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原来你是猪仙

第四章 原来你是猪仙

        寮乘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后更加轻柔地擦了擦我脸上的液体:“既使出来了,你为何要哭?”

        我眨了眨眼睛,提醒他这句话的另外一个重点:“我是使出来了,但是它被我扑灭了,你看不见我使出的混沌之火又如何信我?你不信我,又如何给我奖励?”

        寮乘竟笑了笑,在袖子里面摸索了起来:“初岁,你说什么我自是都相信。”

        摸索了一会儿,他拿出了一个通体橙红,模样精致的玉珏出来:“这是赤乌珏,你戴着,可保你运用混沌之火时不被伤着。”

        “我不要这个,我想要冰块。”我看着他。

        寮乘却像听不见我说话一般,直接将赤乌珏挂在了我脖子上:“西北大荒鲛人族叛乱,我得领兵,所以会有一段时日不能陪在你身边,有了赤乌珏我起码不会这么担心你。你要将它好好戴着,等我回来了再给你冰块。”

        我皱了皱眉,连连追问:“西北大荒?那是哪里?你会有危险吗?我的冰块你可得记得给。”

        寮乘则是将我的问题一一答了出来:“西北大荒是不周山一带,我不会有危险,你的冰块我一定会记得给的。”

        我问:“不周山?不是一月前复奚去的地方吗?说起来竟一个月未见他了,他是还在不周山吗?”

        寮乘点了点头:“之前他去不周山时,发现有几个鲛人正在挖掘不周山西南一角,为此还打杀了生活在不周山的小仙。复奚见此,便把几个作恶鲛人就地斩杀了,结果有只幼鲛躲在海底,正好看见了这一幕,鲛人族便趁机起兵,想要反了西北大荒九尾天狐一族。因鲛人一族早已布好阵法,所以打了九尾天狐一族措手不及,老狐王前些日子正好去了南海参加婚礼,还没赶回来,九尾天狐一族便就近向天界发出了求救信号。”

        我听了半天,听得云里雾里,便诚实发问:“鲛人在不周山西南角挖什么?是挖出金石了吗?”

        寮乘拉我进了他住的屋子,随后让我坐在软垫上:“不周山并无金石,鲛人挖不周山,是为了提前备好阵法,好打九尾天狐一个措手不及,结果被复奚发现了,所以不得不提前挑起战事了。”

        “那,为什么复奚将鲛人打杀了,鲛人要借机向九尾天狐一族起兵呢?”我正思考得仔细,并未注意到寮乘已经递到我嘴边的一块桃花酥,待注意到时,桃花酥已经进了我嘴里。

        寮乘将桃花酥喂进我嘴里后,又倒了杯香喷喷的茶递给我:“九尾天狐一族有人正好看见复奚杀了那几个鲛人,又不眠不休地修复不周山的山体,便回到族中弘扬复奚的英勇事迹。鲛人便以九尾天狐一族攀附帝神,借机打压他们为由,起兵攻上了西北大荒的千秋林。”

        我喝了口香喷喷的茶,问道:“复奚此时还在修复不周山吗?”

        寮乘抬手将我粘到脸上的桃花酥给擦了擦:“不周山山体复杂,山神无法自行修复,此时若是找司土的镇星君去修补,怕是过于刻意。所以为了此事自然揭开,又不显得天界偏向九尾天狐一族,只好麻烦复奚走一趟了。”

        我这回听懂了,连连点头:“你提前知道这件事了,又怕由你自己去会露馅,所以让毫不知情的复奚去,便不会被看出破绽。”

        寮乘嘴角弯了弯:“初岁果然还是聪慧的。”

        我叹了叹气:“这鲛人族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做什么去打杀人家九尾天狐一族?”

        寮乘紧接着又为我解起了惑:“鲛人一族本来是生活在东海的,被东海龙王管理,但是他们不满寄居人下,曾想过反了东海龙王,结果被撵出了东海。其他三海也不愿接纳他们,他们便逃到了西北大荒不周山下。本来四海龙王见他们都逃到此绝境了,便也打算就此放过他们了,结果他们不满来西北大荒还得寄居人下,便早早做了造反的打算。”

        我捏着拳头捶了捶桌面:“竟有如此之辈?寮乘,你此番一定要得胜归来,可不能让九尾天狐一族白白受了欺负。”

        寮乘的视线挪到我砸桌子的拳头上:“初岁可将心放在肚子里。”

        我颇为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那我便在这瀚云宫里等你回来了。”

        寮乘抬眼来看我:“我去西北大荒的这段时日,你也不能落下学业。我帮你给元始天尊递了名帖,这些时日你便去昆仑山学习,那里都是各仙族的佼佼者,学习氛围不错,对你来说定是大有裨益的。”

        我在寮乘的悉心指导下,一个月了才使出一丝火苗,如今还要去昆仑山,在这么多佼佼者面前丢人现眼,一想到这里,我便焦虑不堪:“不行不行,我蠢笨至极,定是不能同那些佼佼者一道学习的。”

        寮乘见我眉头锁成了一座山,遂安慰我道:“初岁,你的混沌之火被我封在本源内,也仅一个月便摸出本源门道了,谁说你蠢笨?你也修成仙身许久了,是该出去交交朋友了。”

        我想了想,说道:“你和复奚同我一样,都是上古帝神,你俩可曾拜入师门学习过?”

