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他今日应该很孤独吧

第十八章 他今日应该很孤独吧

        从瀚云宫去舒晁宫挺远的,我紧赶慢赶,终于赶在太阳完全落下去之前赶到了舒晁宫。

        踱步到复奚寝殿外时看见床上空无一人,寝殿内既没有仙侍也没有复奚。

        复奚伤势并未痊愈,此时肯定只会在寝殿内。

        我抬脚走了进去,拐了一个角,看见一个院子,院子内花开如春,院子中的石阶上坐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复奚。

        他怀中抱着一只小兽,身子坐得端正,正盯着院中一簇开得极其好的花出神。怀中小兽很是调皮,躺不住了便仰起头来咬他的手指,他也不恼,低头看了眼小兽,随后抚了抚小兽的头,又抬眼去看院中那簇花。

        “帝神经常会来此坐一坐。”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此声音将我吓了一跳。

        复奚寝殿不是寻常时候不给仙侍进来吗?怎还会有人在此说话?

        我转头看去,看见一个打扮素雅的仙官站在我身后,正抿唇冲我笑:“我是帝神的随侍仙官,平日里帝神寝殿也只有我会经常进出。”

        这个仙官看起来素雅沉静,实在与复奚的性格不太匹配。

        仙官走到我身边,转头看向复奚:“想来今日他应该很孤独。”

        说完,仙官又转过头来看着我,随后朝我行了礼:“拜见帝神。”

        仙官此行为一出,我又被吓了一跳,他是如何知道我身份的?

        还没等我发问,仙官直起了身,给我解了惑:“帝神经常提起羲和宫的明光君,能入帝神寝殿的,除了寮乘帝神和我,便只可能是明光君了。”

        此仙官好生聪明,我大为赞叹。

        我转而又问道:“复奚这院中有什么?是可以解他孤独的东西?”

        仙官垂下眼:“是一个念想,祖神留下来的。”

        “这个念想……”我又看向了复奚,他还在望着那簇花出神,怀中的小兽打了个哈欠便静静趴在了他怀中,不再动弹,“是什么?”

        仙官随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此念想为一物,是祖神身归混沌之前留给他的。至于此物到底是什么,还是等以后帝神亲自与你说吧。”

        看来祖神身归混沌对复奚影响不小,也不知道以前他跟随祖神的时候是何种光景。祖神身归混沌已经五万年了,这处院子便是也存在至今不曾荒废,他其实应该很孤独吧。

        复奚突然转过头来,一见是我,他又眯着桃花眼笑了起来,抱着小兽朝我走了过来:“岁儿,你何时来的?怎么也不叫我?”

        仙官躬身行礼退到了一侧。

        复奚将手中小兽递给了仙官,说道:“玉宿,将吞金兽抱下去,今日带它下界,看见合适的祈愿无需告诉我,直接圆了便是。”

        玉宿将吞金兽接过,行了礼便退出了寝殿。

        复奚过来拉着我的衣袖:“我等你回来陪我吃晚饭,你来得刚好,我正好饿了。你喜欢吃什么?”

        我想了想,说道:“我吃什么都行,你平时里都吃什么?”

        复奚愣了愣,随后笑了笑:“不太记得了,我把仙侍叫过来问一问,你听听看想不想吃。”

        他话音刚落,一个仙侍走了进来,复奚问道:“我平日吃的都是什么菜?你可知道?”

        仙侍答道:“回帝神,平日里您的菜都是我来做的,我知道。您平日里吃的菜有素菜汤和炒豆角。”

        我和复奚皆等着仙侍接着往下说,结果等了半晌,仙侍补了一句:“就这两样。”

        我扭头看了眼复奚,发现他同样是惊讶神色,随后他问道:“就这两样?”

        仙侍点了点头:“回帝神,您自始对吃的东西都没有太多需求,上任做菜的仙侍魂归三途河前和我说,您不喜欢每日变换菜样,就这两样简简单单就好。”

        复奚极快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朝仙侍说道:“那你可还会做别的菜?”

        仙侍嘴角止不住地弯了弯:“帝神,您算问对人了,我生前在人界是厨子,您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您做。”

        复奚说道:“那便将你觉得好吃的,适合女仙的吃食都做了送过来吧。”

        仙侍面色微红,两眼也止不住地红了红,随后冲我深深行了个礼便快速跑了出去。

        我觉得这个做菜仙侍精神极其亢奋,还摸不清其中原由,复奚倒了杯茶放到了我面前,说道:“如果不是岁儿来陪我吃晚饭,我都不知道我宫中做菜仙侍这么有才能,什么菜都会做。若是他做的菜合你口味,你可常来。”

        我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问道:“方才你坐在那里看什么?”

