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上古史实

第十一章 上古史实

        他就这样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看得我脸皮一阵发烫,遂略微结巴地说道:“很是舒服。”

        他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他不动我也不敢动,于是我俩就这样互相瞪着对方,最后还是我败下阵来。

        我挪开视线,佯装咳了两声:“你昨晚怎么了?”

        寮乘还是没动:“无事,中了点毒,现在已经好了。”

        许是他去西北大荒的时候中的毒,也不知他为何竟会中毒,我很好奇能伤他的人究竟是谁,遂问道:“是谁如此厉害?竟能伤了你。”

        寮乘想了想,编出个瞎话来:“是我自己愿意中的毒。”

        见他不愿告诉我,我也不再问,只是我保持如此紧绷的姿势实在是累得慌,遂不动声色地动了动。

        此时门外响起若方的声音。若方是寮乘宫中的随侍仙官,为人活泼,我很是喜欢。今次他敲门救了我,我更是喜欢了。

        若方在门口说道:“帝神,天帝设宴为您和复奚帝神接风,现在请您去瑶池赴宴。”

        寮乘坐直身子,将领口处的衣服理好,起身时将我也拉了起来:“一起去吧。”

        此次为寮乘和复奚接风定会来不少神仙,万一我这个三流帝神露面了,可能真的就要“流芳百世”了。想来想去,觉得只有找个回去看古籍的理由才能避开了。

        结果寮乘当即便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宽慰着我:“不必害怕,众仙只知道控火的明光君修成了仙身,但并不知道明光君出了羲和宫。你此次跟着我便好,不会有人问起你身份的。”

        寮乘和复奚都有名号,寮乘是辰君,复奚是长庚君,而我实在不才,是明光君。不过好在众仙皆以为明光君此时还在羲和宫里面窝着,此般我去赴宴也不会暴露身份。

        既然寮乘如此说了我便也不好再拒绝,毕竟我见到过的神仙实在太少了,此次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一出门,我便看见了一个绝美的女子站在寮乘殿外,她正张嘴准备说些什么,结果一看见我便将嘴闭上了,只是两只眼睛一直盯着我看,视线不曾从我身上挪开过。

        我虽疑惑,但还是跟在寮乘身后往外走去,走了没几步,绝美女子开口说了话:“帝神为何将狐尾赠与旁人?”

        寮乘转过身来将我拉了过去,随后看向绝美女子,说道:“既已赠与我,我为何不能送出去?”

        女子咬了咬唇,随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可那是我割尾赠与你的啊,你怎能……”

        我低头看了眼围在脖子毛茸茸的狐尾,又想象了一番她缺一条尾巴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将其围在脖子上,遂将狐尾摘了下来,两步走过去将狐尾放在了她手上。

        若是没猜错,她便是九尾天狐送上天的公主,将尾巴放她手中后,我冲她宽慰一笑:“九尾天狐需得尾巴齐全了,将尾巴收好,莫要再送给旁人了。”

        结果我将尾巴还给她,反倒使她脸色更加不对劲了。看着她的脸色我便知道我做错事了,遂又将放在她手中的狐尾拿了过来,结果刚拿到手便被她抢了去。

        寮乘催我催得急,我潦草跟她道了个歉便随着寮乘出了瀚云宫的大门。

        从瀚云宫到瑶池也不算远,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此时瑶池一派热闹景象,来来往往的神仙密密麻麻。我心里忍不住打了退堂鼓,想反悔不去了,怎奈寮乘将我手腕握得紧紧的,我逃也逃不得,就这样暗暗挣扎了一会儿,突然间我耳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恭迎寮乘帝神”的声音。抬头看去,只见原本密密麻麻乱作一团的神仙皆退到了两边,躬着身朝寮乘行礼。

        见这场面我也不好再暗自挣扎,遂只好由寮乘带着到了他座位边上。

        没多时复奚也来了,在众仙同样整齐的行礼中朝我和寮乘这边走了来。

        寮乘旁边还有一个位置,复奚一来便坐在了那个位置上,结果他屁股还没坐稳,便听见另一边传来了咳嗽声。

        寮乘另外一边还坐着一个人,他脑袋上垂着好几串珠帘,是以当时我并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不过看样子他应该就是天帝了,咳嗽声正是天帝发出来的。

        天界有三帝,乃寮乘,复奚和天帝,现在算上一个不才的我,便是四帝。寮乘,复奚和我以及长久生活在地面和地下的两个帝神,我们共称为元素五帝,也就是分别掌管金木水火土五个元素的神仙,天帝则是掌管人和仙的神仙。

