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你喜欢他什么?

第十章 你喜欢他什么?

        复奚瘪了瘪嘴,又叹了叹气,最后妥协道:“也行,我来安顿九尾天狐两姐弟,你来处置鲛人族。”

        寮乘右手撑着下巴,左手打理着我脖子上围着的东西:“鲛人族交给天帝,我只管三界之水。”

        复奚咬牙切齿道:“好你个懒东西,你不管便不管。”说完,他拂袖而去,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冲着我小声说道:“岁儿,改天我再来找你玩。”

        寮乘不动神色地动了动手,一道蓝光如利剑朝复奚劈了去,复奚垫着脚两步跑了出去,不多时,人影都没了。

        见复奚跑得快,我松了口气,寮乘坐得离我这般近,我能听见的话他怎么可能听不见?若不是脚下功夫不错,恐怕复奚那一身华丽丽的袍子就不保了。

        这厢我正神游,头顶却传来了寮乘的声音,他问:“你喜欢他什么?”

        “啊?”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抬起头去看寮乘,结果一抬头便撞到了他下巴。

        他又重复了一遍:“你喜欢他什么?”

        反应过来时,我才明白,他问的是林丘。

        我觉得此时讨论这个话题并不明智,于是赶紧将拿着的书递给了他,说道:“我给你背书。”

        寮乘将我手中的书拿走,随后又问道:“你喜欢他什么?”

        看来现在不得不讨论这个话题了,我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道:“也没什么,就是……也许是因为他救了我吧。”

        “嗯。”寮乘点了点头,“还有呢?”

        我感觉他一直盯着我看,遂头也不敢抬:“还有……在他族中的那段时日,他待我……待我还算体贴。”

        寮乘继续不依不饶:“嗯,还有呢?”

        我又咽了咽口水,脑中细细想了一遍,实在回答不上来了,遂捡起前面的理由展开来说了一遍:“灵鹊是旱鸟,但是他为了救我跳进了水中,将自己弄得快死了,我觉得他很仁义。”

        寮乘沉默了片刻,突然转过身去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后,说道:“这是他和你说的?他跳入水中就会死?”

        我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寮乘继续说道:“灵鹊确实是旱鸟,不过这仅限于没修成仙身的灵鹊,林丘之前为地仙,若是能被水淹死,天界的仙阶就没必要存在了。而且……”他顿了顿,“你如何才能做到被水淹死,这是个问题。”

        我一时有些语塞。

        寮乘又问道:“所以说你就喜欢他这两点?”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这两点不够吗?”

        寮乘转过头来看着我,有些欲言又止,随后他将视线挪开了:“你还是小孩子心性,别人将你骗走实在是很容易。”

        说完,他又转过头来看着我,皱了皱眉,随后嘴角弯了弯:“三日后你将历飞升之劫,需承下三道天雷。”

        天雷打在身上如抽筋剥骨,也不知寮乘如何能笑出来的,此时我却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我怎么突然就要飞升了?明明之前进展不多。”

        寮乘眉目舒展,唇角还下意识地弯起,看起来实在是开心:“之前你与林丘的种种只是在历情劫,现在情劫历完了,自然是要飞升的。”

        我不太明白:“既然我已经历了情劫,为何还要受三道天雷?”

        “因为你这个情劫历得不圆满,所以需要补三道天雷。”寮乘说道,“情劫历得不圆满,是因为你不喜欢林丘,三道天雷我帮你接下,你不必担心。”

        我知道飞升是需要历劫的,但是却不知道具体历劫是什么样的,按照寮乘所说,我与林丘的相处只是一个劫,但是如何才能界定这个劫是否历完了呢?

        我正想得出神,寮乘又说道:“情劫历完后,过往皆为云烟,林丘你无需再记住,情劫需要你体会到的东西你都体会了便好。”

        说完,他伸手覆住我的眉心,随后点了点头:“虽然劫没有历圆满,但是好在你的仙根很稳,这便没问题了,情劫最难,便是难在容易使神仙仙根不稳,仙根不稳便有可能再也做不了神仙。三天后我帮你接了天雷你便能飞升了,之后你对混沌之火的运用也会容易一些。”

        寮乘一向是个妥帖值得依靠的人,我自是不担心,只是说起林丘我便开始有些担心了,毕竟寮乘将他手臂卸了,仙阶撤了,修为罚了,当时周围这么多小仙看着,总是不太好。

        我斟酌了一番用词,随后说道:“三人成虎,若是今日之事被众仙加工乱传,难免对你影响不好。”

        谁料,寮乘右手撑着下巴,嘴角弯了弯,说道:“哦?新学了成语?”

