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一个神仙便是一颗星子

第十九章 一个神仙便是一颗星子

        我刚夹起还未放入口中的红烧肉从筷子滑落,掉入了碗中。

        棒槌?这是何种形容?

        我侧头去看了寮乘一眼,发现他犹自握着茶杯,嘴角弯了弯:“谁是这个棒槌还说不准。”

        复奚挑了挑眉,突然捂着心口眉眼拧做一团:“岁儿,我身上的毒又发作了。”

        见他如此痛苦神色,我放下筷子,站起身来准备过去扶他,结果寮乘抢先一步,走过去坐到了复奚身边,右手将他扶起,左手盖在他心口上,微微笑了笑:“现在可还在发作?”

        复奚睁眼瞪了瞪寮乘,随即从他怀中挣脱出来:“我见你是独身久了,心理发生了扭曲。那九尾天狐公主弥真日日去你门前堵着,你见好便收吧,人家长得如此貌美,配你也够了。”

        寮乘将手收回,理了理袖子:“你觉得她貌美,为何不自己收了?我瞧你那日盯着她看盯得很是出神。”

        复奚往旁边挪了挪,离寮乘远了些,才说道:“我盯着她看还不是为了帮你参考参考?我觉得你俩甚是合适,是吧,岁儿?”说完,他竟将这个话题抛到了我这边来。

        寮乘和复奚一并看向了我,貌似我今夜一定得将此答案说出来。

        我一双手无从安放,嘴唇抿了又抿,张了又张,刚哼出一个音节,寮乘便将此话题给接了过去。

        他说:“之前南海公主也是这般,你总胡乱给我牵红线,像你这般说来,与我适配的女仙就多了。”

        复奚抬起右手食指晃了晃:“非也,南海公主和九尾天狐公主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长得浓艳的类型,你之前不是总看此种浓艳美人的话本吗?以此看来,南海公主你不喜欢的话,九尾天狐公主你也总该喜欢了。”

        寮乘哼笑了一声:“浓艳美人?话本?恐怕如此了解这些的也只有长庚君了。”

        复奚又抬起右手食指晃了晃:“非也,我喜欢的是清丽型的美人,岁儿就非常合适。”

        他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呛得整个屋子里火药味十足,见他们还准备继续斗嘴下去,我伸了手横在他俩中间,说道:“菜都要凉了,你们有这功夫斗嘴还不如多吃几口菜,免得浪费了。”

        如此,他二人才闭了嘴,沉默吃菜,不再说话。

        吃完饭后,我与寮乘起身准备走,复奚追到了门口,挥着手说道:“岁儿,明日我等你吃晚饭,你记得来。”

        我也冲他挥了挥手:“知道了,晚上风凉,你回去吧。”

        复奚点了点头,倚靠在栏杆处目送着我和寮乘出了舒晁宫的门才回去。

        寮乘走在我身侧,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抬头看了眼天,发现天幕上已经挂满了星子,都说天上的星子代表着神仙,神仙殒命,代表他的星子也会消失,不知道代表我的那颗星子在何处。

        我仰着头走路没注意脚下的东西,突然被绊了脚一瞬间便失去了平衡。

        我正往前扑之际,寮乘拦腰将我搂了过去。

        我站稳了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他的呼吸正痒痒地挠着我的眉心。意识到这点,我急忙往后退去,与他拉开了些距离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寮乘问道:“方才你在看什么?”

        我轻咳了一声,企图缓解些尴尬:“看星子,我想找一找我的星子在哪里。”

        寮乘抬起手,指了指天一角:“在那里,那一块是代表元素五帝的星,你是那颗红色的,我是那颗蓝色的。”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去,果然看见了五颗颜色各异的星子,与我的星子离得最近的是寮乘的星子,想来这便是祖神给我与寮乘划的羁绊了。

        我看星子看得出神,没来由冒出了一句:“我们会死吗?死了是不是这些星子也会消失?”

        寮乘答道:“我会让你好好活着的。”

        我转过头去看了看寮乘,发现他正仰着头看着天幕,遂突然很好奇,在我沉睡的时候,他们与祖神是如何相处的,加上今日复奚所说的祖神留下的念想,我就更加好奇了,于是问道:“以前你们四个是不是和祖神关系特别好?”

        寮乘收回视线,看向了我:“祖神很严厉,与我们相处时不大爱说话,但是他是一个能力强大,又极其负责任的神仙,所以,与其说我们与祖神的关系好,还不如说我们都很敬仰他。”

        “哦……”我点了点头,“那祖神身归混沌之时,是不是给你们都留了个念想?”

        “念想?”寮乘想了想,“你问的是复奚寝殿里的那个东西吧?”

