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狐狸弥真

第十二章 狐狸弥真

        此时她已经换了一身极其清凉的衣服,现在天气还没有回暖,想来应该是狐狸毛厚,所以比较御寒吧。

        她袅娜地走到天帝面前,冲着寮乘,复奚和天帝拜了拜,随后起身甜丝丝地说道:“小女弥真代九尾天狐全族感谢天界及时施以援手,感谢寮乘帝神和复奚帝神的救命之恩,现在请允许我族狐女为众仙表演我族圣舞,聊以助兴。”

        天帝侧头过来看了寮乘与复奚一眼,随后点了点头表示应允了。

        弥真又躬身行了个礼,随后转身藏到了一众狐女身后。不多时,丝竹声响起,乐声袅袅道来,随着乐声而来的,是绝美的弥真。

        我看得高兴,吃了几颗瓜子又喝了一口酒,结果喝了一大口,辣得我打了个冷颤,随后梅子味涌了上来我才缓过来。

        弥真跳的这个圣舞有些意思,她时不时躲在狐女身后,时不时又躲在狐女身下,时不时冒出头来,时不时又露只脚来,我还得仔细寻她躲在了何处,又会从何处出来。

        躲几下我还兴致盎然,躲的次数多了我觉得甚是乏味。摸来酒杯一看,酒也没了,看向复奚时,他却如何都没感知到我在看他,遂无奈只有放弃寻酒。

        没了酒,眼前能吃的也总是些水果,没有我爱吃的桃花酥。我干脆放下酒杯,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朝下面看了去。

        下面的一众神仙皆盯着弥真看得出神,时不时欢呼,时不时感叹,时不时陶醉,一副忘我的模样。我又看了眼弥真,这次她不躲了,直接站在中间,扭了扭腰,随后硕大的狐尾从她身后露了出来,我数了数,有八根,看来她并没有将刚才我还给她的狐尾装回去。

        她狐尾露出时,无数的花瓣从天而降,衬得此时的场面如梦如幻,弥真更是美艳无比。我不得不感叹一句,九尾天狐就是会长,长得面容妩媚至极,真是我见了也得爱。

        此时众仙已经为之倾倒,皆扑在桌面上,直勾勾地盯着弥真看,我数了一下,座下男仙二十八人,皆疯狂,女仙十六人,倒是淡定一些。

        侧头看了眼复奚,他此时端了酒杯贴在唇面,小口酌着,一双桃花眼看着弥真,虽不至于疯狂,但是目不转睛倒是有的。此时,加上复奚,疯狂男仙二十九人。

        又侧头看向寮乘,发现他正低头摆弄着叠中的瓜子,瓜子拼出的形状我不太能辨认是什么。

        寮乘倒是比复奚机敏,我这厢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便转过头来看向了我,只是刚与我对视,他竟不动声色地将桌上的酒壶放得更远了些。

        无趣甚是无趣,寮乘这个人着实无趣。

        我瘪了瘪嘴,刚将视线收回来,正抬眼,便看见弥真直勾勾地盯着寮乘的方位,眼神甜蜜且粘稠,只是不知道她何时将狐尾收了回去。

        乐声毕,弥真做了个华丽的收尾动作,随即朝这边走了过来。

        我本以为她是来行礼的,结果她略过天帝,直接走到了寮乘面前。但是寮乘此时还在摆弄他叠中的瓜子,看样子并没有察觉到弥真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弥真站了一会儿,见寮乘还是没抬头,遂清了清嗓子,说道:“帝神,此次多谢你为了救我中了鲛人之毒,弥真无以为报,只有割下狐尾赠与帝神,以表心意。”

        说着,她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条狐尾,羞答答地捧到了寮乘面前。

        瞧着这条狐尾便是我方才还给她的那条,也不知道她为何又拿来送一遍,我正思考其中奥妙,结果就听见寮乘说:“你送给复奚吧,他怕冷。”

        身旁的复奚原本支起两只手,正准备将下巴放在手中方便看热闹,结果听了寮乘说这话,下巴并没有准确地落入手中,而是滑了一下,带得他桌子抖了抖,也带得我桌子抖了抖。

        弥真微微皱了皱眉,面颊泛起微红,然后变成酒红,两只手紧紧握着狐尾,说道:“帝神,这条狐尾是我的心意,怎可……怎可转送?”

