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第三世

第四十二章 第三世

        鸣也将红菱的魂魄带回冥界后,画面一转,我又站在了一条街上。

        这一世的红菱穿着破烂,正坐在街边乞讨,一个女子经过将她带回了自己家。

        这一家是当地有名的富商,将红菱带回来的女子是这家的小姐。原本红菱是要在小姐身边伺候的,但是将红菱捡回家没多久这家小姐就出嫁了,出嫁时并未带着红菱,所以红菱便留在府中,什么事都帮着做些。

        这家小姐给红菱取了名字,叫做枝雀,枝雀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干起活来很是麻利,只是因为长相不错,所以还是引来了灾祸。

        这日她正在院中扫地,老爷经过时多看了她两眼,随后拿了一颗买给自己小女儿的糖分给了枝雀。

        我看这老爷很是面熟,想来想去才想明白,原来这是中年版的冯喜郎。

        枝雀看着老爷手中递过来的糖惊恐不已,愣是没敢接。

        老爷笑了笑,硬将糖塞到了枝雀手里。

        见老爷走了,枝雀才敢将糖捏住看了看,看了半晌不舍得吃,又将糖放进了袖袋里。

        糖将将被她放好,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便匆匆走到她面前,叉着腰,说道:“夫人堆了一堆衣服都没人洗,我见你闲得很,便由你去将那堆衣服洗了吧。”

        说完,她眼珠子转了转,补充道:“对了,夫人这衣服的料子很是金贵,你得用冰水洗,若是不用冰水,将夫人的衣服洗坏了,有你好看的。”

        枝雀连忙应声,随后去夫人院中将衣服取了来。

        时值冬至,冷风刮在人面皮上都得透进骨子里。

        枝雀取了冰,将手伸进冰水时疼得手指头似要断了一般。她呼了两口气,一鼓作气将两只手浸到了冰水里。将那一堆小山般高的衣服洗完后,她两只手已经洇出了血。

        手疼,将手抱进怀里捂了捂,双手竟充血变得通红,真是又疼又痒。枝雀翻了个身,拿起衣服挂在窗户上,勉强挡住了一些扑进来的风。

        虽然手疼,但好在屋里暖了一些,总能睡得着了。

        夜里,她浑身滚烫,两颊红得发紫,频频说着胡话,喊着小姐。

        一人从寒风中走来,穿墙而过,坐在枝雀床边,来的是鸣也。

        鸣也抬手抚了抚枝雀的脸,随后叹了叹气,又握住她的手轻轻揉了揉,最后盯着她看了半晌。

        枝雀难受得哼了两声,眼皮动了动,似乎要醒来了。

        我本以为鸣也会等着枝雀醒来,然后洋洋得意地告诉她,自己帮她治好了伤,结果没想到,见枝雀快要醒了,鸣也竟逃也似的起身穿出了墙外。

        枝雀睁眼时,只模模糊糊看见一男子背影,随后被惊得坐起身来。抬手一看,双手竟完好如初了。她拍了拍脸,貌似在仔细回想今日到底有没有用冰水洗衣服,想了半晌,脸色微红,嘴里喃喃念道:“莫非刚才的是老爷?”

        转瞬到了除夕,枝雀被安排站在院中守夜,这本是夫人为了为难她新定下的规矩,但是她也不敢怠慢,硬生生站在雪中站了一夜。

        忽而她眨了眨眼,仰头往屋顶上看去,貌似是看见了坐在屋顶的鸣也。

        鸣也此时应该是隐去了身形,只是不知为何枝雀能看见他,想来应该是上一世鸣也留了两丝神力在红菱体内,所以这一世的枝雀才能看见他。

        不过只一瞬,鸣也便消失无踪了。枝雀垂眼下来一脸疑惑,此时天也将亮了,老爷从屋里出来,递了个手炉给枝雀,又无意间捏了捏她的手:“往后你来我房中服侍。”

        枝雀一惊,下意识抬眼去看老爷,见老爷一脸笑意,她羞红了脸,将头低了下来,应道:“是,老爷。”

        直到天大亮了枝雀才动了动早已冻僵的脚,正准备回屋,结果夫人的贴身丫鬟冲过来便打了她一巴掌,随后走到她面前的是夫人。

        夫人的贴身丫鬟将她拉得跪在地上,随后将一只已经碎了的玉镯扔在她面前:“好你个贱蹄子,竟手脚这般不干净,将夫人最心爱的玉镯偷了还弄碎了,你纵使有十条命也赔不起。”

        继而她又招呼站在一旁的小厮道:“来人,将她乱棍打死。”

        几根一臂粗的棍子打在她身上,她痛得几乎断气,快死之时老爷来了,让人停了打她的动作,随后又命人将她抬到了柴房,自此便不再管她了。

        枝雀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嘴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迷糊之际,她看见一个男子走了进来,蹲在她身侧,只是她抬不起头来,看不见男子的脸。

