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喝药得俩人

第十七章 喝药得俩人

        复奚揉了揉背,随后抬眼来看我:“我这寝殿就进过你一个女仙,若要藏也只能藏你了。”

        我撇了撇嘴,转身去椅子上将祖神留给我的毯子收起来,结果就听见复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许是怕他们进来弄坏我寝殿里的东西吧。”

        想不到复奚如此富有了竟还如此抠门,我转过身去看着他:“你是司金之神,金银细软多得数不清,就算被弄坏一两件也无妨,你总能修复好的,总不至于因为害怕东西被弄坏就自己一个人待着吧,万一你出什么事了都没人发现。”

        复奚也撇了撇嘴,嘀嘀咕咕道:“可是那件东西坏了便坏了,我也没办法修复啊。”

        虽然他这句话说得小声,但我还是听见了,我凑过去问他:“什么东西?”

        复奚没理我,扯着嗓子冲外面喊道:“今日的药可以拿进来了。”

        我抱着手站在一旁看他,见他始终不愿与我对视,我便也不强问了,见仙侍端了药进来,我接过药递给了他,结果他将两只手藏在身后,摇了摇头,撒娇似的说道:“岁儿喂我可好?”

        我定定地看着他,就是不松口。

        复奚皱了皱眉,突然捏着心口闷哼了起来,吓得我手忙脚乱地也去帮他揉心口。

        复奚抓住我的手,抬起头来笑了笑:“我心口疼得紧,还是你喂我吧。”

        我觉得他许是在诓骗我,但是想着他如今清醒过来了,一碗药几口便能喂完,便也没有再将药碗递给他,抄起勺子盛了药喂进了他嘴里。

        喝完药,复奚又躺了回去,躺好后冲我说道:“你先回瀚云宫吧,将寮乘的药弄给他吃了再回来,我等你。”

        天色也不早了,现在赶回去的话正好能赶上与寮乘一起吃午饭。

        复奚宫中的仙侍刚好端了吃食进来,但复奚说他没胃口,又让仙侍将吃食端回去了。

        他见我还站在门边,便虚弱地冲我笑了笑:“快些去吧,我在此处等你。”说完,他闭着眼睛,不多时呼吸便匀称了。

        复奚这舒晁宫我也是第一次来,来的时候太着急,所以没记路,此时我要回瀚云宫,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了,只好拉了复奚宫中的一个仙侍来给我带路。

        从舒晁宫出来后,走了许久竟没看见一个殿宇。复奚这舒晁宫,论孤僻和我的羲和宫有得一拼了。

        我走到引路仙侍身边,问道:“舒晁宫为何修得这样偏僻?”

        引路仙侍老实答道:“我来舒晁宫不久,确切原因还未得知。”

        我又问:“那不确切的原因呢?”

        引路仙侍答道:“据说是复奚帝神喜欢清静,舒晁宫修得远些便不会有神仙来打扰他了。”

        喜欢清静?可是复奚在我印象里实在是一个很开朗的神仙。复奚与寮乘的关系很是不错,肯定是平日里俩人经常聚在一起。我搬进瀚云宫这些日子也经常看见复奚跑到瀚云宫来,庆功宴他也积极参与,实在不像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倒是像极了爱热闹的人。将舒晁宫修得这样远,他又爱到处逛,这样一来他就得多走许久路,着实是有些想不清楚。

        走了许久才看到有殿宇,随后便渐渐热闹了起来。瀚云宫所处虽不是中心地带,但是位置却恰到好处,这样一对比起来,我更是觉得舒晁宫冷清得过分了。

        引路仙侍将我引到瀚云宫附近便回去了,这附近的路我也认得,便慢悠悠走了回去。

        到瀚云宫门口时,又见弥真在闯门,此次复奚不在了,瀚云宫的守门仙侍便如何都不放弥真进去。

        若是寮乘真如复奚所说,是口是心非,那如此这般也太非得过分了。

        这本也是寮乘和弥真二人的事,我不想掺和,便侧身从仙侍身后钻了进去。走远了才听不见弥真吵吵嚷嚷的声音,自此我才觉得,其实清静一些也并非坏事。

        我寻到厨房,又找了个仙侍教我煎药,勉勉强强煎出一碗药,色泽还行,乌漆嘛黑的,一看就很能治伤,遂满意地端到了寮乘寝殿。

        寮乘此时正坐在树下摆弄着一盏琉璃灯,见我走近了,便将琉璃灯给收进了袖袋里。

        我问:“为何要藏起来?”

