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真实还是梦境?

第二十二章 真实还是梦境?

        三十六重天上住的神仙特别少,少到每个殿宇都修得异常宏伟,结果还能空出许多空地来修花园和原生态林子。

        永续殿前面就是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旁边便是羲和宫了。虽然说永续殿过去便是羲和宫,但是实际上从永续殿走到羲和宫又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我越吹凉风越糊涂了,想着从永续殿走到羲和宫,如果能清醒固然好,如果清醒不过来便回羲和宫睡一下。

        摇摇晃晃往前走去,永续殿里传来的欢闹声越来越远,我虚着眼睛往前看去,看见前面有几个人蹲在墙角,正摆弄着什么。

        我无论如何也看不清前面的到底是谁,遂仰头看了看,发现这里确实就是羲和宫的围墙。

        嚯,羲和宫周围竟还有人来闲逛了?

        我扶着墙走过去,隐约看见前面蹲着的几个人正抬头来看我。

        蹲在中间的一个人“哟”了一声,说道:“果然在这里又遇见你了。”

        原来还是熟人,不过我眼中看见的人重重叠叠分成了好几个影子,实在是分不出他是谁。

        他冲旁边的人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将这些信递到羲和宫,我现在有事。”

        说完,旁边的人一溜烟地跑了,看着跑去的方位,正是羲和宫正门。

        不知道他们要递什么信,我冲他们飞速离去的背影招了招手:“不必去了,我……”我就在此处。

        我话还没说完,眼前面部一片模糊的人将我抵在了墙上。

        我挣扎了一番,结果两只手被他牢牢捏住,实在动弹不得。

        他将脸凑近了一些,随后说道:“喝了不少酒啊,你还能回去吗?”

        我实在软弱无力,遂不再挣扎:“回得去,不劳烦你操心了。”

        他又说道:“阿姐说你在此我还不信,看来他对你很是宠爱嘛,连这里都能带你来。”

        他在乱七八糟说些什么?我连着听总听不明白。

        随后他笑了笑,突然将我打横抱起:“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帮你醒醒酒。”

        更昏了,眼睛一闭一睁,我在云端里,眼睛一闭一睁,我又落在了一处林子里。

        我动了动脚,发现脚还悬在空中,侧头一看,原来还在他怀里。

        如此一张硕大的脸怼在我面前,我竟也不是能将他看得很清楚。

        他笑了笑:“盯着我看做什么?被迷住了?”

        嗯?如此自恋性格的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抬手将他怼在我面前的脸推开,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桎梏。

        结果他两手一放,将我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

        我满腔怒火要吼出来,结果经过嘴唇一吼,竟变成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他走过来蹲在我身侧,说道:“喝多了没力气?”

        我稍稍撑起身子,尽力将舌头捋直:“你要做什么?”

        他将我扶着坐起来,说道:“你喜欢花吗?我送你花怎么样?”

        他也没等我说喜不喜欢花,直接跑过一旁摘了几朵花,随后又跑回来递到我面前:“给你,要好好珍藏哦。”

        我不理他,靠着一棵大树拍了拍脸,结果实在是晕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他顿了顿,说道:“那我带你去解酒吧。”

        话音刚落,他又将我打横抱起,不多时,一股冰凉之感将我全身覆盖,窒息间,我稍稍清醒了些,可是实在是不会浮水,只能不断挣扎。虽然寮乘说我不会被水淹死,但是被水呛到也是很难受的。

        突然一个人贴着我的后背,将我抱了起来。

        我转头一看,原来戏弄我的人是遇真。也不知道这小狐狸到底要玩什么把戏,为何将我掳到此处来。

        遇真两只手臂紧紧箍着我,头就贴在我耳边,说道:“原来你还不会浮水,怎会有你这般无能的神仙?”

        我也不甘示弱,虽身体被他紧紧箍着,但是嘴好歹能动:“你既嫌我无能,又为何每日都往羲和宫里递信?”

        遇真说道:“我递信与明光君,关你什么事?”

        我气极,去掰他的手指头,结果他的手往下移,将我惊得不敢再动弹。

        “嗯?”遇真捏了捏我腰侧的皮肤,“你身材还挺好的,怪不得他如此喜欢你。”

        我感觉自己脸红到了脖子根,弯着身子准备撑开他的手,结果他将我搂得更紧:“你这个动作很危险,将我撩拨到了可别哭。”

        真的是妖孽,妖孽啊,我就应该夹在一堆女仙中醉生梦死,不应该出永续殿。

        遇真将我翻转过来面对着他,只是左手仍旧紧紧搂着我的腰:“脸这般红?你说我与他谁更好看?”

        遇真一直他他他地说个没完,我至此都不知道那个他到底是谁。

        见我不理他,他抬起右手来捏着我的下巴:“看着我啊,你害羞吗?”

