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娇柔男子

第六章 娇柔男子

        林丘这个树包朝向不错,此时太阳正好能够照进来,驱散了些树包里的阴寒之气。

        我正打算把他挡在窗口处的几个大瓶子挪开,让太阳完全照进来,结果刚抱住瓶子,便听见林丘哼了一声。

        林丘娇柔道:“初岁,我快不行了,你快来看看我。”

        听见他此般声音,我浑身一哆嗦,抱着瓶子的手一抖,差点将他的瓶子摔碎。

        见我还未赶过去,他更加变本加厉了,一个劲儿地催促着我。

        我无可奈何,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即刻将手中的瓶子放下,转身朝他跑了去,随后安抚他道:“你快别说话了,你得好好静养,睡一觉就好了。”

        林丘没听出我话中的意思,继续娇柔道:“我好难受,初岁,你救救我。”

        见他面色通红,眼神迷离,许是真的很难受,我不免生了怜悯之心,捏着嗓子,放软了声音道:“我该如何做?”

        林丘慢悠悠地眯起眼睛看着我:“你就这样陪着我就好了,你在我身边我就舒服许多。”

        想来他也许是病糊涂了,我便提醒他道:“你说过需要寻一处灵力旺盛之地养伤,此地在何处?我带你去。”

        林丘有气无力地朝我这边挪了挪:“我族中任何一处都灵气旺盛,我房中的灵气又尤其旺盛,所以我们不需要挪地方了。”

        我扭头将他这个树包上下左右都看了看,实在是没感觉到灵气有多旺盛。不过也许是他们鸟儿对于这种灵气很受用,既然他说不用挪那便不挪吧。

        林丘靠在枕头上盯着我看,我也不甘示弱盯着他看,我俩就这样互相盯了一会儿他便睡着了。

        我从未来过他族中,自是不好到处乱跑,便干脆搬了个凳子坐在窗边,闭着眼睛晒了会儿太阳。

        太阳之火也是从我本源中来的,我没想过有一天我竟然需要靠自己的火来取暖,也许是因为寮乘封了我的混沌之火,也许是因为此时林丘这个树包太过阴凉。

        我晒了一会儿太阳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正好听见林丘在叫我,迷糊之际,我转头去看他,见他正坐在床上,看我看得出神。

        许是我流了口水?我胡乱擦了擦脸,几步走到他床边,关怀道:“你可是渴了?”

        林丘摇了摇头:“你饿了吗?若是饿了我便叫人来给你送吃的。”

        我是来照顾病人的,实在是不好意思说我其实已经很饿了,但是此时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噜”了一声,免了我再开口说话。

        林丘笑了笑,两只手合在一起拍了两下,不多时,一排灵鹊仙子便端着吃食走了进来。随着吃食进来的,还有一位中年妇人。

        她一进来便打量着我,在我身边转了一圈后,仰着头哼了哼,又招呼着一众仙子出了林丘的树包。

        对于她打量我一事我暂时摸不着头脑,但是也懒得去问了,直接拿了碗筷,扭头去问林丘:“你想吃点什么?”

        林丘撑着想要坐起来,结果还没坐稳,又滑了下去。他此时果真娇弱得不行,我急忙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又问了一遍:“你想吃点什么?”

        林丘靠着我的肩头,孱弱得像只小鸡:“若是你喂我的话,我吃什么都行。”

        得了他这句话,我将他靠在我肩头的头挪开,几步走过去夹了些菜,略有笨拙地喂他吃。手中的筷子总是不听话,夹住的菜还没递到林丘嘴里,便掉了下去。也不知道以前寮乘喂我吃桃花饼时是如何稳当地送到我嘴里的。

        在将林丘衣襟处都沾满了油后,我终于将一块白菜喂进了他嘴里,此时我手臂已经十分酸涩了。

        这时一位仙子适时地走了进来,将手中的粥递给了我。

        我皱眉看了眼手中的粥,难免责备了仙子几句:“既有粥,为何不早些送来?你们这里的筷子也太滑了,我总握不稳。”

        见仙子始终低着头不打算回应我,我叹了叹气也便作罢了,揉了揉颤抖的右手,又拿起勺子盛了一勺粥给林丘,果然,用勺子方便了许多。

        我总是怀疑其实林丘树包里的灵气并不旺盛,甚至还有些匮乏,若是不匮乏,林丘也不可能像只孱弱的小鸡一样躺在床上足足七日还不见好转。

        坚定了我的想法后,我决定带着林丘四处转转,让他寻一处真正灵气旺盛之地躺下。

        我刚把想法告诉他,便被他拒绝了。

        他靠在床头,孱弱地笑了笑,伸手过来拉住我的手:“这些日子你将我照顾得很好,我身体已经无碍了,再躺些日子便能彻底好了。”