        随后她昏了过去,昏过去时,一声长叹传了来,我抬眼去看蹲在枝雀身侧的鸣也,见他眉头紧锁,一双手捏了又捏,结果最终还是无力地垂在了身侧。

        这一回他还是没等枝雀醒来,守到枝雀将醒未醒之时便又匆匆离去。

        枝雀张了张嘴,大喘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活了过来,她哭了出来,嘴里喊着“老爷”。

        待枝雀好得差不多了,便顺利入了老爷房中服侍。

        老爷让他做通房丫鬟,说等她怀上孩子了再娶她为妾,让她再也不被别人欺负。

        她自然是相信的,于是不顾其他人的言语,也不顾夫人的威胁,毅然将自己交给了老爷。

        二十五岁那一年,枝雀终于怀上了孩子,老爷年纪大了,她怀个孩子不容易,所以即刻冲进老爷屋内,将这一消息告诉了老爷,只是她没注意坐在帘内的夫人。

        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夫人说她偷东西,遂命人将她指甲都拔了,还将她打了一顿,拳脚都往她肚子上招呼,不出意外的,她孩子没了,血流了一地。

        自此,一夜间她老了十岁。

        不过她还是没有死,因为她被扔到柴房的当晚,老爷又来救了她,将她的伤都医好了。

        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来救她的从来都不是老爷,而是鸣也。

        老爷因心疼她受了失子之痛和拔甲之苦,遂更加宠爱她,日日让她上床服侍。只是这等宠爱,换来的是夫人对她变本加厉的报复。

        又过了十年,她三十五岁,因十年间备受夫人摧残而老得仿佛五十岁的老妇。老爷不再爱怜她,不过还好,她又怀孕了,因为老爷不再来看她,夫人也对她放松了警惕,所以她的孩子才得以生出来。

        老爷老来得子,甚是开心,将孩子接了过去亲自教养,只是再也没提过纳她为妾的事。

        孩子长到五岁都没见过她几面,所以与她甚是生分,一日,孩子突然亲昵地来抱她,说要带她去看个好东西。

        她很是开心,跟着孩子来到了府中的一处湖边,谁料,竟被人一掌推入湖内。

        她此时一身的病,老如六十岁老妇,呛了好几口水才勉强浮上来,结果还未来得及往岸上游,便见自己的儿子手中拿了长竹竿,奋力冲落在水中的她打来,打得她上不了岸,也无力再游,将要沉入水中之时,她看见自己的儿子高兴地将手中竹竿一扔,扭头跑走了。

        迷糊之际,一人将她从水中拉了出来,她躺在岸边,眯着眼睛看去,隐约看见来的是一个男子。

        她笑了笑,抬手去抓住男子的手,口中喃喃道:“老爷,老爷……”

        突然间她愣住了,她手中抓着的这只手是这样的年轻,好看,绝对不可能是老爷的。

        她呼吸急促,努力抬眼去看,看见一个长相好看的年轻公子正皱着眉看着她,随后转身消失了。

        枝雀还记得,方才那位公子,正是那年除夕夜,坐在屋顶的黑衣公子。她也记得,这双手,是每次她命在旦夕时,轻抚过她额头的手。

        突然,她大哭了起来,可是喉咙沙哑,发出的哭声异常奇怪。她揪着心口,哭得歇斯底里:“错了,都弄错了……”

        后来,她连同她的儿子耘儿一道被撵了出来,夫人的理由是,耘儿不孝,竟要杀死生母,枝雀无能,教出此等大逆不道的儿子来。

        她出府时孑然一身,只带出了一身的病,和一个儿子。

        原来方才我见到的老妇便是召君的第三世,原来鸣也并不像三界所传那般,几十年才在冥界远远地见上召君一面。召君的每一世他都在,他都在努力地对她好,只是每一世的结果都不如人意。

        耳中忽然传来一声叹息:“相见争如不见……”

        下一句是“有情何似无情”。

        我心口闷得慌,喉咙一阵更咽,眼中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鸣也对召君的爱我真切在这三段回忆中感受到了,也真切体会到了他的无奈,悲哀,所以听见相见争如不见时才会心痛得无以复加。

        脑中一阵眩晕,再次睁开眼时,我站在之前的大石头旁,转头看去,才发现这块大石头便是三生石。许是因为方才我触碰了枝雀随后又触碰了三生石,才将她的三世都看到了。

        鸣也转过头来看我,随后看了眼我身旁的三生石,轻笑道:“看来小妹是看见了。”

        我抬手擦了擦脸,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张嘴时,声音更咽:“其实第三世时,她……她只是认错人了……”

        我鼻中一酸,哭得更咽难言:“枝雀定不会说出与你永世不复相见的话,鸣也,你只是和她错过了。”

        wap.

        /107/107858/28215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