        寮乘倒也诚实,没有编出谎话来诓骗我:“我与复奚出生时还没有这三界,自是没有拜师学习。”

        “你看你看。”我急了,“你们都是自然有了此般神通,到了我,却还要去拜师学习,这说出去,我这帝神便要遭众神仙嘲笑。”

        寮乘被我逗笑:“初岁,你不必如此想。我给元始天尊递名帖时,也只是说你叫初岁,暂时在昆仑山同众仙一起学习。你不是以未来帝神的身份,也不是去拜师。”

        我确实是蠢笨,此番寮乘煞费苦心给我寻了个临时师父,我也不好拒绝,遂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还是同意了。

        寮乘知我不认路,是以在领兵出发前,先将我送到了昆仑山,跟元始天尊打好招呼,才放心离去。

        我自修成仙身便只见过一些神仙,这些神仙除了寮乘和复奚,便是守在我羲和宫外的三味真火和寮乘宫中的仙侍了。此番我刚到昆仑山,便看见密密麻麻的神仙自山下飞来,我又是站在元始天尊身侧的,是以,他们每个神仙都要过来跟元始天尊行个礼,行礼之时,还不忘瞟我一眼,我被吓得拔腿就想跑,结果刚转身,便被元始天尊给拦了下来。

        元始天尊是个慈祥的白胡子老爷爷,他拦我后,转过身来冲我笑了笑:“辰君和我说过,你认生。不过这些孩子都不是坏人,你和他们多接触接触便不会再认生了。”

        我干干笑了笑:“我不认生,不认生。”

        “我帮你给他们打个招呼,定不让你觉得相处起来尴尬。”随后,元始天尊将我带在身侧,给坐了满满一屋的神仙介绍了起来:“这是初岁,接下来便要同你们一道学习,她有些认生,你们切不可吓到她。”

        这哪是帮我打招呼?这明明是公开处刑。

        我虽然在笑,但是嘴角极其僵硬,可想而知,此时我的模样定是极其可怖的。

        元始天尊门下的弟子五花八门,什么种类的仙族都有,不过个个皆仙力雄厚,都是仙才。相较之下,我着实是显得庸碌了些。

        我虽自知庸碌,但是元始天尊也不给我私下里自己知道的机会。

        第一堂课,便是让各个弟子皆上前展示一番。

        我虽躲到了最后,但是还是被各个热情的弟子推了上去。既已如此,我也不好再推脱了,纵使今日再丢脸,想必往后他们也是不认得我的。

        有了如此心里建设,我便壮着胆子施展了起来。结果这次混沌之火也没有给我面子,竟连一丝火苗都没出来。

        我愣在原地了半晌,正脸皮发烫之际,一神仙将我拉了下去。

        许是我太过于弱了,其他神仙皆不言语,还是元始天尊佯装咳嗽了几声,这件事才算过去。

        我浑浑噩噩了一会儿,就听见旁边有人在说话,此人一个劲儿地喊着“小仙子”,既冲着我的耳朵喊,想必是在喊我了。

        我转过头去,看见的是一个男子,年岁颇长,看起来竟比活了好几万年的寮乘还大。按道理来说,我也活了几万年,如今这般,倒不知道该唤他什么了。

        他继续问了起来:“小仙子,你是哪家的?”

        “我……”我刚准备报出寮乘的名号,但又觉得我方才如此丢脸,此时定是不宜将寮乘报出来丢他的脸的,遂在脑中想了想,平日里读古籍,看见了哪些仙族的名字。

        “朱……”

        我本想说朱焱鸟的,结果刚说了一个字,那人便斩钉截铁道:“猪仙啊,百年前,碧韵元君在凡界捡到了一头小猪,心生怜悯,便将它点化成仙了,没想到百年过去了,猪仙一族竟生出如此好看的仙子来。你此番既入得了元始天尊的讲堂,想必是碧韵元君帮你求来的吧?”

        我嘴角僵了僵,也不想与他多说,便干脆点头,连应了好几声“是是是”。

        wap.

        /107/107858/28013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