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一章 雌雄难辨的火球

第一章 雌雄难辨的火球

        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我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不大记事了。

        睁开眼时,四周火红一片,也不知是谁放的火,真是扰人清梦。

        我稍稍撑着坐起身来,拢紧了披在身上的毯子,随后赤足走了出去。还没走到院门口,便听见了院外传来的聒噪声。

        “天界都在猜测我们这位帝神到底是男是女,之前他为火球时雌雄难辨,如今怕是已经修成仙身了。”

        “若是男帝神,许会念我们守了羲和宫数万年的好,将我们收入宫中,我们也不必再回老君的炉子里了。”

        没错,我就是她们口中那个雌雄难辨的火球,自此也还是分不清我到底是男是女。

        “怎么寮乘帝神还没来?羲和宫越来越热了,到时候我们真的拦不住了。”

        “复奚帝神来了,快去迎他!”

        随后院外又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她们要拦什么?拦我吗?

        我推开院门,张了张嘴,结果看到的是一众红色衣服的神仙,正面露惊恐神色地看着我,挡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神仙。

        他倒是不惊恐,而是面露笑意地看着我,随后拂了拂衣袖上的落灰,朝我信步走了来。

        “看来祖神专门为你做的这张毯子不错,不至于让你裸露着身子。”

        我低头看了眼披在身上的毯子,随后将毯子拢得更紧了一些。

        “复奚帝神,快让小帝神进去,羲和宫的大门不能开着,再继续这样热下去,下界要生灵涂炭了。”那一群红衣神仙面色更为惊恐了。

        被称为复奚的神仙点了点头,抬起手想要将我带进去,结果手指刚触到我手臂,便皱着眉收了回去。

        我下意识往后退了退:“我自己进去。”

        没想到我进了院中,他竟也跟了来,就坐在我不远处的石凳子上。

        瞧着他此时已是满头大汗,我清了清嗓子,说道:“要不然你还是出去吧,我会待在这里面的。”

        他摇了摇头:“无妨,你一个人在这里也无趣,我陪陪你。”

        自数万年前我从祖神额间落地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其他神仙,是以突然有个人坐在我面前,我还真是不太适应。但是奈何孤独太久,我也不知该和他寒暄些什么。于是,我二人就这般,一个坐在门槛上,一个坐在石凳子上,就这样干干瞪着眼。

        终于,复奚干咳了两声,打破了尴尬:“我们皆是跟随着祖神的,也算是这天界独一份的亲,待你出了羲和宫,我带你出去将这天界都游一遍,还……还比较有趣。”

        我回了他两声干笑,这下脑子清醒了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满天火红皆是因为我,我如今刚修成仙身,怕是出不了羲和宫,不过也是难得他好意,不知他是客套还是真心,总的来说,我还是得谢他一谢:“如今我出了羲和宫,怕是得人人喊打了,若日后有缘分,我定同你将天界游一游。”

        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也不知又是谁来了。

        脚步声走近,随后院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着品月素袍的神仙走了进来,抬头一见我,先是皱了皱眉,随后一双浓黑的眉缓了下来。他冲我走来,随后伸出了骨节分明,秀气好看的右手,点了下我的眉心。我愣愣地看着他的指尖,一时难免怔神。

        我躺在羲和宫的这数万年来,皆是在自焚,能修成这仙身实属偶然,更是从未体验过冰凉之感,如今我梦寐以求的感觉,全系于他指尖。

        “今日是一月的第一天,你便叫初岁吧,往后你可出了这羲和宫,随我到外面看看。”他信手给我变了一身衣衫,随后将披在我身上的毯子收了起来,最后又摊开了右手,将手伸向了我,“我叫寮乘。”

        也不知为何,我这一团火球竟这般贪凉,见他润白的手摊在我面前,手间透着沁人心脾的凉气,便鬼使神差地抓住了他这只手。

        舒适,真是数万年来从未有过的舒适。

        我紧紧抓着他的手,他也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断地给我输送着柔润的凉气。这凉气很是熟悉,我总觉得我与他仿佛已经认识数万年了般,遂鬼使神差地喊了声“兄长”。

        他怔了怔,随后便见复奚走了过来,冲我笑道:“你叫他兄长便罢,我可不是你的兄长,你叫我复奚便可。”

        寮乘没有同意我叫他兄长,也没有不同意,只是拉着我出了羲和宫,对着跪了一地的红衣神仙说道:“你们既为太上老君用三味真火做出来的仙婢,便还是守着羲和宫,也不用再回那炉子里去了。如今帝神出宫一事,你们不必往外说,随其他神仙猜测便可。”

        红衣仙子们听了寮乘这话,皆高兴得像要哭了一般,伏地不起,齐声道:“我等定看好羲和宫,不会将小帝神行踪说出去,等小帝神归来!”

