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姐弟俩人

第十三章 姐弟俩人

        什么叫又是一个色女?我正想找他理论,结果话还没说出口,男版弥真又说道:“本以为来了天界会遇到不一样的女人,结果还是一样,每个女人见了我的模样都和你一样痴愣,简直无聊透顶。”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我有些生气,又有些想笑,这便是传说中的气笑人也。

        男版弥真还没走出我的视线,正版弥真又出现在了我视线中,如此一对比,俩人更是让人傻傻分不清了。

        弥真一见我便皱了眉,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随后上前来质问我道:“你为何在此?帝神呢?”

        毕竟我围了她的尾巴,她对我有怨言也是理所应当的,所以我也并不在意她此时的态度,将她方才的问题一一回答了一遍:“我在此散步,寮乘在瑶池。”

        她咬牙切齿道:“你既是仙婢便得恪守本分,帝神的名号不是你能直呼的。”随后她拂袖而去,临走前对着和她长得一样的男子说道,“遇真,走。”

        他俩人名字相像,长得还一样,看来叫做遇真的便是九尾天狐的少主了。

        这里并没有神仙在天上飞,是以我觉得我此时若是在天上飞定会很显眼,正好弥真姐弟俩往瑶池的方向去了,我可以一路跟着。

        跟着他俩终于出了这乱七八糟的岔路,因我离他们比较远,是以出来时早已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出了假山隔的路我便认得回瑶池的路了,绕后回到座位时,正好看见寮乘和复奚在碰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好可以讨一杯酒喝。

        我利落地坐了回去,见复奚在倒酒,便急忙端起了杯子。复奚也没说什么,从容不迫地为我倒了杯酒后,抬起自己的杯子和我的杯子碰在了一起,随后看向了寮乘:“寮乘,我们三人得喝一杯吧,五万年了,终于聚在一起了。”

        寮乘端起杯子也碰了过来:“自然要喝。”

        碰完杯,我见他俩咕噜一口便喝完一杯酒,遂也不甘落后,学着他俩咕噜一口喝完了酒,结果酒中忘了放梅子,又喝得急,被辣得连连咳嗽。

        寮乘拉着我帮我拍背,咳嗽好些后,复奚急忙往我嘴里塞了两颗梅子,我这才活了过来。

        许是方才我咳嗽的声音有些大,将座下神仙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九重天的神仙喜欢讨论神仙秘辛,他们当下看见寮乘与复奚如此对我,定然早已经在脑中组合成了一部狗血话本。

        看过来的神仙中有两张突出的面孔,仔细一看,是弥真和遇真。之前听见寮乘和复奚讨论过九尾天狐姐弟俩的归宿问题,也不知复奚将他俩安排到哪里去了。

        我刚想到这里,便听见天帝说了话:“弥真遇真来九重天也有两天了,至今还没有去处。弥真去碧韵元君处由碧韵元君教习,遇真嘛……便去逸德真君处由逸德真君教习吧。你们姐弟二人得认真修行,不要辜负了老狐王的苦心。”

        复奚凑过来一些,对着寮乘小声说道:“果然安排去处这件事还得天帝来,辰君对此安排可还满意?”

        复奚话音刚落,座下的遇真便站了起来,朝天帝行了礼后说道:“我有想去的去处,还望天帝成全。”

        天帝一脸从容神色:“哦?既如此,那你便说说你想去何处吧。不过辰君和长庚君可不收弟子,想去之处需得除去他二人。”

        遇真一脸天真烂漫道:“我想去羲和宫,由羲和宫那位帝神教习。”

        他一提到羲和宫那位帝神,在场的神仙又开始议论纷纷,面上神色颇为兴奋,看样子,未知的才是吸引人的。

        天帝沉默了半晌,随后说道:“明光君未出羲和宫,我不好替他做决定,待我问了他的意思后再告知于你。”

        遇真对这个答案貌似不觉得意外,胸有成竹地行了个礼,随后坐了下去。

        原来我方才听到的八卦并不是不可信,他姐弟二人确实要拐一个上帝走,纵使不献身,也得拐一个做师父。只是没想到,竟拐到我这里来了。不过我如此不才,定然是教不了他的,待天帝遣人去羲和宫了,我让三位真火拒绝了便是。

        这个庆功宴着实开得久,我坐得头越来越晕了才结束。

        也不知我为何会如此头晕,竟晕得左脚缠了右脚,右脚又来缠左脚,后来如何回的瀚云宫我也不知道。

        醒来时竟看见窗外在下雨,这是我做神仙这么久以来看见的第一场雨。

        我作为火球时没怎么见过世面,是以好不容易看到了雨点子我难免兴奋,披了衣服便跑了出去。雨有些大,不多时我的衣服和头发都湿哒哒地贴在了身上,被雨淋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如想象中的舒服。

