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四上官

第四十三章 四上官

        鸣也递了张手帕给我:“其实红菱死后,我来看过召君的前一世。那时她叫夕玉,有一个挚爱之人,便是冯喜郎的前世,叫陈晋。他俩因家里阻碍而无法在一起,遂结了发,放在月老庙里发誓,要生生世世在一起。只不过教他们起誓之法的人是个半吊子,教成了六生结,所以他俩还得再纠缠三世这个起誓才终止。在这六世之中,我如何努力都是徒劳,的确是只能相见争如不见了。”

        我接过手帕将眼泪擦干净,三生石只能看三世,所以我没有办法看见鸣也是为何喜欢上她的,只知这三世他喜欢得很是艰难,但愿跳脱出这六世的羁绊后,他能得到好的结果。

        鸣也将视线从远处的魂魄中收了回来,转头过来看着我:“小妹可想在冥界逛一圈?只不过这里有些地方比较可怖,但是小妹无需担心,你是混沌之火,这里可怖的东西都怕你。”

        冥界里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我本就心里难受,若是再待下去,恐得哭得停不下来,遂吸了吸鼻子,又摇了摇头:“我们走吧,出去换换心情。”

        出了冥界,鸣也便带着我直往毕相住所奔去。

        我本以为毕相的住所应该会在某个仙境,然后仙境中有一个殿宇,结果鸣也竟带我到一堆水田中。

        本来我与鸣也正准备走岔路拐进一座山里,可是他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火急火燎地冲进了水田中,冲着一堆女子便走了去。

        我大惊,本以为鸣也是感情失意,所以想来几段露水情缘的,结果他抬手便冲那些女子撵去,女子们妖娆地扭了扭,随后尖着嗓子说道:“哟,玉面罗刹来了?”

        鸣也也不理她们,大步走过去,牵着牛朝我走了过来,我一看,牛上还坐着一个人,此人戴着草帽,不大看得清脸。

        女子们又冲了过来,想要揩鸣也和骑牛之人的油,结果混乱之中,骑牛之人头上的草帽被打掉,露出了毕相的脸来。

        我又为之一惊。

        毕相温和笑道:“各位姑娘,今日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得回家了。”

        他这一笑,引得一众姑娘花枝乱颤。

        鸣也又抬手去将一众姑娘撵了撵:“去去去。”随后拉着牛跑了起来。

        我见鸣也和牛在跑,遂也跟着跑了起来,跑了没几步,身体腾空而起,转头一看,鸣也正抱着手瞪着坐在牛上一脸无辜的毕相:“你明知道自己是个不擅长应付女子的人,为何还要在田间地头去抛头露面?”

        毕相陪笑道:“我已经戴了草帽把脸遮住了,只是不知她们为何还认得出我来。”

        鸣也暴怒:“那你倒是换头牛啊,你看你这坐骑,虽然你将它缺失的另外三条腿补齐了,但是它的外观你看看,像人界的牛吗?你的坐骑叫做夔牛,不是水牛也不是黄牛,你清醒清醒。”

        毕相点头哈腰:“是是是,我铭记于心。”

        转而,毕相伸手来拉我,小声说道:“救我。”

        我转头看了眼脸黑得无以复加的鸣也,自知受了情伤的男人需要一个发泄口,遂也没敢搭话,只得冲毕相摇了摇头,表示我有心无力。

        鸣也两手一抱,不再去看毕相:“走,回家。”

        毕相这才松了口气,拍了拍夔牛的背,上前一些引起了路。

        我们拐进一座山里,再往里走能看见雾蒙蒙的水雾中有几间茅草屋,茅草屋上挂了一块牌子,写着“毕相神殿”。

        “毕相神殿”几个字写得歪歪扭扭,整个牌子又极大,实在是有碍观瞻。

        毕相转过头来看我,正好看见我在抬头看高挂的牌子,遂笑了笑:“这是我第一个仙官替我写的,他说我的神殿得有个名字,又想不出来用什么名字好,遂直接简单写了上去。我看着与我的茅草屋也很是相配,便没有取下来。”

        第一个仙官所写?看来毕相身边的仙官竟然还换过,也不知是因何而换。

        毕相下了牛背,牵着牛往前走着:“这山坳里也修不了殿宇,我遂干脆弄了几间茅草屋,住起来也很是自在。”

        我边听边点头,又边扭头四处看去,这处地方灵气充沛,植物生长得很好,果然是仙境。

        我们刚走到茅草屋外的大门处,大门便开了,一个幽幽女声传了来:“恭迎帝神回宫。”

        我首先被吓一跳,见毕相和鸣也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遂佯装咳了咳,背着手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

        走进大门后,我竟看见一个身着仙官服饰的女子微微低首立在门边,看来是因为大门口有仙障,专门迷人眼的。

        毕相颔首,将夔牛交与仙官,便引我们进了屋,屋内陈设也很是简单,除了桌椅,床,和一套茶具,便只有一支笛子了。

        因听见毕相换过仙官,所以我很是好奇,又担心是因为仙官不一定能永久活着,遂委婉问道:“毕相,你之前的仙官去哪了?”

