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神罚

第九章 神罚

        树包里的气氛不太对,我站在寮乘身侧朝林丘等人看去,发现他们看着寮乘的表情很奇怪。

        林丘即刻跪了下去,扑在地上喊着:“恭迎帝神。”

        林丘的娘弯了弯膝盖,又看了看我,随后将林丘拉了起来:“丘儿,还弄不清真假你便跪,你何时听说过寮乘帝神有妹妹?既然他没有妹妹,此时站在这里的便不是寮乘帝神。”

        林丘将信将疑地看了眼寮乘,随后又看向了我:“初岁,你可知直呼帝神名号是大不敬之罪?若是你兄长与帝神同名了便赶紧改名,要不然大祸将至啊。”

        寮乘难得笑了笑:“哦?我为何不知我在你们眼里竟是如此凶残之人?”

        此时树包内的气氛更是凝固了。

        寮乘将被我撸起的袖子放了下来,随后看向了我:“旁人待你不好你便还回去,我在你身边,你无需害怕。”

        他话音刚落,林丘突然抱着右手手臂摔在了地上,叫声凄厉,将我吓了一跳,也将树包内看热闹的人吓了一跳。

        我转头去看林丘时,发现他脸色煞白,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

        “是这只手弄伤了初岁的脖子吗?”寮乘一双眸子宛若装满了冰刀子,是我与他相处这么久以来从未见过的模样。

        林丘的娘张大着嘴,发出极其刺耳的喊叫声,扑过来摸了摸林丘的手臂,随后瞪着寮乘:“你做了什么?你都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寮乘面对林丘的娘的质问无动于衷,而是看着林丘,继续说道:“左手碰了她的衣服是吗?”

        随后,一声清脆的断裂声传来,林丘面庞彻底失去了血色,痛得口中流出涎水,失声叫不出来。

        林丘的娘看见这一幕,彻底崩溃,她急忙施法打算帮林丘接手臂,结果自己无论如何也接不上,便疯了似的四处喊人来帮她。结果树包内倒是不缺人,却没人敢上前搭把手。

        林丘的娘只得拉上连云一起为林丘接手臂,只是她二人努力了半晌皆无效果。

        林丘的娘见无法为林丘接上手臂,遂爬到寮乘面前,两手扯着寮乘的衣袍,质问道:“你到底给丘儿施了什么邪术?为何我们无法为他将手臂接上?你如此嚣张,就不怕我们告到天界吗?”

        “邪术?”寮乘笑了笑,“从未有人敢如此说我。”

        林丘的娘突然被一股仙气弹开,摔倒在林丘身边。

        寮乘继续说道:“若不是中途停手了,今日他便不会只是断两只手这么简单。”说完,他转身带着我出了树包,“灵鹊一族之长与其母,愧对灵鹊灵鸟之名,心肠歹毒,罚其母半数修为,永世不得出灵鹊属地,收回族长林丘地仙仙阶,罚半数修为,永世不得上天。”

        他话音刚落,一道蓝色的光自他周身而出,直冲树包内。

        纵使之前他们不相信寮乘便是如假包换的帝神,此次神力催动的神光也足以证明他就是寮乘了。神光一出,神罚降下,随即,惨叫声不绝于耳。

        树包内原本看热闹的小仙们急忙跪地,齐声喊着“恭迎帝神”。

        我也是第一次见降神罚,第一次见众仙齐齐跪拜寮乘的场景,很好奇寮乘此时会是何种模样,遂偷偷抬眼看了看他,结果发现他正垂眼看着我。他眼神里充斥着不解,好奇,就这样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我先认输,又将视线给挪开了。

        惨叫声停止了,安静了片刻,又传来了惨叫声。

        林丘失神地叫唤着:“我的仙阶!我的仙阶!没了……没了……”

        林丘的娘原本嚣张的气焰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艰难起身,没走两步又摔在了地上,此刻取代她脸上表情的是恐惧,茫然。

        连云被这个场面吓傻了,瘫倒在一旁,两眼瞪圆,张了半天嘴也说不出话来。

        他们崩溃了半晌,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寮乘,随后连滚带爬地爬到寮乘脚下,声泪俱下道:“下仙有眼无珠,竟冲撞了帝神,还望帝神恕罪,帝神恕罪啊!”

