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采仙草

第十五章 采仙草

        复奚问:“为何要替他寻药?”

        我说:“他替我接了天雷,内里肯定受伤了,也不知这伤多久能好,我替他寻药可让他好得快些。”

        说完这话,我远远地瞧见瀚云宫门口有人在闯门,仙侍们拦得颇为为难。遂叫上复奚一同上前看了看,结果看见来闯门的是弥真。

        弥真一见复奚便拉住了复奚的衣袖,央着他道:“复奚帝神,我来了却进不去,求你帮帮我。”

        复奚笑了笑,又点了点头,走过去拍了拍拦门仙侍的肩膀:“弥真是有战功仙族的公主,不是外人,放她进来吧。”

        仙侍更加为难:“可是……这……我家帝神有令,不得放她……”

        “好了好了。”复奚将弥真拉了进来,“寮乘是个口是心非的人,他那边我来说,定不会责罚你们的。”

        仙侍见弥真被复奚强行拉了过去,也不好又将弥真再拦出去,遂只好站在原地,一脸焦急地大眼瞪小眼。

        弥真被带进瀚云宫的大门后,跟复奚道了谢,又瞟了我一眼后,才往寮乘寝殿跑去。

        复奚伸出右手挡在了我眼睛前面,说道:“好了,岁儿,我们不去看她,我们聊聊为寮乘寻药的事。”

        我将复奚挡着我眼睛的手推开,问道:“看仙侍的模样定是寮乘已经下令不能放弥真进来了,如今你这样做又是为何?”

        复奚则是神秘兮兮地将我拉到一边:“寮乘从来都是口是心非的人,如今他为何拦弥真?又为何只拦弥真?岁儿可想过?”

        见我不说话,他又说道:“之前弥真也说过,寮乘为了救她中了鲛人的毒,你与寮乘朝夕相处肯定也知道寮乘中过毒吧?若是他不在意弥真又为何中这个毒?让弥真中毒再医好她不就行了?”

        “都是因为寮乘心里有她。”复奚一字一顿,“此般拦着弥真只是因为他心里别扭罢了。”

        回想起来,那日寮乘说过,他中毒是因为他愿意,结合复奚所说好像都能说通了。

        复奚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好了,别想了,他俩的事让他俩自行发展便是,你不是要为寮乘寻药吗?我知道此药要去何处寻。”

        对了,正题是寻药,我忙问道:“去何处寻?”

        复奚说道:“其实按道理来说,寮乘真身是可疗愈万物的三光神水,天雷固然会伤到他,但是任何药都比不过他的自愈能力。不过你既要还这个情,我便也能带你寻出让他加快好转的药来。此药长在太虚之境,我俩一起去采来便是。”

        太虚之境?说起来我要寻的芷尾花也是长在太虚之境的,复奚是最早的一批神祇,他肯定知道芷尾花的事情,先问他一问,把此事问清楚了再说。

        我随着他的话直接接着问了起来:“听说太虚之境有一种花,叫芷尾,此花可以瞬间提升神仙修为,你可知道?”

        复奚想了想,说道:“几千年前太虚之境确实开了一种叫做芷尾的花,此花也确实可以提升神仙修为,但是此花也就几千年前开了那一次,随后便再也没有开过了,因为芷尾为情爱之花,之前开的那次还是天界一个仙君爱上了人族女子,并且将她带到了天界来,不过那个人族女子因承受不住天界浓厚的仙气,没几天便死了,那个仙君因此绝望,跳下了碧落镜,自此灰飞烟灭。随后太虚之境开了一朵芷尾花,此花因无人去摘最终也枯萎了。”

        看来想要此花开是一件极其难的事情,总不能我还得为了此花去寻个人来让我殉情吧?如此这般花开了我也无福消受了。

        复奚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芷尾花的?此花并没有记载在古籍里,知道的神仙也只有寥寥几个。”

        我叹了叹气,颇为苦恼:“我前未婚夫告诉我的。”

        复奚微微微微张了嘴,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只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我连忙补充道:“不过那就是一个情劫,这次寮乘为我接的三道天雷也是因为这个情劫我用情不深才落下的。”

        “哦……”复奚终于说出了话,“他是如何告诉你芷尾花的?”

        我回忆了番林丘的话,大差不差地说给复奚听:“他说芷尾乃情爱之花,得之可以瞬间提升神仙修为,不过此花少有人知,少有人知的原因是害怕说出来了神仙们都想着走捷径。”

        复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芷尾少有人知的原因是确实难以开花,难到已经没有人再记得住此花了,并不是害怕神仙走捷径。”

        “原来如此……”看来我想得到此花果真是不可能了。

        复奚咳了咳,问道:“你喜欢他什么?”

