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寮乘,上吧

第八章 寮乘,上吧

        许是我太醉了,产生幻觉了。我闭着眼睛,朝拉扯我的那两只手拍了拍,结果发现触感无比真实,并且这两只手仍旧在拉扯着我的衣服,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到这里我便清醒了一些,努力睁开眼,往衣领处看去,发现果然有两只手在拉扯我的衣服,再往上看,竟看见拉扯我衣服的人是林丘。

        也不知他发什么疯,揪住我的衣领便不撒手,弄得我难受了便咬了他一口。他吃痛过后放开了我的衣领,我强撑着拖着无力的身子稍稍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看见林丘揉了揉被我咬的伤口,随后皱了皱眉,面色颇为紧张,不得片刻犹豫竟又冲我扑了过来。

        这一次他的动作更加没有章法了,逮着我的衣服就拼命拉扯。拉扯间还不忘说道:“初岁,这也是互相爱慕之人应该做的事。我们也快成婚了,早做晚做都得做,你不要再反抗了,今晚过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我不想听他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自焚无奈才衣不蔽体,如今在他这里,我竟还要衣不蔽体?哪有这样的道理。只是如今我实在没有力气,平日里我都打不过他,就更别说现在这种情况了。只是无力挣扎也得挣扎,于是我挣扎着挣扎着,一睁眼天竟然亮了。

        手脚恢复了些力气,掀开被子一看,衣服还完好地穿在身上。房间里也没有林丘的影子,此时如此安静都让我觉得昨晚发生的事是不是我在做梦了。

        我异常口渴,却发现屋子里的水都没了,实在口渴难耐,我便端了桌上的茶壶,想着出去找点水喝。只是平日里我屋子里的水都是小仙子帮我装好的,如今我来这林子里也不久,所以确实不认路,如今捧着个茶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讨水喝。一路走去,旁边的树包都关着门,我便寻着一条张灯结彩的路往前走了去。走到尽头是一个被贴满了喜字的树包。

        树包内热闹异常,也不知道在办什么喜事,不过这么热闹,讨杯水喝总是讨得到的,我便端着茶壶往里走了去。

        看来我还并未酒醒,进了树包中,竟看见穿着红色喜袍的林丘和连云,以及端坐在左边靠门处椅子上的寮乘。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睁眼时发现所见还是跟刚才一样。若非是我在做梦,又怎会出现如此诡异的场景?

        意识到我要不然是在做梦,要不然是还没醒酒后,我抱着茶壶默默退出了树包,鉴于我没有应付这种情况的经验,还是先回床上躺着为妙。

        结果我左脚刚退出门外,寮乘便转过头看向了我,还喊了我的名字。

        我一惊,右脚脚后跟绊住了门槛,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在地上,不过好在最终站稳了。

        “初岁,你进来。”这次开口的是林丘的娘。

        我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林丘便几步走过来拉住了我的手臂,将我带了进去。

        林丘的娘看了我一眼,眼神又擦过我,看了我左后方一眼,应该是在看寮乘:“初岁,你也看见了。如今丘儿已经和连云成婚了,你若要嫁进来,就得老老实实接受与连云共侍一夫。”

        林丘的娘此话一出,原本热闹的树包突然安静了下来,树包内的众人皆抱着一副看戏的面孔朝我们看来。

        我看了眼站在林丘右手边的连云,发现她面色微红,看得出来她今日十分高兴。我又看了眼林丘,看见他拉着我的那只手有牙印,看来昨夜之事不是我醉酒后糊涂了。这件事后面再问他,当下我得先弄清楚,他和连云成婚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云不是他妹妹吗?

        我将手从林丘手中抽了出来,问道:“你与连云成婚是什么意思?她不是你妹妹吗?”

        林丘见我将手抽了出去便又过来想要拉我的手:“初岁,之前我和你说过的,连云不想嫁给黑熊精。”

        我摇了摇头:“我问的是,她不是你妹妹吗?”

        林丘皱了皱眉,转头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连云:“她是我认的干妹妹,因为她无依无靠,所以我才将她认做干妹妹的,初岁,你能理解吗?”