        寮乘太过于聪明,聪明到都不用我直接问出来。

        寮乘又继续说道:“复奚寝殿内的那个东西,和祖神留给你的毯子有相似之处,也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念想吧。”

        与祖神留给我的毯子有相似之处?祖神留给我的毯子是为了给我遮羞用的,那祖神留给复奚的那个念想,莫非也是为了给他遮羞用的?不过他那院子里也只有花,一堆花能如何遮羞?复奚也不会自焚得衣不蔽体,自然也不需要遮羞,想来这个相似之处应该是留下来保护复奚的,不过为何要保护他,我暂时没想明白。

        如此漫步走回瀚云宫,竟也没多时便走到了。见今日寮乘去治水了定会很累,我便也没有去他寝殿内打扰他,自己回了他划给我的寝殿,躺下睡了半晌才睡着。

        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了,看着这个天色,应该是辰时了。

        寮乘寝殿方向传来隐隐哭声,听这声音是女子在哭。

        我赶过去时,正好看见一个粉衣女子跪在寮乘寝殿门口,哭得近乎昏厥。

        再走进一些,看见此女子竟是南海公主。

        想来她应该是为了给自己爹求情而来,昨日寮乘治水回来时说,南海龙王打算将治不住水之事隐瞒不报。南海之水险些漫到人界,此事确实重大,的确需要治南海龙王的罪。作为女儿担心爹爹自是无可厚非,只是她如此哭哭啼啼,就算寮乘有恻隐之心,也无法轻罚了。

        往南海公主身后看去,我发现站着的女子是弥真,她此时皱着眉看着南海公主,貌似在思索着什么。

        许是今日南海公主也来闯门了,见她哭得声泪俱下,不死不休的模样,守门仙侍便也没敢着实去拦她,顺便让弥真也溜了进来。

        知此刻光景我定是不宜过去的,便掉头准备回去了。谁知寮乘从寝殿出来后又朝我走了过来。

        他走过来说道:“初岁,我现在得去一趟凌霄殿,午饭等我回来一起吃。”

        我点了头,目送他与若方一同出了瀚云宫。

        他前脚刚出去,南海公主后脚就追了出去,此刻此地便只剩了我与弥真。

        我也不知该如何招呼她,便冲她笑了笑,转身朝我寝殿走了去。

        结果弥真几步追了过来,拦在我面前,一双秀气的眉毛皱起,想了想后,她问道:“你去何处?”

        她这话问得有水平,莫不是想让我留在此处陪她?

        我答道:“回寝殿。”

        听到这里,弥真的眉毛又皱了几分:“寝殿?回谁的寝殿?”

        这话问得更有水平。

        我又答道:“我的寝殿。”

        弥真一双勾人的狐狸眼死死盯着我:“你不是帝神宫中仙婢?”

        我摇了摇头:“不是。”

        弥真视线往旁边飘了飘,随后问道:“莫非……你是帝神宫中姬妾?”

        学无止境,之前我看的古籍里确实也有一些这些东西的介绍。姬是对妇女的美称,妾是谦称,虽然弥真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混乱,妾应该是我自称才对,但是抛除这个混乱来说,我确实也算得上寮乘宫中的姬妾,毕竟他宫中除了我,便也没有其他女仙了。

        于是我诚恳点头道:“对,我是姬妾。”

        弥真眼里突然洇出了眼泪:“你竟然……是他的姬妾……”

        转而,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释然道:“纵使你是他的姬妾又何妨?想来也是一个有名无分的,我自是不在意这些。”

        说完,她转身又回到了寮乘寝殿外,坐在一旁的石阶上,瞧着这个架势是准备长久坐下去了。

        寮乘回来时已是午时,我正坐在我寝殿门口的大树下,一侧头便能看见瀚云宫的大门。

        此番正好看见寮乘身姿挺拔的走了进来,跟着他进来的还有南海公主。

        南海公主声音已经哭得嘶哑了,她紧紧追在寮乘后面,最后被若方给拦了下来。

        若方劝道:“此次南海龙王隐瞒水情不报,险些让人界被水淹,但是帝神也看在南海龙王努力治水的份上给他从轻处罚了,只是削了他百年修为。雨神此次玩忽职守,让暴雨连下多日,帝神给他的处罚可重得多了,削了他的神职。你还是快回去你父亲身边吧,莫要再来痴缠帝神了。”

        若方言辞恳切,言之有理,任谁听了都能明白其中轻重,只是南海公主仍旧不依不饶,冲着寮乘喊道:“帝神,我爹爹年事已高,若失了百年修为定会卧床不起,求帝神开恩,免了爹爹的处罚,或者……或者由我来替爹爹受罚也行。”

        寮乘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随后转身去看着南海公主,说道:“若你有此孝心,可在南海龙王被削修为后,自行渡修为给他,不必再来此处说了。”

        说完,他将手中袍子递给了若方,径直朝我走了来。

        wap.

        /107/107858/280134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