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灵鹊一族

第五章 灵鹊一族

        那人嘴角咧到了耳朵根:“我是与你有些区别的,我的出生要好上许多,我乃赤鱬族今年的顶尖之人,是自己挣的资格入的元始天尊的讲堂。”

        “赤鱬……”我在脑子里仔细回想了一番,这个仙族的真身到底长什么样,“是鱼……”

        “对对对。”那人急忙接口道,“是鱼,与鲛人族同宗,还是挺不错的。”

        “赤鱬的真身……”我又开口说了话,结果这句话还没说完,又被打断了。

        “是鱼,是鱼,行了,元始天尊开始讲学了,不要再讨论了。”那人突然摆了摆手,随后端正坐着,像是方才说话的不是他一般。

        我挑了挑眉,瘪了瘪嘴,学着他们的样子坐了起来,结果还没坐稳,便感觉身后的衣服被轻轻拉了拉。

        我转头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相貌周正的神仙,仔细想来,好像是方才将我拉下来的神仙。

        那人说道:“仙子不必在意,赤鱬真身奇丑无比,逑笠自是不愿与你讨论的,你可以同我说话,我陪你聊天解解闷。”

        我回头瞄了一眼元始天尊,发现他根本就不看下面的神仙,只自顾自地闭着眼睛在那里一个劲儿地说着什么。

        那人又说道:“我的真身是灵鹊,我叫林丘,这便算是与仙子互相认识了,往后仙子有何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我。”

        我见林丘长相随和,与逑笠比起来甚是顺眼,遂往后挪了挪,挪到了林丘身边,随后冲他笑了笑:“往后便有劳仙君了。”

        元始天尊讲学,讲的东西听起来比寮乘平日里给我讲的难懂多了,我虽然听不懂,但是总想着是寮乘把我送进来的,遂还是梗着脖子,硬生生坐了七日。

        第八日我刚从元始天尊给我安排的住处往讲堂去,便见逑笠双手负在身后,鼻孔朝天,堵在我面前。

        我见他没有挪动的意思,便往旁边跨了一步,打算贴着旁边的仙树,挤一挤便过去了。谁知,我刚抱住仙树,突然被逑笠一声吼给吓到了。

        “初岁,我早就知道了,原来果真如此。”

        我皱了皱眉,扭头看向他:“什么乱七八糟的?”

        逑笠收回了瞪着天的鼻孔,用两只小眼睛看着我:“从第一天到讲堂开始,你便爱慕我。这些天,你坐在我身后,总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不曾挪动眼睛。今日我便赌你爱慕于我,结果赌赢了。”

        “啊?”我愣了愣,因为逑笠把通道堵住了,所以我得一直抱着仙树,“你赌赢了?我怎么了?”

        逑笠信心满满道:“今日休学,你却还是早早出了门,定是想在讲堂门口碰碰运气,没准能遇见我。初岁,你如此煞费苦心地与我制造偶遇,如今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你也不算是错付。”

        我脑子突然很乱,正整合他说的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结果突然感觉有阴影压了下来。回过神来一看,逑笠正张开了双臂,想要过来抱我。

        我左右看了看,躲无可躲,便奋力往仙树旁边挪了挪,结果又被逑笠给追赶上了。

        “初岁,我也心悦于你,我不嫌弃你真身是猪,如今你也别再故作娇羞了。”

        “停停停停停!”我胡乱拍打着手,“你误会了误会了,我何时爱慕你了?你可不要乱说!”

        逑笠微微笑了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你在讲堂上痴痴盯着我看,我已经知道了,你盯了我七日,还说不是爱慕我?”

        我侧跨一步,终于双脚落地:“什么?我盯着你看?我明明是盯着元始天尊看。”

        逑笠渐渐逼近,并不像是要作罢的模样:“你别害羞了,那今日休学,你出来遇我,这又怎么解释?”

        见他自恋狰狞的面容,我转身就跑,边跑边说道:“我求你了,这位仙君,我不知道今日休学,若是知道,我定不会出门,更不会遇见你的。”

        “初岁,若是你跟了我,我明日便能去你族里提亲。”逑笠依旧不依不饶。

        一个救星从天而降:“逑笠,你大白天耍流氓?”

        我二话不说,躲在了救星身后,仔细一看,救星乃是林丘。

        逑笠见林丘护住了我,遂皱了皱眉,语气不快:“林丘,你多管什么闲事?初岁明明就害羞,如今你在这里,她怎么跟我表明心意?”