        “她无依无靠,所以如今你便要将她娶了吗?”我气得胸口有些闷,“我们之间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

        林丘又凑过来,想要拉我,结果我连连退了几步,又瞪了他一眼,这才让他停止手中动作。

        林丘吞吞吐吐道:“初岁……其实这不影响我们的婚事的……你……可以和连云和平相处的,我见你平日里也不讨厌她……”

        “行了行了。”林丘的娘打岔道,“初岁,不是我说你,你母族地位低,真身又偏偏霸道,这样是没有办法为林丘生出灵鹊的,我可不想以后抱一窝猪。”

        她看了眼寮乘后,又说道:“如今你兄长也来了,我便把话放在这里了,昨夜你与丘儿也已经圆房,你若不嫁给丘儿便也没人会要你了,我见丘儿实在是爱你,才勉强让他娶你的。丘儿先与连云成婚,之后你们成婚你便只能做妾,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婚礼也给你按正妻的规格,免得别人说我灵鹊一族欺负你们猪族。”

        圆房?原来昨夜林丘对我动手动脚便是圆房?她们算计至此,真是让我开了眼界。我转头看了眼林丘,看着他此时的嘴脸,我真是气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平日里的温柔体贴全是假的,此刻的嘴脸才是真的。我一字一顿道:“我绝不做妾,也绝不与其他女子共侍一夫。”

        林丘听了我说这话,急匆匆地跑过来箍住我,我挣扎之时正好手中抱着的茶壶掉了下去,刚好砸在林丘脚上,他吃痛后才放开我。他一放开我,连云便冲了过来,抱着林丘的头哭得声泪俱下,我分明是砸到了他的脚,也不知连云抱着他的头哭个什么劲。

        连云用脸贴着林丘的脸,娇滴滴地哭道:“夫君,要不然你还是休了我吧,你与初岁姐姐好好过日子,我可以不要名分帮你生孩子,只求你能有灵鹊真身的孩儿。”

        我还没说话,林丘他娘又说上了:“不行,连云,你就安安心心地做正妻,丘儿的孩子不能来历不明,必须堂堂正正地拥有丘儿的血脉,至于初岁,她爱嫁不嫁,反正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我看她以后还能嫁给谁。”

        林丘推开连云,冲他娘吼道:“够了,娘,我没有和初岁圆房,我也并不想用这种方法来绑住她,你明知道我只爱慕于她,你为何非要逼我?”

        林丘的娘听了林丘一番话后顿时变了脸色,急匆匆地走过来,瞪着林丘道:“你为何不与她圆房?娘是如何教你的?你连这个都做不好,你还是个男人吗?”

        说着,她抬起手就要打林丘,结果巴掌还没落下去,她又大叫了一声,拉着林丘的右手快速将他的袖子拉开,随后扭过头来瞪着我:“我竟没想到你如此狠毒,丘儿昨晚去与你圆房是看得起你,你竟然还用火来烧他,你真是心肠歹毒啊!”

        我着实有些懵,难道我在迷糊之间又使出混沌之火了?

        周围围观的人开始小声讨论了起来,讨论的内容无非就是我狠毒杀夫,连云可怜愿意不要名分,我嫉妒成性云云。听着他们越讨论越离谱,然而林丘却也无动于衷。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转身就准备走,结果刚转身走了两步便被人拉住了手臂带了过去。

        “够了。”

        一个低沉得足以让人抖三抖的声音从我头顶上方传了来。完了,我竟忘记寮乘在这里了,我成婚事先没和他说,今日又闹成这样,指不定他要怎么罚我。

        树包内安静了片刻后,林丘的娘又突然暴怒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一个猪精,碧韵元君看得起你大家叫你一声猪仙,要是她看不起你,你不就是一头乡野间的猪?有何资格在我正统仙族这里指手画脚?”

        寮乘也不理她,扶着我的肩膀,让我面对着他,随后他的眼睛从我脸上挪到了我脖子处,停了片刻,随后又看了眼林丘,最后又将视线挪到我脸上:“初岁,我离开了多久?”

        我想了想:“大半个月。”

        寮乘垂眼握住我两只手,随后手中传来冰凉触感,我低头看去时,发现手中有水汽,随后又被寮乘弄干了:“我只出去不到一个月你便要成婚了,确实很惊喜。”

        看着寮乘脸上的表情实在不像觉得惊喜,我正想着如何狡辩时,见寮乘转过身看向了林丘的娘:“这婚自始不做数,但是你们对初岁所做之事却做数。”

        林丘的娘梗着脖子说道:“那又怎样?你们能怎样?”

        寮乘继续说道:“她希望你们怎样,你们便要怎样。”

        林丘的娘貌似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五官抽搐:“纵使你们有碧韵元君撑腰又如何?她老人家早就不理这些事了,又怎会为了你一头猪来得罪我们灵鹊族?我倒要看看,就算我将你打了,碧韵元君又会如何。”

        林丘的娘说话如此不悦耳,寮乘竟还握着我的手,没有丝毫动作。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别人都喊打喊杀了,他竟也不撸撸袖子。我替他心急,帮他撸了撸袖子,拖着两个宽大的袖子打起架来肯定不方便,如此一来便方便许多了。

        我太过孱弱,如此被欺负肯定也不能打回去的。如今寮乘在我便有底气多了,于是我拍了拍寮乘的胳膊,说道:“寮乘,上吧。”

        wap.

        /107/107858/28013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