        寮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一个蒙了尘的神器,方才不小心找了出来,我拿着擦擦,看看还能不能用。”

        我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药递给了他:“喝吧,我刚做好的。”

        寮乘接过药碗,盯着碗中乌漆嘛黑的液体看了看,随后咕噜一口将药都喝了个干净。

        我问他:“苦吗?”

        他摇了摇头:“不苦。”

        我将信将疑地伸手去接他手中的药碗,结果他将手一扬,药碗便不见了踪影。

        “吃饭了吗?”寮乘带着我往他寝殿走去。

        我一边跟着他,一边往门口看去,看看弥真还在门口闹着,遂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还没吃。”

        寮乘将我拉过来,挡住了我的视线:“正好,我也还没吃,就等你了。”

        想到弥真闹了这许久竟还未离去我便觉得她果然是真的执着,瀚云宫虽不在中心,却也不偏僻,门口路过的神仙很是多,见弥真这般闹,皆侧目看着她,算来,弥真也是十分有勇气的一个女仙了。

        我心不在焉地搅着碗里的粥,听见寮乘轻咳了一声,便抬头去看他,发现他刚好把手中勺子放下,也正抬起头来看我。

        他说:“初岁,你不必如此在意弥真之事。复奚喜欢给我胡乱牵这些红线,之前的南海公主就是这般。随她闹便是,闹两天便不会再闹了。”

        被他直接点破心思,我倒是有些慌张了,连连摆手:“我自然不在意,不在意的。”

        “嗯,那就好。”他给我夹了菜,“你刚有了仙阶更得勤加学习,争取早日飞升天仙才是。”

        刚好寮乘也说到这个问题了,我前些日子一直在想,既然历情劫是如此简单之事,那我便选历情劫好了,只要历圆满了便不会再降下天雷,不过是谈情说爱一段时日这有何难?总比一直盯着晦涩难懂的古籍,结果什么也学不会的强。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你之前说飞升无非就是上神传输神力,或者历劫。这历劫我体验过了,但是上神传输神力实在是无法体验了,因为我们属性不兼容,你们神力皆入不了我体内。所以,我在想,要不然我接下来的飞升之劫都选情劫算了。”

        寮乘握着筷子的手僵了僵,随后他将手中筷子放下,重拾往日犀利的目光,就这样看着我。

        我被看得有些心虚,随即解释道:“你不是说情劫结束便结束了,过往都无需记得吗?所以就算我多历几次应该也是无妨的吧……”

        寮乘叹了叹气:“是之前你与灵鹊的情劫误导你了,情劫并不是如此容易的,情劫最伤心,最毁仙根,虽说一旦历劫成功便会比其他劫数更加有助于飞升,但是一旦失败便会仙根尽毁。我说情劫结束了便无需再记得了,但是又有几个历了情劫的神仙能真的独善其身?”

        他又说道:“而且需要历何种劫数都是随机的,都是由机缘而定,在历劫之前你得修行到达一定高度,只有这样,劫数才会降下。”

        果然不会如我所想般简单,劫数得等,还由机缘而定,芷尾花也是需得殉情才能开。果然古籍才是正道。

        “不过。”寮乘将手交叠在桌上看着我,“我自会为你传输神力,助你早日飞升。虽说我为你传输神力能让你缩短飞升时间,但是终究也是抵不了经历劫数的,你得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之前复奚也不是没有给我传输过神力,结果失败了,如今寮乘又说给我传输神力,我自然是有些担忧的,害怕他最终浪费了神力:“之前复奚说了,为我传输神力得寻一个媒介来,如今这个媒介还没影子,你又如何为我传得神力?”

        寮乘则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模样:“我自有方法,定能顺利将神力传给你。”

        听寮乘如此说我便放心了,他传输神力给我后,我定能少看几本古籍。

        吃了饭,我说要去舒晁宫看着复奚,结果寮乘说他也要去。本着人多力量大的想法,我当然是没什么话说。为了避开弥真,寮乘本来是打算翻墙走的,结果刚准备翻墙,一个仙官竟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仙官找着寮乘后,略喘了喘气,打理了一下头发,说道:“启禀帝神,南海传来消息,近日下界连续暴雨,南海海水漫过了人界,南海龙王控水多日,今日实在控制不住了,特来请帝神下界控水。”

        寮乘皱了皱眉:“雨神在哪里?叫他过来。”

        说完,寮乘转过头来叮嘱我:“我去去就来,你等我。”

        司水之神真是麻烦事颇多,不过有寮乘在,此事定能快速平息。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落下了半个身子,按人界的时间来算,应该已经快到黄昏了。

        我出来这许久,也不知复奚吃饭了没有,得快些去舒晁宫找他才行。

        wap.

        /107/107858/28013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