        他不太会抓重点,这个我是了解的,遂提醒了他这句话的重点:“重点是对你影响不好。”

        寮乘抬手捂住了我脖子,瞬间一股冰凉之感传了过来:“无妨,我从不在意这些。”

        说完话,他又把手收了回去:“方才复奚找我找得急,我来不及处理你脖子的红印,现在处理好了顺眼多了。”

        我摸了摸脖子,随后理了理他戴在我脖子上毛茸茸的东西:“那我现在背书给你听吧。”

        寮乘端了一杯茶,随后仍旧看着我,眼神像狐狸,不过他的真身却不是狐狸:“你先和我说说,方才你进来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本以为他忘记了我撞破他与复奚之事,结果没想到他记性这么好,现下他主动问了起来,我总不能骗他,遂老实交代了:“我在窗外看见你与复奚嘴对着嘴……”

        说到这里,寮乘剧烈咳嗽了起来,刚举到嘴边的茶杯握不稳,撒了一脸的茶。见状,我急忙起身用袖子帮他把脸上的茶水擦干净,刚擦了一半,寮乘拦住了我的手,一本正经地指了指身后的蜡烛:“都是蜡烛让你产生的错觉,我怎会与复奚嘴对嘴?”

        为了防止他再次激动咳嗽,我便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是是是,都是我的错觉。”

        本以为我如此顺承他他会高兴,结果他竟皱了皱眉,更加一本正经道:“我喜欢神女。”

        我又点了点头:“好好好,你喜欢神女便喜欢神女,我也没说不信。”

        寮乘听我如此说了,才放心地喝了口茶,他喜欢神女这件事我深以为意,如此貌美的男神仙往后的孩子肯定也很好看。

        看寮乘看得出神,我突然想起来,他领兵之前说了回来便给我冰块的,既然之前的事都是情劫,那便不算我犯错,于是我循循善诱道:“你是如何知道我要成婚的?”

        寮乘交代道:“我去昆仑山寻你,元始天尊和我说的。”

        我点了点头:“既然你还记得来寻我,想必也不会忘记你领兵出发前和我说的话。”

        他看着我没有说话,看来他确实忘了,于是我提醒他道:“你说回来给我冰块。”

        结果他拒绝了我:“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见他如此言而无信,我有些生气,也不再老老实实坐在软垫上了,直接站起来,低头瞪着他:“你骗我。”

        寮乘右手放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沉默了半晌,他说道:“你现在不需要,待你需要了我定会给你,太过于依赖不好。”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才将寮乘惹了,现在他并没有和我嬉皮笑脸,所以我见他这个模样,还是老老实实坐了下来。

        我稍稍往前坐了一些,偷偷伸头去看他,结果看见他闭着眼,眉头微微蹙起。我以为他生我气了,正想着如何哄哄他。结果他倒了下来,我急忙去接住他的头,以免他撞到硬物,这么一接,把他接过来靠在了我身上。

        我动也不敢动,低头看了看他,发现他额间起了细密的冷汗。叫了他几声也没回应,反而开始颤抖了起来。他肯定是受伤了,但是我修为不高,实在不知道如何为他医治,朝殿外喊了好几声,结果没有人回应,我才想起来,刚才来寻他的时候他殿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虽说我不会医治,但是我热啊。

        我抬手将寮乘额间的冷汗擦了擦,随后一把将他抱住。

        我俩都隔着衣服,所以并不能完全把我的热量传给寮乘,于是我勉强动了动,摸索着将手伸进了他衣领里,瞬间一股冰凉感通过我的手掌传了过来。

        还是熟悉的舒适感,欲望使人贪婪。我奋力将原本靠在我身上的寮乘挪了挪位置,让他面对着我,然后我两只手顺势伸进了他领口里,就这样抱着他。

        一来,我浑身最热的地方乃是丹田处,如此姿势可以更好地帮寮乘驱赶寒气。

        二来,如此姿势方便我凉手。

        两全其美,何不快哉。

        不知道我何时睡着了,醒来时看见寮乘依然保持着昨夜的姿势,只是他没有昨晚这么冰凉了,许是我手将这块区域捂热了。

        我两只手动了动,打算换个位置凉手,然后再睡一会儿,结果耳边传来了寮乘低沉的声音:“醒了?”

        我被吓得抽搐了一下,随后快速将手抽出来,然后撑着往后退了退,结果靠着墙,我退无可退。

        寮乘领口的衣服被我两只手撑开了,露出了胸口处的皮肤。他腾出一只手来撑着身子,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极度魅惑地看着我:“昨晚睡得可舒服?”

        wap.

        /107/107858/28013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