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一杯酒

第七章 一杯酒

        林丘这伤好得快起来,竟又这般神速。

        自从上次我和他讨论成婚之事后,仅仅过了三日,他便好得跟没事人一样了。

        见我来他这林子这么些天了都一直待在他树包里,他便带我出去转了转。

        刚绕过几个树包,一个人竟匆匆冲了出来,差点撞到我身上。

        林丘伸手将我护在身后,见我无事后,即刻便转头过去将来人骂了一顿。

        我歪头过去看了一眼,看见冲过来的是一个小仙子,她皱着眉,两只眼睛眼泪汪汪的,看的却不是林丘,而是我。

        被她这般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倒是有些怪不好意思,遂将林丘拉到一旁,冲着她说道:“无事,你走吧。”

        小仙子听了我说的话后,又把视线挪到了林丘身上,依旧眼泪汪汪。

        林丘转头过来看了我一眼,随后给我介绍了起来:“她叫连云,是我小妹,很是胆小,初岁你别见怪。”

        我自然是不见怪的,为了向她表达我其实是个体贴之人,遂捏了一角衣袖,抬手便要帮她擦眼泪。结果我手还没碰到她脸,便被她大力拍了下来。

        将我手拍下后,她又扭头看了眼林丘,随后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闪身钻进了旁边的树包里。

        林丘拉住我被连云拍打的手,颇为担心地问道:“怎么样?手没被打疼吧?”

        我摇了摇头,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随后继续往前走去:“你不必如此担心,就是被拍了一下而已,能疼到哪去?”

        林丘又拉起我的手,两眼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道:“就算你的手不疼,我却也心疼。初岁,我心悦于你,心疼你也是应该的。”

        随后他又继续说道:“连云今日心情不好,是因为我阿娘要把她许配给黑熊精。”

        黑熊精?我记得之前寮乘给我看的古籍中就有一本妖录,里面记载的黑熊精其实也不错。黑熊精现在虽为妖,但是之前好歹也是某个上仙的坐骑,只是后来犯了错,被打回了妖界。之后世世代代的黑熊精都做了妖,仙界也讲究一点,罪不及三代,距离黑熊精犯错已经过了几百年,现在的黑熊精也算是清白之身了。再者说,黑熊精的实力不弱,化为人身后又黑又壮,颇有英气。细细想来,此姻缘也是不错的,遂说道:“如今黑熊精一族的实力也不错,是很有前途的妖族。”

        林丘听了我的这一番说辞后,叹了叹气,愁眉苦脸道:“初岁,你不明白,黑熊精虽然实力不凡,但是他们这个妖族中的妖各个暴虐成性,凶狠异常,不会怜香惜玉,若是连云嫁过去了,指不定以后要过什么苦日子。”

        林丘说的这点古籍上倒是没有记载,如此说来,这段姻缘又是万万不能行的了。

        林丘见我思考得仔细,便岔开了话题:“连云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与我的婚事。既然你兄长还没回来,那你便随我一同去见见我娘吧,我娘早都想见一见你了。”

        于是我与林丘走回他的树包后,又绕了几绕,最终停到了一个更大的树包外面。

        我正抬脚往里走,结果被站在门口的人给拦了下来。见林丘同样站在我身边没往里去,我便也不再往里走,而是退了两步,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我与林丘在树包外面站了约摸一盏茶的时间,树包里面才传来了说话声:“丘儿,带她进来吧。”

        这一次林丘拉着我进去倒是顺畅无比了。

        我与林丘进了树包,又站在大堂中间站了一盏茶的功夫。坐在堂上的人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随后命人搬来了两把椅子。

        我刚坐下,还没坐稳,堂上之人便咳了两声。咳嗽声之大,把我吓了一跳。

        林丘拉了拉我的衣袖,还来不及将口中的话说出来,堂上之人便说道:“坐了便坐好,在那里动来动去的像什么样?”

        “林丘之前和我说过,你是猪族的。虽说我们灵鹊一族的地位要比你们猪族高上不少,但是我也没有瞧不上你的意思。既然你诚心要与我丘儿成婚,那便早日把你兄长寻回来,让他来跟我商量成婚之事。你们地位不高更需要注重礼数,你兄长一直不回来也不是个事。”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说了起来,“我见你模样生得还行,就是不知道身体好不好,你嫁给我丘儿定是要赶紧为丘儿开枝散叶的,毕竟我丘儿是这一族之长,他年纪也不小了,该有后了。在你们成婚之前。我得先要确保你能为我丘儿开枝散叶才行。”

        说完这一大串后,她挥了挥手,门口随即冲进来三个雄壮的女人。

        林丘见她们冲上来便要将我拿下,便拦在了我身前,冲着堂上之人说道:“娘,初岁不需要做这些。我心悦于她便不会看重开枝散叶这些问题,你现在这般不是折辱她吗?”