        见他如此执着,我便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实在是孱弱,说了两句话便睡了过去,我又搬了凳子坐在窗边,可惜此时太阳已经西下,没这么暖和了。

        我刚将寮乘送我的赤乌珏从衣襟处抽了出来,还来不及把玩,便听见了窗户下站着的几个仙子的谈话。

        一个说:“也不知我们家君上多久才能好转,也是他仙力高深,换作旁的灵鹊,恐怕早已魂归三途了。”

        上仙以下阶品的神仙死后只能魂归三途,而上不了太虚。林丘此时也只是地仙的仙阶,就更别说其他的灵鹊了。

        一个说:“君上带回来的那个仙子,我瞧着竟像是一点仙法都不会的,就更别说有仙阶了。也不知道君上看上她什么了?难道就因为她貌美?”

        她虽夸了我貌美,但是结合整句话来说,像是在说我是个花瓶子,并无实用。我斟酌了一番,若说我无用,这其实也不太准确,我自焚了这数万年,没有功劳也还是有苦劳的。

        一个又说:“这回我们君上是真的动情了,他何时对哪个女子这般痴情过?竟舍命相救,我们君上真的太命苦了。”

        我正听得认真,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转头一看,林丘顶着张煞白的脸走了过来,走了几步便像要摔倒的模样,吓得我急忙起身去扶他。

        他靠着我站稳后,走到窗边将方才在闲聊的仙子撵走,随后转过头来一脸歉意地看着我:“初岁,你别听她们瞎说,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我客套地摆了摆手:“无事无事。”

        林丘低着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整个人瘫软了下来,下巴架在我肩膀上,两只手臂紧紧将我箍住:“其实她们不全然在瞎说。”

        我站在原处努力支撑着他的身体,完全来不及去细想他说的话。

        他下巴原本架在我肩膀处,突然往上移了移,移到了我耳朵边:“我心悦于你,这点她们没有瞎说。”他嘴里的热气缠在我脖颈处,搔得我痒得慌。

        我偏了偏头,躲开了他的嘴:“待你好了……”

        我话还没说完,他便抬起头来盯着我,追问道:“待我好了便如何?嫁给我吗?”

        他眼神炙热,盯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为了体现我的诚意,我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暂时还没想过成婚这件事。”

        他又继续问道:“你不喜欢我吗?”

        这可被他问住了,何为喜欢?若是拿逑笠来做对比的话,我确实是喜欢林丘的,毕竟他为了救我成如今这般模样,为人很是仗义,我自是没有理由不喜欢他的。

        他没给我多余的思考时间,又说道:“初岁,你若是不喜欢我,又怎会在这里仔仔细细地照顾我这么久?所以,你喜欢我吗?”

        我被他问得快了,也脱口而出道:“也是喜欢的。”

        林丘听了我这句话,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他突然抱紧我,声音有些颤抖:“太好了,还好你喜欢我,还好你也喜欢我。”

        我不知如何安抚他,便拍了他背两下,手刚收回来,便见他抬起头,脸朝我这边凑了过来。

        他的呼吸离我越来越近,眼瞅着嘴要贴过来了,我赶紧抬手去拦他的嘴,颇有疑惑道:“你老是噘个嘴凑过来干嘛?”

        林丘先是震惊,随后是沉思,最后是了然:“原来你不明白这些东西,不过不要紧,以后我可以慢慢教你。”

        他将嘴收了回去,继续说道:“刚才我要做的只是互相爱慕的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事,我们可以慢慢来。”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林丘拉住了我的手,说道:“初岁,你可愿嫁给我?”

        这就要嫁给他了?男女之事的进展都是这般快的吗?

        林丘又说道:“你我成婚后,感情肯定会更加深厚,到时候也许能得到芷尾花。我见你迟迟没有办法提升修为,有了芷尾花便可助你直接飞升成地仙。这芷尾花是长在太虚之境的,所以你应该没有听说过,我也是从一个侍奉过初代上仙的姑姑那里听来的。芷尾是有情之花,只为有情人盛开,我对我们的感情有信心。”

        竟还有这种好事?为何之前寮乘都没跟我提起过此花?

        林丘仍旧盯着我:“因芷尾能够快速提升修为,所以上古神祇们不愿其他神仙走此捷径,便没有说出来。不过此事一定是真的,你愿意试一试吗?”

        不错啊,很让人心动。

        我想了想,纠结了一会儿后,说道:“可我兄长还在外没回来,得等他回来。”

        wap.

        /107/107858/28013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