        林丘哼了一声,说道:“逑笠,以往讲堂但凡来了一个仙族地位不如你的女仙,你便非要硬着脸皮往前凑一凑,你耍流氓这么多次了,可有哪个女仙屈服于你?前几年你刚把几个仙子吓走,如今又来吓初岁,你也不照照镜子,你长成如此模样,你配得上初岁吗?”

        许是被戳到了痛处,逑笠瞬间脸色通红,语气凶狠:“林丘,每次你都要英雄救美,我也忍你很久了。好啊,既然你如此喜欢出头,那便来与我打一架,你输了便休要再管我和初岁的事。”

        “好啊,你输了便自行离开讲堂。”说着,林丘突然朝逑笠飞了去,不浪费片刻时间,直接打了起来。

        二人打得热火朝天,我却站在一旁觉得甚是糊涂。年轻一辈神仙确实过于热血了些,我在旁边看了半晌,也没见他们分出胜负,困了,又不好意思丢下林丘回去睡觉,便随意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撑着下巴,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睡了大半天,还是林丘把我叫醒的。醒来时,正好看见逑笠皮包脸肿地坐在地上,眼神却是恶狠狠地盯着林丘与我。

        林丘挪过来挡住了逑笠,我抬头一看,他亦是皮包脸肿。

        “初岁,快走!”林丘抓着我的手臂,带着我朝昆仑山下飞了去。

        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转头一看,逑笠正龇牙咧嘴地跟在我和林丘身后。

        方才我醒来时看见逑笠皮包脸肿地坐在地上,还以为这一架应该是林丘胜了。现在看来,俩人也许打了个平手。

        昆仑山下有一条又宽又长的河,眼见着我飞得离河越来越近,遂挣扎了一番,打算摆脱林丘的桎梏,避开河。我毕竟是一团火,还没学会如何与寮乘之外的水和平共处,总是要避开些的。

        结果林丘见我挣扎,竟捏着我的手更用力了几分。随后,我与林丘二人皆被追过来的逑笠撞进了河里。

        我也不会浮水,被水一淹便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这厢我正努力睁着眼睛憋着气在水里胡乱刨着,往下沉之际,原本已经上岸的林丘又跳了下来。

        他还算仗义,一跳下来便朝我游了过来。我见救命稻草来了,便急急伸出两只手去拉他。

        林丘拉住我的手后,顺势将我往他怀里扯,我轻飘飘地落进他怀里,便见他撅着个嘴就冲我脸凑过来了。

        也不知他搞什么幺蛾子,我艰难地抬手将他嘴拦住,随后指了指河面,示意他将我带上去。林丘脸色有些难看,不过最终还是将我拉了上去。

        果然火球还是得离开水才行,我刚爬上岸便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正麻利地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却看见林丘瘫倒在河岸,似乎已经动弹不得了。

        林丘仰着煞白的脸看向我:“初岁,你知道吗?我是灵鹊。”

        我蹲了下来,免得他抬头看我:“知道啊。”

        他又接着说:“那你知道灵鹊是旱鸟,碰不得水吗?”

        我一时有些怔愣,莫非他是想要我负责?

        林丘叹了叹气,软趴趴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结果又摔在了地上:“灵鹊若是长时间碰水便会灵力外泄,枯竭而亡。方才我为了救你,泡了太久的水,如今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竟这般严重?可有药石能医?我去替你寻来。”我东张西望了片刻,想着从这里回瀚云宫需要多久,寮乘宫中必然有灵石神药,我借上一借总能救林丘一命的。

        谁曾想,林丘见我要走,突然发力将我手拉住了。我正惊讶之时,又见他重新瘫倒在地。

        他说:“没有药石能医,如今只有你带我回族中好好将养将养了,我族中灵气旺盛,你照顾我些时日,我便能好转了。”

        我想了想:“也行,那我们现在走吧。”

        我俯身去将林丘扶起来,突然想到方才是逑笠将我俩撞进的水中,可是此时却没看见半点他的人影。他竟消失得无声无息,像是就是为了将我和林丘撞进水中一般。

        林丘柔弱地靠在我肩上,说道:“逑笠这种仙族有些特殊,他只要一落入水中便会恢复真身,他的真身又奇丑无比,想来是刚才显露真身的时候就顺着河游走了。”

        此刻逑笠不在正好,要不然我可打不过他。

        由着林丘带路,我们七拐八拐拐进了一处林子里。林子里面的仙树上有许多树包,树包外围着许多鸟儿。

        林丘为我解惑道:“我们灵鹊一族保留了鸟的习性,所以都是住在树包里的,你现在看到的树包外面的灵鹊正在筑巢,以真身筑巢会方便很多。”

        我点了点头,又由着林丘指路拐进了一个树包里。

        wap.

        /107/107858/28013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