        他问的这句话竟然和寮乘当时问的一模一样。因前面我已经答过了,是以此次我想也没想便答了出来。

        我说:“灵鹊是旱鸟,但是他还是跳河救了我,为此弄得自己奄奄一息。不过寮乘已经告诉我了,修成仙身的灵鹊不再怕水,以及我难以被淹死。还有一点是,我在他族中那段时日他待我还算体贴。”

        复奚垂头沉思了片刻,又抬起头来看着我:“就这两点?”

        他如此问话竟也和寮乘一样。

        我点了点头:“对,不过终究是情劫,我该体验的已经体验了,以往的事情也无需再记得。”这也是寮乘告诉我的。

        复奚眨了眨眼,随后拉着我的手腕,带着我往瀚云宫外面走去:“确实如此,那个人你无需再记得,现在我们去太虚之境给寮乘采药吧。”

        被他这般拉着,我还来不及思考便已坐到了一朵祥云上,祥云轻飘飘地往太虚之境飞去,飞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到。

        太虚之境就在三十六重天之上,倒是离我羲和宫很近,但是我的羲和宫又离九重天太远了,来来回回总是不太方便。以前将羲和宫建在三十六重天是因为三十六重天少有神仙住,也离人界远,纵使我一直在自焚也无大碍。如今我已经不再自焚了,是得考虑考虑将住所移到九重天来了。

        太虚之境是虚无之境,这里沉睡着的是上仙以上仙阶的神仙,天上的上神就这几个,还都健在,所以太虚之境躺着的也就只有一些上仙了。

        太虚之境有穹顶,穹顶之盖滋养着神仙的仙魂,神仙的仙魂又滋养着太虚之境,所以太虚之境中尤为灵气旺盛,因此,长在太虚之境的灵药仙草种类繁多。只是寻常神仙都上不了太虚之境,因为太虚之境中灵气太过旺盛,仙阶不高的神仙难以承受,只有上仙以上的神仙才能来,所以即使太虚之境的灵药仙草如此多,但是没人来采,如今已经达到泛滥的程度了。

        我实在是不才,虽是地仙仙阶,但是内里是帝神,所以这太虚之境还是来得的。

        我刚从浮云上爬下来,还没站稳便感觉到一股浓厚的仙气扑面而来。

        复奚将我扶稳,随后变幻出几个仙草给我看:“这里仙草太多了,所以需要我们两人分开去找,需要的就是这四种。”

        我抬手将他幻化出来的仙草握在手中,抬脚就要往里走去。

        结果还没走两步,复奚又来将我拉住了:“太虚之境毕竟是滋养仙魂的地方,所以有些仙草还是不这么安全的,你寻这几个仙草时要注意分别,别被有毒仙草扎到手。”

        为了使复奚安心,我拍了拍胸脯,向他保证道:“我绝对仔细辨别,其他仙草一律不碰。”

        复奚勾唇笑了笑,随后拍了拍我的胳膊:“去吧。”

        太虚之境的仙草果然繁多,密密麻麻地长做一堆,一堆仙草中有好几个品种,实在让人难以辨认。

        我抬手将复奚方才变幻出来的仙草放出来看了看,比对了半晌,才确定不远处就长着其中一株仙草。

        我绕了一些路,走到目标仙草堆面前才提起裙子小心翼翼蹲了下来。又仔细对比了半晌,我才最终将这株仙草确认下来。

        变出一把小铲子,将仙草移出来后,我伸着脖子往复奚那边看了看,看见他已经朝我走过来了,想来应该是仙草寻到了。

        我将手中仙草根茎上的泥拍了拍,刚准备站起来,结果脚下泥土松软,我一个不稳向后仰了去。

        还未跌在地上,我先跌进了一个怀里。

        我醒过神来一看,复奚右手搂住我的腰,左手是撑在地上的,他的背已经盖住了我身后的那一堆仙草。

        我赶紧将手中仙草放进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随后转过身去抱住复奚,将他抱紧后腾空而起,又召来一朵祥云,这才得以去看复奚的脸色。

        复奚坐在祥云上,将袋中仙草递给了我,随后拍了拍手上的泥:“好在岁儿反应及时,要不然我得躺进那一堆仙草里了。”

        虽然他语气轻松,但是此时唇色已经发青,看样子是中毒颇深了。

        他突然靠了过来,靠在我肩头,声音轻飘飘地传过来:“不过现下得借你肩膀靠一靠了。”

        wap.

        /107/107858/28013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