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混沌之火

第三章 混沌之火

        “无人告诉我。”我诚恳道,“我一见你便知道我与你甚是亲近,你若不是我兄长,我们如何这般亲近的?”

        寮乘听我这般说辞,才将眉头放得松和了些。他突然将我拉过去坐在他身边,然后拿起我白天未看完的古籍,说道:“阿岁,神之本源是一切力量的源泉,如何运用好本源之力,是一门学问。你的混沌之火如今被我封在了本源里,你若是想要自如使用神力是要比旁的神仙困难的,不过你不用灰心,有我在,定会让你学会的。”

        我听得似懂非懂,只觉得寮乘无比厉害,遂又拍起了他的仙屁:“混沌之火如此厉害,兄长都能将其封在我本源里,让我能如同寻常神女般自如走动,看来兄长是顶厉害的神仙。”

        寮乘唇角弯了弯,露出一抹柔和的笑意:“我们俩亲近是自然的,但是我并非你兄长,你如今刚修成仙身,自是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往后你就懂了。”

        “哦哦,好好……”我赶忙一叠声地应承了起来。

        “控制本源一事你不必着急,我会慢慢教你,反正我们时间还很多,你定能学会。今日天色不早了,你先去休息,明日我们就先从你看的这本古籍学起。”不知为何,寮乘说这段话时的语气甚是温和,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如此多的古籍,也不知道我得慢慢学多久才能学得完,一想来,实在是恐怖。

        寮乘为我准备的房间我很是满意,到处都是蓝色的纱幔,蓝色纱幔下还摆了许多亮晶晶的石头,不论是看起来还是感觉起来,我都觉得很是舒服。若是以后要搬去复奚宫中,我得让他按照这个房间布置起来才行。

        凉丝丝的仙气催我入梦,没多久我便睡了过去。

        梦中,我好像又变回了火球,浑身灼热得紧,低头一看,我又开始自焚了。以往的几万年里,我总是时不时就开始自焚,祖神留下的神识每每在我灼热难忍时,便会跑出来告诉我,我是混沌之火,三界火之本源,必须不断自焚,燃烧自己,释放热能。祖神还不忘告诉我,正是因为有了三界,才会有我的存在,如果没有三界,我早就随他一同身归混沌了。所以即使自焚疼痛难忍,我也没有逃出那一方宫殿。

        太疼了,这种灼热的感觉太过于熟悉,我不会是在寮乘的宫里又自焚了吧?若是将他这宫殿烧了该如何是好?

        我想要睁开眼,起码先回羲和宫,总不能把九重天烧了,可是眼皮太重,我无论如何都睁不开。

        “疼……好疼……”我似乎喃喃地喊了疼,结果挣扎了许久都没有爬起来。

        一丝柔润的凉气闯进我体内,涌进了我的丹田里,将那团正在自焚的混沌之火给包裹了起来。疼痛感渐退,我动了动手,结果发现自己似乎正躺在一团冰块里,凉爽异常,却又难以挣脱,那就这样吧,难以挣脱便不挣脱。

        早晨我是被门外传来的声音吵醒的。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想起昨日那团冰块,真是回味无穷,遂扭头四处看了看,到处皆没有冰块,于是又俯身看了床底,结果还是没找到。

        也不知道那团冰块是我梦到的,还是寮乘把冰块藏起来了,最糟糕的结果是,那团冰块被我给烫融了。

        “岁儿,你没事吧?”门外传来复奚的哀嚎声。

        不知他怎么了,竟这般哀嚎。我起身,推门出去,看见复奚正皱着眉,站在我昨日看古籍的那棵大树下,寮乘则是坐在复奚面前,慢悠悠地翻着手中的书。

        “我没事啊。”我朝他们走了过去,结果刚靠近大树便走不动了,面前似乎有一面透明的墙。

        “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没事的话怎么才起来?我还以为你晕死过去了,寮乘还死活不让我过去找你。”复奚怨怼地瞟了寮乘一眼。

        我说道:“昨夜抱了团冰块,舒适异常,遂贪睡了些。”

        我说完这话,看见寮乘微微挑了挑眉,随后抬起头来,看着复奚,说道:“昨夜她确实是差点晕死过去了,这都是多亏了长庚君的神力。”

        复奚满脸担忧地将我看了看,随后说道:“岁儿,都怪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如此冲动了,待我将能给你传神力的媒介找到再祝你升仙阶,你等我。”

        见复奚如此自责,我觉得甚是难为情,遂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我无甚大碍。”

        “无甚大碍?”寮乘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若是寻常神仙的神力入你体内,自是会被你体内的混沌之火焚烧殆尽,但是复奚为上古帝神,他的神力,以你现在的修为来说,自是无法去除的。你体内的混沌之火不接受他的神力,又无法自行将其排出,所以只有不断自焚。以往你还是团火球的时候自焚无非是无尽痛苦,如今你修成了仙身,自焚便会从此消失在这三界中。”