        大雨弹起的水雾中貌似有一个人影,我以为是寮乘,遂走了过去,结果走近一看,发现雨中之人是弥真。

        她跪在地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寮乘紧闭的殿门,许是被淋久了,她唇色青紫,浑身忍不住地颤抖着。

        我欲问她所来何事,便听见她大喊着:“求帝神收我入瀚云宫。”

        雨声太大,大到将她的声音彻底淹没了,没准寮乘不开门是因为没听见。

        见她脸色不太好,我便上前将她拉了拉,劝慰道:“雨声太大了,你跪在此处喊话作用不大。”

        她貌似听不见我说话,只将我拉着她的手甩开,又倔强地重复了一遍:“求帝神收我入瀚云宫。”

        至此我已知道她的用意,无非就是割尾之情,心悦寮乘,无论如何都想随侍寮乘身侧,见寮乘不收她,才出此下策。见她如此执着,我不经感慨,虽然我与林丘的感情只是情劫,但是自始至终都少了弥真的这份执着。回来这几天,我没想着他,他也没想法子来寻我,这便是情劫历得不圆满的原因。

        我也不再劝她,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转身准备回去换一身衣服,结果寮乘的声音自他紧闭的门中传了来:“初岁,你进来。”

        听见寮乘的声音后,弥真明显怔了怔,随后乘胜追击,更加大声地喊道:“求帝神收下我!”

        我还来不及迈开步子便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一瞬间我便出现在了寮乘的屋子里。

        我又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捋了捋贴在额头上的头发,看了眼坐在案边看书的寮乘,问道:“你没听见弥真在外面喊话吗?”

        寮乘头也没抬,光顾着用瘦长的手指头去翻书页:“听见了。”

        我拧了拧衣袖上的水:“那你为何不回话?”

        寮乘又翻了一页:“回了,回一遍就够了,不想同样的话重复着说。”

        “哦……”我斟酌了一番用词,“听说九尾天狐割尾定情,你对弥真感觉如何?”

        寮乘终于抬起了头,他盯着我看了看,随后抬手一挥,我浑身上下瞬间干爽无比。

        我走过去坐在我平日里常坐的软垫上,随后又追着问道:“嗯?我问你对弥真感觉如何?”

        寮乘塞了块桃花酥给我,随后说道:“你可还记得昨日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摇了摇头。

        寮乘给我解惑道:“昨日你喝醉了,非得爬到一朵云上,结果醉得不会驾云,摔下来好几次。摔下来还要爬上去,如此反反复复,虽然坎坷,但还是成功摔到了瀚云宫门口你才睡去。”

        听寮乘的描述,我本人也觉得甚是坎坷,遂撸起衣袖到处看了看,结果手上并无淤青,想来应该是摔得不严重。

        寮乘又说道:“下次要喝酒便在这里喝,免得在外面醉了又要欺负浮云。”

        雨下了半日才停,我开门出去寻弥真,结果却没见到她的人,也不知她何时走的。

        若方走来,冲我行了礼,又走进去给寮乘行了个礼,说道:“帝神,我已将九尾天狐公主送到碧韵元君处。”

        顿了顿,他又说道:“有一仙子在殿外侯着,说是羲和宫的仙婢。”

        我从羲和宫出来这许久都没见我宫里的三味真火来寻我,如今来寻我,定是有事,遂叫若方将她叫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仙子,和我出羲和宫那天穿得一样。

        她冲寮乘行了礼后,跪在我面前又行了个大礼,喊道:“拜见帝神。”

        见她如此庄重,我难免暖心,急忙拉她起来,和蔼地问道:“可是有何事?”

        她从袖带里拿出一叠书信来,然后双手呈给我:“回帝神,从昨日起便有一个自称九尾天狐少主的人来羲和宫递信,半个时辰就递一封,到今日已经累了这厚厚的一沓了,我担心此事要紧,遂只好前来寻帝神了。”

        这姐弟俩真有意思,都来至死不渝这一套。

        我拆了几封信来看,无非就是他自夸自己能力如何出众,与我属性如何适配云云,如此傲娇的自荐信,看来是想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她来得正好,我也不用跑到三十六重天一趟了,我将信装好放回她手中,说道:“将这些信放着就行了,天帝不多时便会遣人去羲和宫问我收不收弟子,到时候你便说我不收就行了。”

        见三位真火小仙子退了出去,寮乘才走了过来,说道:“明日你的天雷便要降下来了,到时候你就不要出门了,早饭我让若方送过去。”

        wap.

        /107/107858/28013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