        这是按分管范围来说的,如果按照辈分来说的话,元素五帝要比天帝年长许多。当初天地混沌,清浊不分,祖神自鸿蒙觉醒后,凝聚神力强行将清浊分开。自此,清为天,浊为地。

        祖神神力四散,一部分散落在天境的一片灵泉中,灵泉之水得神力滋养化为可疗愈万物的神水,名曰三光,神水化为人形,名为寮乘。

        寮乘便是天地初开的第一个神祇,也是承了祖神绝大部分神力的神仙。

        祖神余下的神力遍布大地,自此,又孕育了复奚以及其他两个帝神。

        四大帝神跟随祖神开辟天人鬼三界,制定天地秩序,这才有了后来的三界万物,以及掌管人和仙的天帝。

        至于我嘛,我便是自祖神觉醒时便沉睡于他额间的混沌之火。沉睡于祖神额间时,由祖神分了我一部分真身点了个太阳,然后长久地由祖神来为太阳提供神力。祖神身归混沌后,我便被他从额间取了下来,然后长久地在羲和宫里自焚。

        这都是我在《上古史实之关于祖神与元素五帝的考证》中看到的,当时看到了这里我便搬去昆仑山了,所以后面的内容并没有看完。

        除了我以外的四个帝神皆亲如手足,我便是个例外,因为不论是在祖神额间,还是在羲和宫,我皆是在沉睡,所以和这几个帝神并不亲近。不过如今我醒来了倒是重拾了这份亲密,寮乘和复奚都待我很不错。

        天帝咳嗽了几声,随后冲复奚使了使眼色,结果复奚看起来不太懂的样子,冲天帝笑了笑,又自顾自地来寻我聊天。

        不多时,一名仙官走了过来,恭敬地冲复奚行了礼,又恭敬地说道:“复奚帝神,您的坐位在那边,这个座位是为羲和宫的那位帝神准备的。”

        看来他们也去羲和宫给我递了帖子,不知道我宫里的三位真火们是怎么应付的。

        复奚看了我一眼,随后冲来传话的仙官笑了笑:“无妨,今日明光君不会来了,她说她有事。”

        看来复奚和寮乘一样,知道我没有仙阶,便都心照不宣地对外隐瞒了我的身份,如此一来我也就放心了。

        仙官刚转身要走,又被复奚拉了回来,复奚冲着仙官交代道:“你跟天帝说,往后把我的座位也安排到这边来,我前日观星象,星象说,我身旁必须有水和火,所以我的位置得安排在中间。”临了又补充道,“记住了吗?可别说漏了。”

        仙官认真点了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天帝走了去,然后片刻不停地给天帝汇报了此事。

        复奚眯着眼睛笑着看仙官汇报完后才转过头来举杯冲寮乘笑了笑:“辰君,别丧着个脸嘛,来,我们喝一杯。”

        寮乘亦笑了笑:“长庚君才是,嘴咧得太大了,有碍观瞻。”

        他俩一人呛对方一句后,竟还是举起酒杯碰了杯,然后将杯中酒饮尽,又恢复了一派和谐的景象。

        他俩碰杯时将酒香碰尽了我鼻子里,这厢引得我馋瘾上来了,偷偷倒了一杯。刚将酒倒了一半,寮乘便将我手中的酒壶给收走了。

        我侧头去看他,发现他将酒壶挪到了他那边的桌子,我不扑过去难以拿到,正生气时,寮乘的声音不疾不徐地传了来:“这酒烈,别贪杯。”

        我低头看了眼酒杯,不忍叹了叹气,若是手速快些,没准能将杯子倒满。正气馁时,突然一颗梅子落进了杯子里,我忍不住惊喜,转头看向复奚,只见复奚手中夹着一颗梅子,也放进了自己杯子里,随后举起杯子来和我碰杯:“岁儿,干杯。”

        我拿起杯子来和他的杯子碰了碰,随后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确实是烈酒,刚喝了一口我便被辣得眼泪充满了眼眶,不过辣劲过了,充盈舌尖的竟是夹杂着酒香的酸甜梅子味。

        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只是第二口便将酒给喝光了,意犹未尽,我咂了咂嘴,看了眼远在天边的酒壶,随后又看了眼复奚。

        复奚冲我眨了眨眼,在宽大袖子的掩饰下给我倒了半杯酒,随后小声说道:“寮乘说得对,别贪杯,喝了这些就改喝茶吧。”

        我连连点头,又怕点头的弧度大了被寮乘发现,遂改成了冲复奚眨眼睛。

        将梅子放入酒中后,我偷偷看了眼寮乘,发现他正端坐着看着面前翩然起舞的仙子。也是奇怪,之前复奚和我说悄悄话他便要用仙法劈复奚,怎的如今却听不见我和复奚说话了?

        他听不见也好,见他现下耳力不好,我便肆无忌惮地端起了酒杯,仔细闻了闻酒香。酒还没入口,丝竹声戛然而止,我抬眼看去,看见一众妩媚仙女涌了进来,打头的便是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

        wap.

        /107/107858/28013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