        听了寮乘这番话,我与复奚皆哑口无言,张着嘴愣在了原地。

        “竟……会这般严重……”复奚神色复杂地看着我,“岁儿,昨夜你定然万般难受,我对不起你。”

        寮乘抬手将复奚往外撵去:“初岁说了,昨夜她抱着冰块入睡,舒适无比,长庚君不必担忧,只是往后莫要再插手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了。听说不周山出现金子了,有凡人为此争得头破血流,你这个司金之神快些去管了此事才是正途。”

        “啊?竟有此事?”复奚转身就要往外走去,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不说不周山不可能产金石,就说不周山不是凡人所能达的这点,寮乘,你这个谎也撒得太不严谨了吧?”

        寮乘则是脸不红心不跳:“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行,我去看看,若是没有此事,你看我来不来闹你。”复奚冲我挥了挥手,“岁儿,等我回来!”

        “嗯……”我刚哼出了一个调,便看见寮乘转过头来看着我了,于是这个嗯也没有说完,便草草收了音。

        “初岁,过来。”寮乘重新坐好,冲我招了招手。

        我见他手中已经拿了古籍,不用想都知道今天又要开始学习了。

        我紧绷地坐在他身边,手放在桌上也不是,放在身侧也不是,是以,纠结了半晌,干脆随意抓了一本书,捏在了手上。

        “那本书你现在看不懂。”寮乘头也没抬便开始看扁我。

        其实我也有自知之明,看不懂便看不懂,这里此时就我与寮乘二人,也没什么人可以丢的。于是,我手略微僵了僵,还是把手中的书放了回去。

        气氛一时尴尬,我清了清嗓子,说道:“昨夜,我抱着的那块冰块……甚是……甚是舒适,起来却遍寻不到,兄长……寮乘,你可还有?”

        寮乘淡定地点着头:“自然是有。”

        “那能不能……”

        “不能。”

        我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斩钉截铁,却也明白比冰块是他的,我自然是抢不来的,遂眼睛瞪了瞪,便还是落了下风。

        “你需要之时,我自会给你。”寮乘抬起头来看我,“初岁不要贪多才是。”

        “自是不贪多。”我想笑,却不敢在寮乘面前明目张胆地笑,说完了这句话,我才将头偏到一边,咧嘴笑了起来。这般说来,我便何时想要这冰块便何时能得了,只要我能稍微控制体内的混沌之火,到时候引火自焚,冰块不是自然便来了?

        “行了,嘴都咧到后脑勺了。”寮乘的声音自我脑后淡淡传了来。

        我抿了抿唇,故作无辜地把头转了过来,看着寮乘:“那便开始今日的学习吧。”

        学习这些古籍总是无比枯燥的,但是寮乘答应我,待我能使出混沌之火的时候,他便给我奖励。他是很仗义的,不论我使出的混沌之火模样如何,成色怎样,都给我奖励。我猜他给我的奖励应该是那晚的冰块,如此这般,我便有动力了。

        我没日没夜地背诵理解古籍上那些字的含义,又没日没夜地催动体内的混沌之火。终于,在一个月后,我食指中指的指缝中,有一丝混沌之火颤颤巍巍地流了出来。

        此时寮乘竟不在瀚云宫内,他竟错过了我使出混沌之火的场景。我使出这一丝孱弱的火苗已是用尽了力气,若是等他回来我使不出,他不是就不承认了?

        见落在地面的火苗奄奄一息,我吓得蹲下去想要把它捧起来,藏在衣服里,让它留到寮乘回来。结果我蹲得太快,带起的风将地面的小火苗给扑熄了。

        火苗熄灭后竟一点痕迹都不留,哪怕有一丝黑烟,我将黑烟收起来,也勉强能证明证明,结果这下我的努力全部白费了。

        “你我同是混沌之火,你为何要如此欺负我?”我看着手中的空气,声音颤了颤,有液体源源不断地从我眼里流下来。

        也不知流的这是什么?真是稀奇了,我做火球做了几万载,还没见到能有液体在我体内不被蒸干的。

        我抬手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低头一看,也不太明白这是什么。

        “初岁。”

        寮乘回来了。

        我急忙起身,想要告诉他我刚才已经使出混沌之火了,结果还没说话,却见他皱了皱眉,快步朝我走了过来,抬手将我眼中流下的液体擦了擦:“谁欺负你了?”

        不知为何,他说了一句话,我更是心酸难忍,更咽着指着刚才混沌之火熄灭的地方:“我刚才使出混沌之火了,但是它又被我扑灭了。”

        wap.

        /107/107858/28013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