        复奚敛了笑意:“祖神留给我的一个念想罢了,就同你那张混沌之火烧不坏的毯子一样。”

        “你想他吗?”我将茶杯放下,看着复奚。

        复奚笑了一声:“有何想不想的?都过去五万年了,只是我想将他记住,也算时时给自己提个醒。”

        我不知道他想给自己提的醒是什么,见他不说,我也还是先不问,人人心中都有秘密和难以启齿的东西,复奚将这个东西保护得这样好,让这个东西留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便好。

        做菜仙侍不多时便同一行仙侍端了十几种菜进来,菜品丰富至极,可见是用心了。

        做菜仙侍跪在地上行了个礼,久久没有抬起头来:“希望帝神今日能够好好吃饭,若是不合口味,我马上重做。”

        复奚手中握着茶杯,垂眼看着飘在杯中的茶叶:“你且退下吧。”

        做菜仙侍连忙起身,又朝我行了个礼才退出去。

        复奚拿起筷子,抬手在菜上面晃了晃,结果终究没有落筷:“岁儿,你……”

        我率先给他夹了块红烧肉,随后撑在桌子上看着他:“今日你便尝一尝除了炒豆角和素菜汤以外的菜,看看是不是比炒豆角和素菜汤好吃。”

        复奚看了眼躺在他碗中的红烧肉,随后夹起来放进了自己嘴里,咽下去后冲我笑了笑:“换一换口味还是不错的。”

        复奚抬手也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你也喜欢吃这个是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宫中做菜的仙侍是多久来的?”

        复奚怔了怔,随后垂眼又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不记得了。”

        我追问道:“不会你宫中仙侍你就认得玉宿吧?”

        复奚也不遮遮掩掩,直接答道:“是啊。”

        我抿了抿唇,确认了一遍:“果真只认得玉宿?”

        复奚将筷子放下,端起了茶杯:“玉宿……真身是吞金兽,能陪我很久。”

        我一时语塞。

        天界中的仙侍,能长久活下去的很少,所以各个宫殿里每隔几万年就要换一批仙侍。方才做菜仙侍也说了,他上一任做菜仙侍魂归三途河了,简单点说,就是仙魂尽散了。凡人死了可以投胎转世,神仙死了就真的是到终点了。

        复奚,他真的很孤单吧。也许祖神的离去是他心中的一个结,身边的仙侍也是无可避免的会死去,这些生命的逝去是他无能为力的,长久留在这里的,只有他。所以他便下意识地不去记住任何人,记不住便不会伤心了。

        我抬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冲他笑了笑:“玉宿是吞金兽,能陪你很久,我是混沌之火,能陪你更久,寮乘也是,我们是可以一直长久地陪着你的。”

        复奚噗嗤笑了出来:“岁儿,你如此煽情做什么?我就是因为玉宿成天在我眼前晃,晃了五万年没办法记不住他罢了,如果他不常在我眼前晃,我可能也记不住他。”

        我瘪了瘪嘴:“是啊,那你如此般记性不好是该治一治了。”

        “不过,”复奚左手撑着脸,右手握住我的手,“你与寮乘我定是会永远记住的。”

        “哦?是吗?”寮乘的声音突然凭空出现在这屋子里。

        复奚将我手握紧,眯着桃花眼盯着我看:“是啊,你有何见解?辰君。”

        寮乘自蓝色光晕中走了出来,坐在我边上,随后将复奚拉着我的那只手拉了过去:“我无甚见解,这般当然是极好。”

        复奚皱了眉,将手从寮乘手中抽了出来:“你个变态,这么快就治好水了?”

        寮乘答道:“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复奚又夹了块红烧肉给我,哄道:“岁儿快吃。”说完,转头看向寮乘,“前日玉宿带着吞金兽下界,碰巧看见南海之水有淹到人界的势头,南海龙王虽在尽力控水,但是效果微乎其微,便来告知了我。我本想着看看南海龙王会不会主动来请你去控水,结果等了两日都不见他来,南海水势定然已经失控,所以我便遣了仙侍去告知你。”

        “嗯。”寮乘自顾自倒了杯茶,“南海龙王确实有意隐瞒不报,担心被惩罚。你此番通知得还算及时。”

        复奚将筷子一放,抄着手靠在靠垫上,叹了叹气:“只是可惜了,没想到这么些年你能力又见长,竟这么快就将水治好了,看来我还得晚通知你个半日,省得你如此大一棒槌在这里晃悠。”

        wap.

        /107/107858/28013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