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祖神祭典

第二十章 祖神祭典

        寮乘边朝这边走来,边说道:“将她们请出去吧,我需要休息。”

        若方点了点头,随后招呼着站在一旁的仙侍将南海公主和弥真双双请了出去。

        我将手中的古籍合了起来,听见南海公主的哭声远去后才站了起来朝寮乘走去。

        寮乘看了眼我手中的古籍,随后揉了揉我的头发,说道:“你如今知道自己找古籍来看了,很是不错。”

        听他如此夸赞我,我开始有些找不到北:“这些古籍很有意思,你可以多寻些来给我看。”

        寮乘点了点头:“马上就是祖神身归混沌五万年的祭典了,待此事结束我便给你多寻一些书来。”

        “祖神的祭典?”我想了想,“我能去吗?”

        寮乘拉着我进了寝殿中,随后一行仙侍便端了菜来,他给我夹了菜,说道:“你自然是能去,祖神身归混沌之前你长久住在他额间,按理来说你与祖神是最亲近的。你们也五万年未见了,这次去见见他。”

        虽说见不到祖神真容了,但是见一见他留下的部分仙灵也是好的。

        吃完饭后,我催促寮乘去休息,结果他竟拿起了方才我在看的古籍来考我,我一时答不出来,便又催促他去休息,他将古籍翻了一页,慢悠悠地说道:“此时我便是在休息了。”

        于是,我二人便在他问,我答不出,然后他又问,我又答不出中循环往复了一个下午。最终我精疲力竭,实在是没有办法去复奚宫中同他一起吃饭了,又不好食言,便叮嘱了寮乘,一定得去舒晁宫陪复奚将晚饭吃了。

        得了寮乘的肯定答复后,我晃晃悠悠地钻进了被子,见他关了门出去了我才长舒一口气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复奚便来瀚云宫给我抱怨了起来,他皱着眉,可怜巴巴道:“岁儿,你昨日为何不来?为何让寮乘来?”

        我自知理亏,便温声解释道:“昨日寮乘抽问了我一个下午古籍中的内容,我实在精疲力竭了,爬不起来了,这才食言的,我担心你一直等我,便让寮乘过去陪你吃饭了。怎么了?你们昨晚吃饭吃得不开心?”

        听了我如此问,复奚叹了叹气:“你也不是不知道,寮乘就是一个冰坨子,昨晚他端端坐在我对面,一句话也不说,吃了饭便离去了,如此这般还不如我一个人吃饭自在。”

        “原来如此……”我想了想,“要不然往后我有空便去陪你好了。”

        复奚眉开眼笑:“如此甚好。”

        寮乘此时正好提着一堆东西走了过来,见复奚眉开眼笑,他将手中东西堆到了复奚面前,说道:“马上到祖神祭典了,你不去准备东西在这里做什么?”

        复奚两手一摊:“辰君太过于可靠了,我知道你会把东西都准备好,便来此处等你了。”

        他们一直说快到祭典了,我却不知道这祭典到底是哪一天,遂问道:“哪一天是祭典?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复奚一边拆开堆在他面前的盒子,一边说道:“快了,明天就是祭典了。”

        说完,他将面前的盒子摆开,说道:“岁儿不必准备东西了,寮乘都已经帮我们备好了。这些东西无非就是冥界的三途河水,人界的红尘和天界的玉露。”

        我凑过去打开盒子看了看,觉得有些好奇:“拿这些东西来献祭是有什么作用呢?献给祖神喝?”

        寮乘将盒子盖上,分了三盒给我:“祖神开辟了三界,也最操心三界,所以在他祭典之时我们都会给他呈上能代表三界的东西,让他在混沌之中能够安心。”

        我接过盒子,随后了然地点了点头。

        寮乘叮嘱道:“今日你分点神力在这三个盒子中,明日祭典的时候,你将这三个盒子摆放在神台上就行了。”

        虽然这个流程听起来并不复杂,但是我现在实在不知道如何将神力分出来,所以只好麻烦寮乘了。

        寮乘也不用我说,直接伸了两个手指头点在我眉心,然后牵拉出一丝红光,最后分别点在了三个盒子中。

        复奚抱着三个盒子便要走,见他行色匆匆,没留下一句话,我还准备问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饭。结果寮乘将我拉了回来,冲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目送复奚出了瀚云宫后,寮乘才放开了我,说道:“今日便随他去吧,明日便是祖神祭典了,让他自己待一会儿。”