        我挪动视线去盯着他,发现他一双狐狸眼正饶有趣味地看着我。

        我恐吓他道:“你可知你今日绑了谁?你可知你要倒大霉了?”

        遇真哼笑了一声:“我当然知道我绑了谁,不过他还没给你名分,今日你若是喜欢上我,就算跟我回千秋林也没什么问题的吧。”

        “谁要跟你回千秋林?”真是离谱,离了个大谱,“我好端端在此生活了这么久,才不跟你走。”

        遇真又哼笑了一声:“你长得挺好看的,若是跟我回去,我可以多宠你一些。”

        我感觉自己嘴角不自觉抽动了两下,正准备再挣扎挣扎,结果遇真搂着我腰的那只手往上移,扶住了我的背,随后脸凑了过来,鼻尖抵着我的鼻尖。

        我两个眼珠子挪到中间盯着他看,突然间胃里翻江倒海,于是我头快速后仰,抬手抵住了他的脸,忍不住地干呕了起来。

        终究没吐出来,此刻我二人在水中,若是吐出来了,这个场面根本没法看。

        我胃部稍稍舒坦一些后,才感觉到脖子有些酸,遂将头回正,结果一回头便看见遇真那张臭到极点的脸。

        遇真皱着眉:“你是第一个在此情况下吐的人。”

        我只想快些结束这个尴尬的体位,遂敷衍道:“谬赞了。”

        遇真貌似生气了,一只手抵着我的头,非让我看着他:“你可知道九尾天狐一族什么本事最厉害?”

        我确实认真去思考他这个问题了,可是思考着思考着,头竟又晕了起来。

        我揉了揉太阳穴,抬眼一看,眼前的遇真竟然变成了寮乘。

        我肯定是醉得太厉害了,怎么眼前之人一下一个样?遇真哪去了?还是说刚才我看见的遇真其实只是我太醉了产生的错觉。

        我咳了两声,随后伸手去捏寮乘的脸,触感真实,不像幻觉。

        只是联系方才的事情,此时寮乘在这里真的是太诡异了。

        我又咳了两声,问道:“你何时来的?”

        寮乘说道:“我一直在此啊。”

        等等,难道方才的遇真其实一直都是寮乘?可是我与遇真又不熟,怎会平白无故将寮乘的脸看成他的,而且方才遇真行为放荡,绝对不是寮乘的处事风格。

        我脑袋彻底混乱,只能细细定着寮乘看,企图揪出一丝蛛丝马迹。

        寮乘笑了笑,眼里无限柔情:“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我摆了摆手,发现自己还被箍着,遂说道:“你先将手放开吧。”

        寮乘不愿,他将头凑了过来,我一时鬼迷心窍,竟也没去挡他的脸,只是心跳得越来越快,心跳声将外面声音都隔绝了。我只觉得自己呼吸频率太快了,有即将窒息的感觉。

        “初岁。”寮乘的声音猛然闯进我耳朵里,我这才如梦初醒。

        清醒时我发现自己躺在水面上,就我一个人。

        寮乘从另一端朝我跑了过来,随即将我捞出水面。

        我坐在地上,脑袋正糊涂。方才寮乘不是与我一同在水中吗?怎么现在竟是我自己躺在水中?难道遇真与寮乘都是我臆想出来的?也就是说,我方才做了春梦?

        寮乘晃了晃我,才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初岁,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按照我的记忆来说,是遇真将我掳来的。可是遇真变成了寮乘,寮乘又消失了,所以到底是我自己来的,还是真的是被掳来的?我想不清楚,遂摇了摇头。

        寮乘将我拉了起来,结果我头晕得厉害,站也站不稳,刚被拉起来又摔回了地上。

        寮乘干脆将我背起,随后施法将我湿哒哒的衣服和头发都弄干,最后点了点我眉心。一股清凉之感涌进脑中,方才翻江倒海的不适也褪去了一大半。

        寮乘边往外走边说道:“方才我没注意到你是我的错,只是往后你若要离开我的视线能不能和我说一下?要不然我真的会担心你。好在我可以感知你混沌之火的气息,要不然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你。”

        趴在寮乘背上很是让我安心,我被晃着晃着,渐渐有了睡意,听见寮乘说的话后,迷迷糊糊应了一声,随后意识便飘得不见踪迹了。

        后来我又被嘈杂的人声吵醒了,醒来时我还在寮乘背上,只不过地点换到了永续殿。

        复奚皱眉帮我擦着汗,毕相和鸣也则是站在一旁看着我笑。

        鸣也“哦?”了一声,凑了过来:“醒了?你这酒量得练一练,下次咱们再聚。”

        wap.

        /107/107858/28013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