        我扭头去看寮乘,发现寮乘眼里颇有玩味,随后手指头一弯,他二人便飞出了老远。

        林丘的娘修为本就不高,如今丢了半数修为,竟站也站不稳了,林丘算是灵鹊一族的天之骄子了,好不容易修成地仙,这才爬上了族长之位,如今被剥了仙阶便再也无法修成地仙了,其他仙阶更是永世无可能了,这一罚,等于是杀人不见血,可见寮乘的惩罚有多重了。

        连云不知何时爬过来抱住了我的腿,我被吓了一跳,低头去看她时,发现她已经哭得两眼通红了,她颤抖地说道:“初岁姐姐,求求你了,让寮乘帝神收回成命吧,他如此罚夫君和老夫人都是为了你,只要你求他,他肯定会放过他们的,求求你了。”

        连云哭得声泪俱下,我见犹怜,我看了眼摔在一旁动弹不得的林丘和他娘,又觉得很是可怜,但是他们之前如此对我确实过分,我正纠结该如何做时,寮乘走过来揽过了我的肩头,随后一股雄厚的仙气自他周身卷了出去,将抱着我腿的连云弹出去一丈远。这下我不用思考了,因为寮乘已经带我腾空而起,不多时便飞回了九重天。

        回到瀚云宫后,我始终在寮乘给我划的寝殿中坐立不安,却没见寮乘过来找我。

        平日里我只要学习懈怠他便要罚我看书,此次我要成婚了都没告诉他,想必是让他失望至极了,也不知道他要如何来罚我。

        既然担心他罚我,还不如我直接将他要罚我的事情做了,也免得他罚我时我心惊胆战。于是,我爬了几层阶梯,在书架最高层摸了一本书出来,拍了拍书上的落灰,翻了几页,翻到寮乘离开时让我读的那一页。我将那一页的内容读熟,强行理解了一番,便畏畏缩缩地寻到了寮乘的寝殿。

        他寝殿四周安静如鸡,平日里值守的仙侍也不见踪影了,死亡的气息原来竟是如此。

        我在他寝殿门口徘徊了许久,正心一横,刚将门推开时,眼睛余光竟看见窗户上映出的人影。

        窗户上的两个人影交叠在一起,嘴唇相接难舍难分,看起来正是浓情蜜意之时。之前林丘说过,嘴唇碰在一起是互相爱慕之人应该做的事,想来寮乘如今正在做他该做之事。奈何我此时已经推开了门,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我颤颤巍巍地缩着脖子奋力去拉各在一边的门,想着被寮乘看见之前溜出去,结果头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说:“你在做什么?”

        好奇之心总爱作祟,既然寮乘走到我面前了,想必与他亲热的女子肯定也跟了过来,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便偷偷抬眼看了去,结果透过寮乘看见的是一脸疑惑的复奚。

        天啊,我究竟是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为了让他俩安心,我快速去拉门,一边拉门一边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我就当没看见,放心放心。”

        结果还没等我拉到门,寮乘竟走过来将我提了进去,随后将我放在我平日里坐的软垫上。

        复奚凑了过来:“岁儿,许久没见到你了,你可有想我?”

        我偷偷看了寮乘一眼,随后急忙摆了摆手:“不想不想。”

        复奚瞬间敛了笑意,可怜巴巴地伸出他的两只手:“岁儿你好狠的心,怎能一点都不想我?你看,我出去这么久,手都受伤了,伤了好几处,特别疼,只有等你来帮我上药了。”

        我又偷偷看了寮乘一眼,结果看见寮乘手一挥,随后复奚手上的伤便好得没了踪影。

        寮乘拿了叠糕点过来,随后坐在了我身边,对着复奚说道:“九尾天狐一族是最早一批仙族,族中多数人有战功,所以不能怠慢了他们姐弟二人。你来将他二人妥善安顿了便是,不用留在我宫中。”

        复奚瘪了瘪嘴:“寮乘,你可真狡猾,明明老狐王就是把他们姐弟二人送进你宫中服侍的,现在你让我来安顿,还不能安顿在你宫中,这我可怎么安顿?”

        寮乘垂眼捣鼓着手中毛茸茸的东西,头也不抬地说道:“我记得老孤王是把少主送进你宫中的吧,怎么如今变成姐弟二人都进我宫中了?”

        复奚两手抱胸靠在了靠背上:“我一个青壮男子,要一只男狐狸做什么?还不如少主公主都送进你宫里,姐弟二人好有个照应。”

        寮乘终于将手中的东西摆弄好了,随后抬起手,将毛茸茸的东西围在了我脖子上:“既如此,便把姐弟二人都送进你宫中,他二人也能有伴。”

        “寮乘你……”复奚突然将皱起的眉头松开了,“也行,但是你得让初岁也去我那里住。”

        我深感压力大,怎么话题又引到我身上了?正思索着如何避开这个话题时,寮乘转过头去看向复奚:“初岁只能在我身边,除了我,无人能压制混沌之火。”

        复奚不理寮乘,直勾勾地看向我:“岁儿,你可想去我宫中住?寮乘凶巴巴的,整个人又无趣至极,你留在他宫中都养得老成了不少,去我宫中我定能什么都依着你。”

        此时我哪敢搬去复奚宫中?我是来认罚的,认罚就得带着诚意,于是我信誓旦旦道:“寮乘是个很好的男神仙,我觉得与他同住甚是有趣,便不挪动了。”

        我偷偷看了寮乘一眼,发现他眉眼微微带笑,应该是对我的回答很满意。

        wap.

        /107/107858/28013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