        林丘的娘走了过来,将林丘一把扯开,转头命三个雄壮的女人拿住我:“丘儿,平日里什么事我都由着你,如今你想娶猪族之人我也不说了,但是开枝散叶这个问题你必须得听我的,不然的话你们俩人休想成婚。”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林丘的娘把话说完,三个雄壮的女人俩人抓我手,一人捧我脸,就这样捏了半晌,随后皱了皱眉,附在林丘娘的耳朵边说了什么,说完便退了下去。

        林丘的娘看了我一眼,眼神古怪,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我早些将兄长找回来,随后便让我走了。

        我走出了三个树包这么远也没见林丘出来,他们这里的树包都长得一个样,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回去,便干脆随便找了一个树墩坐了下来,想着等林丘出来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等了半天也没见林丘出来,却等来了连云。

        连云步履匆匆,貌似没看见我,直接走进了林丘娘的树包里。他们三人又在树包里待了半晌,林丘和连云才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他二人出来时皆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结合方才的情况来看,我还真有些担心是不是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林丘出来时倒是看见我了,他三两步跑了过来,连云则是钻进了一个小道,消失在了树包后面。

        林丘一过来便拉着我的手捂了捂,随后一脸歉意地说道:“初岁,你怎么坐在这里?天还这么冷,你坐了这么久肯定冻坏了吧,我们快回去吧。”

        见他绝口不提刚才他们在树包中讨论之事,我便主动问了起来:“你们在里面讨论这么久,是不是我身体有问题?”

        林丘笑意融融:“别瞎想,方才我们是在讨论成婚事宜,我先把成婚需要的东西准备好,等你兄长回来了我们便即刻成婚。”

        原本休学只休两天的,因林丘之前病了,我便跟原始天尊告了假,在他树包中照顾了他些日子。本来是要回去继续上学的,但是林丘说虽是他准备成婚的东西,但是需得我亲自挑选,免得他准备的我不喜欢,所以他便主动去跟原始天尊告了婚假。既然他也告了婚假,那我便安心在他这林中住了下来。他给我安排的树包就在他树包旁边,离得很近,也方便我每日去他房中挑选成婚的东西。

        每日来林丘树包中送成婚物品的是两个小仙子,模样可爱,也爱与我说话。

        她们展开婚服对着我比了比,随后毫不吝啬地夸赞我:“初岁仙子真美,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神仙,与我们君上很是相配。”

        夸完我又开始夸林丘:“我们君上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好男子,对初岁仙子如此温柔体贴,面面俱到,连耳饰都要自己亲自去挑选才送来给初岁仙子看,初岁仙子当真是好福气。”

        她们夸到这里便被林丘赶出去了,林丘拉住了我两只手,随后拉着我手的两只手挪到了我肩膀处,再随后把我箍进了他怀里。

        他之前从未对我做这个动作,我总觉得脑袋这样搁在他肩膀上很是奇怪,便挣了出来,一脱离他的桎梏,便看见了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初岁,这也是互相爱慕之人应该做的事。”

        我听了他说这话却感觉颇为不自在:“互相爱慕之人应该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你等我好好记一记,习惯习惯再与你做。”

        林丘叹了叹气,拿了块糕点给我:“算了,我往后再慢慢教你。”

        得了他这句话我稍稍放松了些,目送他出了树包,我吃了两块糕点便也回了自己的树包。

        晚上负责给我送饭的小仙子端来了一杯酒,闻起来很香,看起来也很好喝。因我从未喝过酒,难免好奇,便尝了一口,这一口下去便停不下来了,将一整杯酒喝完天地便旋转了起来,我坐不稳,跌跌撞撞爬上了床,刚躺下便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总觉得浑身不舒服,热得慌,倒是不像我自焚那般热,这种热让我浑身如蚂蚁爬,难受得紧,遂拉扯了几下衣领,迷糊中竟感觉还有两只手在拉扯我的衣领。

        wap.

        /107/107858/28013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