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软糯小娇妻甜又撩,大叔抱在怀里宠在线阅读 - 第323章:几天没洗澡,不想碰你

第323章:几天没洗澡,不想碰你

        电话那端的人本来就在笑,听到鹿梨这么怨念十足的说出这句话,就笑的更大声。

        鹿梨脸都黑沉沉,干脆不说话了。

        就等对方笑,笑够了再说。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在徐塘这边。”鹿梨也知道电话里讲不清楚,“地址我之前跟你说过的。”

        “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在挂断电话之前,鹿梨补充一句:“你那边是彻底忙完了吗,还是只是出现一下?”

        “教授已经走了,我要的东西虽然没拿到手,但快了,我只需要等消息就可以。”对方回答。

        “好,我知道了。”

        鹿梨没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再度回到徐塘房间时,徐塘跟鹿梨说:“我有个小要求。”

        “什么?”

        “你安排在我身边的贴身保镖,我不接受异性。”

        “你放心,是女的,而且你认识,很值得相信,也会把你保护的很好,照顾的很好。”鹿梨肯定的说。

        徐塘有些意外。

        鹿梨说,“她马上就要来。”

        “你是说,从一开始跟我联系的那位。叫什么……谢南意的那个小姑娘?”徐塘一下子就猜中。

        鹿梨跟徐塘讲话基本都不需要太费劲,她能秒懂。

        “我喜欢那个姑娘,聪慧干练。”徐塘慢点的点头,并且给了谢南意一个很高的评价。

        鹿梨就故意吃醋:“她是聪慧干练,那我是什么?”

        “你啊。”徐塘笑,点了下鹿梨的鼻子:“你是娇俏可人,小妖精一个,哪个男人见了你,都不是你对手。”

        这句话鹿梨就不爱听了,“才没有。”

        起码就有一个,十来年了,她怎么都搞定不了。

        徐塘只是笑笑,看着鹿梨的眼神里都是温柔。

        “对了,我今天特意过来,也是想问问你关于一个人。”鹿梨询问。

        徐塘疑惑:“是谁?”

        “徐清,你知道吗?”鹿梨将盛华峰给的名片上的名字念出来。

        虽然说现在姓徐的人很多,不一定跟徐塘有什么关系。

        可出现在盛氏集团,姓徐的人,鹿梨直觉上是徐家的人。

        而鹿梨念出徐清的名字时,明显徐塘脸上表情有了变化,“你,怎么突然问起她?”

        鹿梨并未隐瞒:“我要进入盛氏集团打探情况,盛华峰让我从底层做起,让我跟在徐清身边做项目。”

        “能变吗?”徐塘当即问,表情很严肃。

        鹿梨追问:“这个徐清有问题?”

        “当年,唐清淑跟盛华峰的认识是因为徐清,包括我之后所谓出轨,也是因为徐清。”

        徐塘虽然没有将当年具体的事说明白,但鹿梨也从这一句话里,听出来徐清是什么人物。

        徐塘叹息:“徐清算是我堂姐,也算不是。”

        “什么意思?”鹿梨没听懂。

        “她是我堂叔的女儿,但在她二十多岁的时候曝光,当年医院报错小孩,我真正的堂姐在乡下。后来堂叔也舍不得徐清,就一直放在身边养,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鹿梨现在就是要很具体的了解徐清的情况。

        “本来说,堂叔对徐清也是真疼,对乡下的真千金也是愧疚。两个都是女儿,堂叔就想着一起疼,可能对另一位有愧疚弥补。

        可对于徐清来说,堂叔家有一点爱分出去都不行,所以期间闹出很多事,最后闹的要抢我那位真堂姐的未婚夫,甚至还要杀人灭口,我堂叔才要奖她送到乡下。”

        “那之后怎么演变成,徐清在盛氏集团?”鹿梨询问。

        徐塘叹息:“本以为堂叔将徐清送走这事了解,却没想到,徐清当时跟唐清淑走的很近,甚至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堂叔手里的股份卖到了盛华峰那边,堂叔一家也出了车祸,如今只剩下那位真千金嫁到了其他城市。”

        鹿梨听完大概能猜的出来,徐塘将徐塘堂叔一家股份卖给盛华峰的时候,应该就是徐塘被曝出出轨,将徐家的大半财产给了盛华峰,才助长了盛华峰在盛氏集团的个人势力。

        如果非要针对这件事追究下来。

        便是盛华峰有资本能够让老爷子消失,也是当时徐家的势力存留助长起来的。

        不过现在,去追究当年这些事,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我觉得,徐清在盛华峰这边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鹿梨想了想说,“反像是随便丢一个位子给她,让她安安分分留在盛氏集团就可以。”

        “徐清可不是安分的人。”

        “但她显然在这个位子已经很久。”

        鹿梨将名片拿出来,徐清的职位是盛氏集团旗下很不起眼的小部门。

        鹿梨来之前调查过徐清在的部门,一年基本不会成什么项目,就算项目合同到手,层层审批上去也会黄了。

        公司底薪很低,也没有任何油水分红,连养老的资金都不够。

        如果按照徐塘刚才讲述的那番,徐清绝对不会甘于在这样的地方这么多年,除非有她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

        “徐清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徐塘提醒鹿梨:“她总会觉得不公平。当年真千金找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是真千金破坏了她生活,处处跟真千金做对,奈何真千金不是一个简单,她踢到铁板,一次两次陷害不成反自食恶果,自然在我堂叔那边没了疼爱。”

        “我大概了解了。”鹿梨点头道。

        对于徐清的事,她跟徐塘商量也商量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现在了解清楚徐清之前的背景,剩下的就是鹿梨去接触才能知晓的。

        鹿梨跟徐塘又聊了一会儿,谢南意便到了。

        而此时徐塘身体也没什么精神力支撑,鹿梨便让医生开了药,让徐塘睡下休息。

        鹿梨退出徐塘房间下楼时,谢南意正坐在客厅里等她。

        她还是穿着几天前的衣服,头发长长了不少,脸倒是消瘦了一圈。

        看到鹿梨的时,抱歉的笑了笑,站起来朝鹿梨张开手:“拥抱下,欢迎我回来?”

        鹿梨挺嫌弃的:“你几天没洗澡,我不想碰你。”

        谢南意听到这话大笑:“我有洗,只不过没换衣服罢了。”

        “七天不见,如隔一周甚是想念,谢谢。”鹿梨很敷衍的回给谢南意一句废话文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