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疑是金屋藏娇

第十六章 疑是金屋藏娇

        我摸了摸复奚的额头,发现他额头异常滚烫,也不知他究竟是中什么毒了,必须下去看看刺伤他的是什么仙草才行。

        我将复奚放平躺在祥云上,正准备跳下去,结果被复奚拦了下来。

        他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拉着我的左手不放:“岁儿,别去了,危险。我好歹活了好几万载,太虚之境有哪些仙草,哪些有毒我都知道,带我回去吧。”

        见他都如此说了,我便挪到了他身边,驾着云出了太虚之境。

        只是我虽然知道复奚的舒晁宫在九重天,却不知道在九重天哪个方位。所以如今他已经毒发体力不支了,我还得将他摇醒,让他指路。

        复奚摇摇晃晃地给我指路,指到了舒晁宫门口才又躺回我肩头。我干脆不下云了,直接驾着云飞到了他寝殿门口,然后由着他宫里的仙侍来七手八脚地将他抬进了房中。

        他宫中仙侍来抬他时,他已经整张脸都发青了,把仙侍吓了一跳。

        仙侍哭哭啼啼将他抬进去后,没多时又急匆匆地跑了出来,一来到我面前便要跪下去,吓得我急忙将他拉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复奚不行了?”

        仙侍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道:“不……不是……帝……帝神想见你,我们去……去给帝神煎药过来,就麻烦……麻烦仙子看着帝神了。”

        这是自然的,我当然要陪着复奚,若是他没有过来接住我,现下躺着的就是我了,说到底是我欠了复奚一条命。

        我催着仙侍去煎药:“要煎什么药你们尽管去煎来,复奚这里有我陪着,我一定不会离开寸步的,你们且放心。”

        仙侍得了我这句话才又哭哭啼啼地跑了出去,见仙侍走了,我急忙跑进复奚房中,见他脸色竟比方才更青了几分。

        “岁儿……”复奚皱着眉,发出蚊蝇般的声音,“你别担心。”

        他抬着只手,晃晃悠悠地对着空气探了探:“岁儿,你在哪里?”

        我挪了挪位置,抓住他在空中晃悠的手:“复奚,你宫中仙侍去给你煎药了,你坚持住。”

        复奚闭着眼睛笑了笑:“我不会有事的,你若是累了……累了……”他话还没说完,便急急咳了起来,一咳起来便止不住,最后咳了一地的血。

        我看着一地的血,被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下意识便要起身去找寮乘,结果刚跑开,复奚便从床榻上跌了下来。

        我又跑回去,将摔在地上的复奚扶了起来,刚将他扶起来,他又吐了一地的血。

        我宽慰着他:“复奚……你……留在这里,我去找寮乘来,他定有办法。”

        复奚紧紧抓着我的手,虚弱地说道:“岁儿,不必去寻寮乘了,你就在这里多陪陪我吧。”

        我被他一身血,气若游丝的模样吓得不轻,捏了袖子去给他擦嘴上的血:“我定会陪你,你是为了救我殒命的,你死了我定会去陪你,绝不让你孤单一人。”

        复奚愣了愣,随后笑了笑,喃喃道:“好,一言为定,你绝不让我孤单一人。”

        也不知道复奚宫中仙侍去煎药煎了多久,我只觉得煎得实在是久。

        复奚晕过去半晌后,煎药的仙侍终于捧着一碗药跑了进来。

        因他晕过去了,所以不能自主喝药,只能由人给他灌药。他宫中仙侍们畏畏缩缩地缩在一团,说是不敢给帝神灌药,最后便只有我来给他灌药了。我给他灌药灌了半晌才将药都灌进去,最终一碗药,半碗都洒在了他衣衫上。

        见我将药喂完后,围在一旁的仙侍才松了口气,其中一仙侍上前来说道:“仙子,今晚能否劳烦你在这里照看帝神?”

        虽说我留在这里照看复奚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他宫中仙侍如此说了,倒是引起我的好奇。帝神宫中仙侍是理应照顾病中的帝神的,除去帝神,其他神仙宫中的仙侍都应如此,可是他们竟特意让我在此处照看,颇有我在此处他们便可以不在此处的意思。

        我问道:“我自是要再此处照看复奚的,但是我在了你们便要走吗?”

        仙侍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支支吾吾了半晌,最终才说道:“仙子有所不知,帝神这寝殿平日里都不许我们入内,今日是情况特殊,要不然我们是万万不能进来的。”

        “为什么?”我觉得好生奇怪,遂又追问了起来,“他寝殿从来都有此规矩?”