        毕相低头给我与鸣也煎茶:“去三途河了。”

        果然是因为寿数不长,我不禁担心,木黎已经活了五万年了,若是她不多时也去了三途河,我可去哪里再寻一个体贴的仙官来?

        鸣也纠正道:“小妹不必担心,你宫中的三昧真火寿数绵长,不会轻易到三途河去的。毕相之前的仙官都是他捡回来的落难小妖,因难以突破上限,晋升仙阶,所以无法活得长久。”

        听鸣也所说的,毕相的仙官“都是”落难小妖,说明毕相曾经有过许多仙官,只是复奚因为宫中仙侍会魂归三途而伤心得难以与他们相处,仙官都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毕相如此得多难过?

        是以我偷偷看了毕相一眼,竟见他犹自拿着茶具在摆弄着,面容沉静,并未有多余的表情。

        许是发现我在看他了,他微微抬眼看了看我,随后微微笑了笑:“世上哪可能有永久的陪伴?他们在时我珍惜与他们相处的时光,他们走了我也不曾有遗憾。”

        我难免怔神,毕相的境界是达到了何种高度?往后我也得如此开导复奚,让他过得快活些。

        毕相将茶放在我面前:“我在这山野之中,与万物为伴,潇洒自得,并不同复奚的情况,所以还得就事论事才行。”

        被他看穿了心思,我难免不好意思,端了茶喝了一口,结果烫到了嘴皮。

        鸣也揶揄毕相道:“你别在这里装模作样的,我听说前日里你才坐着夔牛把别人的庄稼踩坏了吧?然后被人追着打了几里地。”

        毕相也不恼,微微抬头想了想:“我记起来了,当时夔牛踩到了牛屎然后暴躁了起来,脚一偏便踏进了田里,刚落进田里便被人发现了,这才被人追了几里地。”

        鸣也又继续揶揄道:“如此说来,毕相兄确实是潇洒得过头了。”

        毕相的仙官端着一筐鱼走了进来:“鸣也帝神听说得不够全面,虽然我家帝神带着夔牛确实踩坏了庄稼,但是帝神也将庄稼地给恢复了,那块田地因得了帝神仙气滋养而收获颇丰,后来那农户还跑来拜祭了我家帝神。”

        毕相抿了口茶,眯着眼睛笑了笑:“还是阿鲤护着我,要不然鸣也回回欺负我。”

        被称做阿鲤的仙官挡嘴羞涩一笑,随后说道:“复奚帝神钓了一筐鱼回来,晚上我给各位帝神做鱼吃。”

        复奚站在门口低头拍了拍裤脚沾的泥,头也不抬地说道:“阿鲤,你不就是鲤鱼吗?下得了手吗?若是下不了手便等鸣也来了让他弄。”

        鸣也一怒:“我也下不了手。”

        复奚一惊,抬起头来往屋里看,一见我便朝我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问道:“岁儿这就回来了?冥界可还好玩?鸣也有没有怠慢你?”

        鸣也用脚尖碰了碰复奚的腿:“刚才我说话你听见了吗?我也下不了手,你去弄。”

        复奚抬手将鸣也掀翻:“去去去,离我远点。”

        阿鲤又挡嘴笑了笑:“两位帝神不必争执,我下得了手。”

        说完,她行了礼便抱着竹筐出去了。

        复奚转头去对着毕相说道:“你这仙官很不错嘛,杀伐果断又护着你,难怪这么出名。”

        我的好奇心又被撩拨了起来,撑在桌子上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复奚帮我撩了撩落在脸上的碎发,说道:“每个上神都会有一个随侍仙官,所以说目前也就只有五个随侍仙官。天帝的随侍仙官处理的都是些迎来送往的杂事,所以并不出名。寮乘,我与鸣也的随侍仙官是上古神兽所化,勇猛善战且忠心护主,所以被称为三上官。岁儿的随侍仙官因几万年来都守着羲和宫而不为人所知,毕相的神兽夔牛又迟迟不开神识,无法修成仙身,所以他的随侍仙官一直都是落难小妖来担任,他们也因能力不强而被人忽略,不过后来阿鲤在长泽渊救了毕相,还以鲤鱼真身击退了恶龙,所以便就此扬名,三上官也变成了四上官。”

        毕相笑了笑:“阿鲤很努力,只是还是无法升仙阶。”

        wap.

        /107/107858/28264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