说话,但被唐清淑阻止。

        “楼上已经给妹妹安排了房间,你刚回来,今晚又折腾了这么一大闹剧,也该累了。”盛华峰提醒。

        鹿梨伸了个懒腰:“的确很累。”

        鹿梨刚说完,盛华峰就安排佣人带鹿梨到楼上刚准备好的房间。

        门一关上,鹿梨就给祁陆闻发了视频。

        她声情并茂,并且兴奋的举着手机,跟祁陆闻讲述刚才的一切一切。

        从打盛雪姿一巴掌开始讲到最后。

        讲完之后,祁陆闻只是看着她,表情淡淡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是觉得我欺负盛雪姿吗?”

        “手打的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