        仙侍们点了点头,没等我接着问便退了出去。

        他们溜得快,都快出了复奚的院子我才想起来,今夜我若是留在舒晁宫,得让人去和寮乘说一声,免得他担心,遂急急跑到门口冲他们喊了一嗓子,得了他们的回应我才又回了复奚房中。

        见复奚脸色稍有好转,我才将悬着的心放下一些。

        放眼望去,光是复奚住的这个房间就大得过分,不过他的房间虽大,却很是干净,各种摆件,桌椅都干净得没有一丝灰尘。方才的仙侍们说他们平日里不能进复奚的寝殿,所以复奚房中如此干净肯定是平日里自己在打扫。

        我拉了张椅子放在复奚床头,随后坐在椅子上盯着复奚看了看。寻常时候复奚是个十分开朗的神仙,我以他的角度去想了想仙侍不能进他寝殿的这个问题,只是着实想不明白。

        难道是担心仙侍进他寝殿会打碎他寝殿中珠光宝气的摆件?

        这也不合理,复奚是司金之神,这天界没有谁比他还富有了,他怎可能拘泥于这一两件摆件?

        难道是他有什么怪癖?比如金屋藏娇。毕竟之前听墙角听到了仙子们说复奚是个风流的神仙,这个猜测也不是全然没有可能。

        只是天界有些风流神仙也是常事,他没必要做到如此地步啊。

        我靠在他床头盯着他思索了一会儿,没多时便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感觉有人在摸我额头,猛然睁开眼,发现是寮乘。

        我张了张嘴,想起复奚还在睡着,便压低了声音:“复奚没事了吧?”

        寮乘点了点头,抬手给我擦了擦汗:“你出了冷汗,可是做噩梦了?”

        我想了想:“不太记得了。”

        寮乘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心摊开来,我才发现,我手心都是血痂。

        寮乘抬起食指在我手心的血痂上摩挲着,有些痒:“你和复奚今日去做什么了?”

        血痂在他食指的摩挲下渐渐消失了,我看得目不转睛:“今日复奚带我去为你寻药了,你刚替我接下三道天雷,就算外表没有伤口,内里肯定也伤着了,给你寻药能让你好得快一些。”

        顿了顿,“只是,害得复奚中毒了,今日他吐了很多血,脸色也青得怕人。如果他没跑过来接住我,现在躺着的人就是我了。”

        寮乘转头去看了眼复奚,随后抬起右手,掌心朝下,有幽幽蓝光流入复奚体内:“你不必如此自责,复奚无大碍。”

        说完,他收回右手看向我:“不过,就算今日是你中了毒,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我点了点头:“嗯,我知道的,因为你真身是可以疗愈万物的三光神水嘛,自然可以解我的毒。”

        寮乘依旧盯着我看:“纵使我真身不是三光神水,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月光透进窗户,将寮乘的五官衬得十分好看,他的眼睛尤为好看,就像两潭清泉,波光流转,人一转进去就出不来了。

        想起今日寮乘离我那般近,又看了看眼前的寮乘,脸皮自觉地烫了起来,好在复奚在睡觉,所以我没留几支蜡烛,光线如此昏暗,他应该看不见我脸红。

        我佯装咳了咳,说道:“今日弥真去寻你了,你们……”

        “初岁。”寮乘打断了我的话题,“今晚你要回瀚云宫住吗?”

        我怔了怔,随后回道:“不回了,复奚寝殿内不会有仙侍,今晚我得守着他。”

        寮乘凭空将祖神留给我的那张毯子变了出来,盖在我身上:“虽说你真身是混沌之火,但是现在混沌之火都聚在了丹田中,你肯定也是会感受到冷的,晚上在这里守着复奚时将毯子盖好。”

        说完这话他便出去了,我起身追到窗户去看他时,早已没了他的踪影。

        第二日复奚比我醒得早。

        我的头从手臂上滑下去惊醒时,正好对上复奚笑眯眯的一双桃花眼。

        我被吓了一跳,坐直身子眨了眨眼,连喘了两口气才缓过来。

        复奚见我如此模样,叹了叹气,一脸失落:“岁儿,你好过分啊,我长得有这么恐怖吗?”

        我连连摆手:“不是你长得恐不恐怖的问题,是我睡懵了,突然看见一张脸对着我,有些……”想了个措辞,“茫然。”

        复奚又弯着唇角笑了起来:“岁儿,谢谢你昨晚照顾我,只是你能否将我扶起来?保持这个姿势睡了一晚上,我现在背部有这些麻了。”

        “这好说啊。”我将盖在身上的毯子掀开,起身去扶他,将他扶坐起来,我半开玩笑道,“听你宫中的仙侍说,他们平日里不能进你寝殿,是不是你金屋藏娇了?”

        wap.

        /107/107858/28013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