        座下神仙见此场面皆交头接耳,小声讨论了起来,看来看热闹的属性是人人都兼具的,当然,我也是一样的,有此热闹不看白不看。

        寮乘将瓜子摆弄好后,抬起头来看向弥真:“九尾天狐需得尾巴齐全了,你收起来吧。”

        弥真脸红到了脖子根,眼珠子斜过来看了我一眼,随后捏着狐尾退了出去。

        令众仙神魂颠倒的狐族公主竟不如寮乘叠中的瓜子迷人,我难免好奇他到底在摆弄什么,结果往他桌上看去时,看到的是不成型的瓜子,许是方才弥真负气走时碰到了桌子。

        座下神仙讨论声不断,天帝适时咳了两声,瑶池中又快速换了一批仙女来跳舞。

        众仙已经没了方才的兴致,有不少神仙寻了个理由便离了席,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我也坐得累了,想来此法子也是个放松的良策,遂和寮乘说我貌似看见了一位故人,想出去寻她说说话。

        寮乘也没问是哪个故人,只是叮嘱我认准回来的路,便没再说什么了。

        出了瑶池我才明白其中原委,我刚做了一个多月的神仙,哪来的故人?既然他没戳穿我,那我便装作不知道。

        瑶池外面设了几座假山,硬生生用假山隔出了几条路,我自然是寻了一条人少的路来走。途中我发现,这些假山不仅模样精致,而且还不隔音,属实是偷听神仙趣闻轶事的好地方。

        假山对面是几个仙女。

        一个说:“寮乘帝神旁边那个人你们瞧见了吗?看着面生啊。”

        一个说:“确实是生面孔,最近也没听说有谁新入瀚云宫服侍啊。”

        一个说:“什么啊,她哪像瀚云宫的仙婢?你见过哪家仙婢能坐在服侍的仙家旁边吗?我看有猫腻,你是没瞧见她方才的坐姿,简直是不羁得过分,可见平日里寮乘帝神很是放纵她。”

        看来这趣闻轶事是听到我自己身上了,不过,我自认为我的坐姿应该还没到不羁的程度。

        一个又说:“寮乘帝神寡情寡性惯了,你们见他和哪个女仙走得近过?也就南海公主经常缠着他,不过也没见他给过好脸色,方才那个女仙,我估摸着应该是复奚帝神带来的。复奚帝神平日里就爱跟好看的女仙亲近,今日这个女仙长得尤为出众,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叹了叹气:“天界两个年轻貌美的帝神一个风流一个寡情,都不是好归宿,现在只有期待羲和宫的那位帝神了,上古神祇皆好看,这位帝神定不会差,若是能抢占先机被他看上,入了羲和宫,此生便圆满了。”

        她们讨论的羲和宫那位帝神不用猜想便是我,只是她们怕是错付了,我并没有如她们所愿化为男身,从此流连花丛中的又少了我一人。

        讨论这许久,她们也不觉得口干,又继续讨论了起来。

        一个说:“方才九尾天狐送上来的那位公主公然向寮乘帝神示好,但是寮乘帝神如此般拒绝,可真的是要伤人心了。九尾天狐割尾代表情定此人,想来日后她也没有颜面在天界待着了。”

        一个说:“这可说不定,九尾天狐是出了名的缠人精,对付男人可有的是办法手段,偏偏这个公主又生得这样美,保不准寮乘帝神能坚持多久便要沦陷。九尾天狐一族这次将公主和少主送上来是有目的的,铁定要拐一个上神回去,这次就且看哪个上神把持不住吧。”

        一个说:“可是上神也就元素五帝加上天帝,且都是男身,也不知道这九尾天狐的少主想拐走哪一个。我看九尾天狐一族想的是让少主拜师,公主嫁人才对。”

        一个又说:“刚才你们听见那个公主说什么了吗?寮乘帝神竟为了救她而中鲛人的毒,若不是一心救她,以寮乘帝神的修为,又怎可能中毒?我看这次那个公主可能真的要拐走寮乘帝神了,这只是时间问题,毕竟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

        随后一连串叹气声传了来,再然后讨论声远去,我回过神来时,已经不知道所在何处了。

        回头一看,竟如此多岔路,听她们讨论听得出神,我已经不记得我是从哪条岔路走过来的了。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认得路了便飞着回去,飞起来什么都能看见。

        我两脚刚离地,便被岔路口冲过来的人撞得摔在了地上,正吃痛时,一人蹲了下来,问道:“你没事吧?这里是死角,所以我刚才没看见你。”

        疼痛缓解了一些,我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裙上的灰,随后抬起头来看了看眼前之人,结果被吓了一跳。在我面前站着的,明明就是一个男子,可是他长得跟弥真别无二致,或者说是像到了极点,除了五官身材男性化了许多之外,简直就是另一个弥真。

        男版弥真一脸疑惑地凑近了一些,随后大失所望:“原来又是一个色女。”

        wap.

        /107/107858/28013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