        “不必了不必了。”我将寮乘那只手抓得更紧了些,“你们倒是不必如此盼着我回来。”

        这羲和宫又闷又热,跟着寮乘这个大冰块多好。

        寮乘则是转过头来帮我捋了捋额前乱发,似乎看出我所想:“我自是要让你留在我身边。”

        复奚不知何时走到了我旁边,说道:“你也可以留在我宫里,我宫里好玩儿的东西很多,保准让你玩几万年都不重样。”

        他二人所说真是说到了我心尖尖里,往后的神生,怕是会万般有趣。

        寮乘将我带到了他宫里,也不屏退仙侍,我生怕将这些仙侍灼伤,遂死活不愿进门。

        “初岁,不必害怕,如今你已是寻常神女,可以自如些。”

        寻常神女?我是女身?

        我低头看了看冰蓝衣裙下胸前的凸起,又抬头看了看寮乘平坦结实的胸脯,是了,原来男子和女子的区别在此。

        “有兄长在,我自是不害怕。”我嘴甜地拍着他的仙屁。

        寮乘住的地方四周都飘着凉丝丝的仙气,很是舒服,仙气萦绕于我指尖,竟没被蒸化,自此我才真的相信,我果真是个寻常的神女了。看来寮乘的指头很是有用,就这么一点,便把我的灼气给收了起来。

        “初岁。”走在我前面的寮乘突然停了下来,右手掌抵着我的额头,以免我撞到他身上。

        没想到他掌心抵着我额头竟会这般舒服,仙境全在于他这两只手上了。是以,我难免放纵,抵着他的掌心蹭了蹭,然后又蹭了蹭。

        “初岁。”他将我的身子扶正,“你既已修成仙身,便需承了帝神之位,如今你无仙阶是万万不行的。”

        我说:“她们不都已经叫我帝神了吗?我还需如何承帝神之位?”

        “你乃混沌之火,若是没有自保能力,很容易让有心之人利用,所以需真正上了轩宁台,受日月星辰,天地灵气加冕才行。”

        原来刚才寮乘不让那些三位真火把我的行踪说出来,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实际上并无仙阶。

        我诚实发问:“那……你们神仙……我们神仙一般都是如何取得仙阶的?”

        寮乘则是耐心回答:“一般是历劫,不一般是靠神力强大的上神传神力,这要看当事人如何选择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既然如此,历劫是怎么个历法?”

        寮乘则是眉毛不动声色地挑了挑,随后说道:“你不想找个上神给你传神力?”

        寮乘这个问题问得甚是笨拙,我方才修成仙身几个时辰,如何去寻这个愿意给我渡神力的上神?我连这天上的神仙都没认齐,拢共就认识了寮乘和复奚,这般就想着走捷径,未免太早了些。

        但我也不好直接点破他,毕竟日后我还得靠他来凉凉手,遂态度和顺道:“我自然是要靠自己的,不然可不得丢祖神的脸?”

        寮乘垂眼笑了笑,随后抬眼盯着我,也不知道他那两只眼睛是装了几吨水,实在是让人看不透。这厢我与他对视了许久,也没见他准备说什么。

        良久,他咳了咳,指了指不远处的巨石:“初岁初修成型,我也不为难你。你只需用混沌之火,将那块巨石给击碎,往后的,我再教你。”

        我扭头看向了他指头指着的巨石,这块巨石也忒大了。

        看完巨石,我又扭头看向了他,发现他正撑着下巴,一副今日就要看见这块巨石被我击碎的模样。

        其实这也不难,毕竟混沌之火乃天下万火之祖,我都是祖了,还能连一块石头都击不碎?

        我坐直了身子,酝酿了番沉在丹田的灼气,随后大喝一声,伸手朝巨石指了两下,结果我指尖干净如斯,并未出现那伴了我数万年的混沌之火。

        空气凝固了半晌,我听见坐在我身后半个身位的寮乘放下了他撑着下巴的手,随后召了个仙侍过来,说道:“今日我不去南海了,你将我之前备下的贺礼带去吧。”

        仙侍问:“帝神之前不是答应了要去撑个场子的吗?”

        寮乘说:“家里有人认生,离不开人。”

        wap.

        /107/107858/28013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