        复奚走得匆匆,当时的模样看起来确实是比较颓丧,不过再见到他时,已然见他换上了寻常时候的表情。

        这一次天帝果然将复奚的位置给安排到了寮乘旁边,寮乘将我拉着坐到了中间的位置,复奚则坐在我旁边。

        今日是祭典,来的神仙颇多,如今我还没有曝光明光君的身份,坐在这个位置似乎有些奇怪。

        来参加祭典的众仙皆偷偷往我这边看来,看得我如坐针毡。

        寮乘将我手握住,宽慰道:“不必担心,我就在你身边。”

        有他宽慰我确实好受一些,侧头去看复奚,看见他正端着酒杯,盯着酒杯里的液体,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察觉到我在看他后,他冲我笑了笑:“今日这酒不烈,你可以多喝几杯。”

        不多时,在众仙的跪拜礼中走来两个神仙,众仙唤他们为帝神,想来这两位便是镇星君和应星君了。

        他俩走来时朝我这边看了看,随后走到复奚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方才我还没注意,原来复奚旁边还有两个座位,许是天帝要一碗水端平,便都将座位挪了过来。

        镇星君和应星君都落座后,天帝长长说了一大段话便宣布祭典开始了,众仙得移步到三十六重天专门供奉祖神仙灵的永续殿里面去。

        我醒来时便直接跟着寮乘来了九重天,是以竟不知道祖神的仙灵也在三十六重天,也不知道这个永续殿离我羲和宫远不远,若是不远的话,那我沉睡的这五万年便皆是与祖神相伴的了。

        寮乘拉着我同复奚和镇星君应星君走在最前面,最后到一个殿宇门口停下时,我抬头看了看,这里便是永续殿了,永续殿不远处是羲和宫,果然离得很近。

        一些仙官疾步走来,在永续殿门口咏唱着祭词,看来祭典应该还得等一会儿。

        天帝走了过来,凑到寮乘边上,小声说道:“这祭典都快开始了,怎么明光君还没来?羲和宫就在旁边,要不然我着人再去请一请?”

        寮乘说道:“不必了,她来了。”

        天帝“哦”了一声,随后视线移到了我身上,思索了一会儿,问道:“这位仙子是辰君宫中的……”

        想来天帝还没明白寮乘所说的“她来了”是此刻明光君就站在此处的意思。

        我看了寮乘一眼,发现他没准备再解释,我也不好意思直接说我便是明光君,便清了清嗓子,说道:“姬妾,我是寮乘宫中的姬妾。”

        此语一出,寮乘眉毛挑了挑,转过头来一脸探索神色地看着我。

        镇星君和应星君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天帝咳了咳,对着寮乘小声说道:“这是何时的事啊?为何不见你说呢?”

        复奚急忙来捂住我的嘴,说道:“你胡说什么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见他们反应皆如此大,我难免疑惑,但奈何嘴被复奚捂得严严实实,我想发问也实在是无法张口,只好之后再问了。

        这时,咏唱仙官也唱完了,开始请各位帝神先行入内。

        于是我又在众仙不解的目光中踏进了永续殿内。

        见寮乘他们一齐上前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了神台上,我也跟着走上前去,手一旋,三个盒子便出现在我手中。随后又对着他们放盒子的顺序依次将三个盒子摆放好,最后后退了两步,与他们齐平,然后跪坐了下去。

        五个神台上的盒子皆发出了代表五元素的光晕,光晕一齐冲入屋顶那块悬着的镜子中,主持仙官才又开始吟唱起来。

        随后便是天帝给祖神见礼,接着是有资格入永续殿的上仙们依次给祖神见礼。

        见礼结束后还得在永续殿吃饭,此事也是有讲究的,为的就是让祖神看见五谷丰登,如此他才能放心。

        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这般担心祖神会不放心,想来祖神应该是一个极其爱这三界的神仙了。

        从开席开始,众仙便有意无意地朝我这边看来,看了又窃窃私语。

        复奚递了杯酒过来:“岁儿,你可以尝一尝今日的酒。”

        我自然高兴,接过复奚手中的酒杯,还未将杯子送到嘴边,就见镇星君和应星君冲我举了杯子:“明光君,五万年了,终于见面了。”

        镇星君和应星君长得也甚是好看,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许是祖神神力太纯厚了,滋养出来的神仙皆这般好看。

        眼下这天界的男仙,除了寮乘与复奚,便无人能比他们好看了。

        我也冲他们举了杯,说道:“是啊,终于见面了。”

        不知道是镇星君还是应星君,冲我说道:“我原以为你会化为男身,所以方才见你时才稍有些震惊,不过化为神女也是极好的,要不然五个帝神皆是男身该多无趣。”

        复奚轻轻在我耳边提醒道:“这是应星君,司木的毕相。”

        wap.

        /107/107858/28013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