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255章:梨梨,想见你

第255章:梨梨,想见你

        祁陆闻的问题让鹿梨一顿。

        她扬起自己的右手一看,发现手心红彤彤的,显然是打狠了。

        祁陆闻不问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一问鹿梨就开始疼。

        戏瘾一上来,面对镜头就开始撇嘴,眼泪说掉就掉:“可疼了。什么嘛,千金大小姐的,皮肤那么厚,我手都打的没有力气了,哎哟……我头还晕。”

        鹿梨装腔作势倒在沙发上,一副林黛玉脆弱模样。

        漂亮大眼睛都快眯起来了,却还要偷看镜头里的祁陆闻什么反应。

        祁陆闻倒是对鹿梨这幅样子,见怪不怪的,甚至有点怀念。

        他啊,身边的小姑娘一直都是一个搞怪调皮的小戏精。

        “哦,看着似乎很严重的样子……”祁陆闻意味深长,停顿数秒,“要不,我现在立马开车过去找你。”

        “毕竟我的宝贝都被盛家的人欺负,我必须要让他们给我一个说法。”

        “你敢!”

        鹿梨一听祁陆闻要来,哪里顾得上什么装不装,当场就跳起来了,“不准来。”

        祁陆闻一副苦恼的模样,“可是盛家人欺负我宝贝啊,我要是不过去给我宝贝撑腰,我宝贝都被欺负的手疼,这不行的。”

        “你宝贝能一拳打死一个盛家人,    要你干什么。”鹿梨脱口而出。

        一说完,就意识到话不对。

        自古来,祁陆闻喊她宝贝她从来都不应的。

        就是刚才真怕祁陆闻过来,给急眼了。

        而面对鹿梨的回应,祁陆闻倒是低声的笑了,摘掉鼻梁上的金边眼睛,幽深的眼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鹿梨。

        像无数钩子往鹿梨心脏上勾。

        让鹿梨突然想起,比赛前的晚上两个人发生的事。

        时至今日,两个人都自动忽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又似乎,两个人心里有了某种不可言说的默契感。

        说不清道不明。

        而鹿梨这个时候却不打算去追究,也不细问。

        之前她太着急要一个结果了,太着急去验证一段感情,总想着要割舍才能保全什么。

        所以才会让两个人的关系,一度走到冰点。

        别扭、隔阂。

        可事实上,不论亲情还是爱情,讲的就是一个顺其自然。

        玄学里总有一句话,财不入急门。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一样的。

        急不来,强求不来。

        任由时间,去顺其自然,去发展。

        有缘的,会在原地。

        无缘的,会消失在原地。

        “祁陆闻。”鹿梨喊了他名字。

        “嗯?”

        “你给我视频让盛华峰看的是不是有关于,es决赛的?”鹿梨一直惦记那段视频。

        只是事情发生到现在,一直没机会去看到。

        但心里已经有了猜想。

        而祁陆闻那边深知,鹿梨一旦问出这个问题,就猜到了,看着鹿梨的眼神里,带着隐藏不住的欣赏。

        她是真的很聪明。

        “送你的小礼物。”祁陆闻淡淡口吻,“也是履行承诺。”

        鹿梨轻笑起来,“好。”

        “嗯?”

        “真好。”

        “真好什么?”

        “我背后有祁叔叔,不论怎样,都是靠山,我勇往直前,祁叔叔在我背后为我撑腰。”

        就算她前进的路是错的,祁叔叔都在背后。

        错的都能变成正确。

        祁陆闻却因为鹿梨的话轻笑起来,“也不知道哪个小鬼头,骄傲的觉得什么都要靠自己。所以故意隐瞒了自己身世十二年……”

        “好了好了,人总有年少无知,骄傲自满的时候,都过去了过去了。”鹿梨急忙打断祁陆闻的话。

        她承认自己错了。

        一开始不说身份,是不相信祁陆闻。

        后来慢慢的时间一年一年过去,鹿梨更不想说了,因为那时候一心就想着成为一个独立的大人,不让祁陆闻把她当做小孩。

        她要站在跟祁陆闻一样高的位子,与祁陆闻肩并肩的前行,这才是爱情。

        但经历了这么多,鹿梨发现自己这样的想法大错特错。

        祁陆闻拿她当小孩,不会因为她有能力站的跟他比肩,他想当她是小孩,她就一直是小孩。

        最重要的是,鹿梨能不能做好自己。

        只有做好自己,她才是最漂亮,最有魅力的,而不是强行改变她在他人眼里的形象。

        “梨梨。”祁陆闻突然喊了她的小名。

        声音低低的,婉转好听,一下子酥的鹿梨心脏发麻,“怎,怎么了吗?”

        “我想见你。”祁陆闻盯着视频,“很想你。”

        一句话,说的鹿梨耳根子发红,“想什么哦,刚才不是见过?你离开也不过两三小时。”

        说的时候,鹿梨将视线移开。

        她不敢说,她也不喜欢这样隔着手机见人。

        总觉得摸不到,闻不到他身上的味道,心里乱糟糟的。

        她比他,跟想他。

        “见面吗?”祁陆闻邀约她。

        鹿梨是心动的。

        尤其是男人此时眸光幽幽的盯着她,充满了无数的情愫,冲击鹿梨所有感官。

        她根本架不住。

        可鹿梨还是有理智在的,“不可以见的。”

        祁陆闻当即皱眉。

        鹿梨哄的说,“今晚是我入住盛家的第一天,明天早上我还要炸场子,所以今晚不论如何我都要在。”

        祁陆闻本来很幽怨,听鹿梨这话,祁陆闻突然嗤笑出声。

        “你笑什么?”鹿梨不明所以。

        “好奇。”

        “好奇什么?”

        “我们家小宝贝,入住盛家第一晚就把盛家千金宝贝打了一顿。明天还要炸场子……”祁陆闻言语顿了顿,歪了歪头,“想怎么炸呢?”

        鹿梨心里是有想法。

        她回来盛家,就没打算让盛华峰一家子有一天的安宁日子过。

        安宁了12年,再安宁下去要进棺材了。

        盛家是要换血了。

        “这嘛,必须保密咯。”

        “这样啊。”祁陆闻意味深长,“这样的话,那我明天可能要去盛家做客,吃个早餐。”

        鹿梨一听这话当场黑脸:“你就不想让我好过。”

        “我跟盛大小姐关系不错,去盛家吃顿饭怎么了?”

        鹿梨本来就黑脸,一听祁陆闻这句话,脸更黑了,“没怎么,你就好好跟你的盛大小姐关系不错,好好让她邀请你来家里吃饭去吧!”

        赌气的说完这句话,鹿梨直接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