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情咒

第二十四章 情咒

        此言一出,惊天动地。

        我还没等脸皮再次发烫便赶紧将寮乘往门外推了去,推出我寝殿门又推出羲和宫的大门,抬手又揪了一朵云,将寮乘推上了云中,随后没等寮乘说话,我手一挥,将祥云给拍出去老远。

        我冲寮乘的背影挥了挥手:“你先回去,我过些时日再去找你。”

        松了口气后,我转身准备回去,结果眼睛余光瞟见羲和宫门前的小径深处好像有一处林子。自家门口的林子我竟没逛过,反正也闲来无事,我便将手一背朝着小径深处走了去。

        这片林子果然够原生态,到处绿油油一片,不过我好像来过此处。

        再往里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潭清泉,清泉之中,有一半裸男子,男子两手撑在清泉边的石头上,正半仰着头与一仙子接吻。

        看仙子的穿着不像仙婢,倒像是供了神职的,只是我对于这些神仙的了解不多,认不出这是哪个神仙。

        男子吻得深情,稍稍将头偏过来了一些,这我才将他看清,原来是遇真。

        他果真神速,才来天界多久?便在此处与仙子幽会了。

        我转身准备走,结果不小心将脚下掉落的树枝踩断了,接着一声脆响响彻林间。我不确定他俩听没听见,正纠结是现在便走还是留在原处等待机会时,一个娇嗔的叫声传了来。

        不必纠结了,他们听见了。

        我扭头过去抬手晃了晃:“你们好啊,真是好巧,你们也来此处……散步?”

        仙子捂着脸转身钻进了林子里,我正目送她离去,遇真却悠哉地爬上岸,随后将衣服穿上朝我走了过来。

        我转身就要跑,结果才跑了两步便被遇真抓了回去。

        他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撩了撩,声音里夹着笑意:“初岁?你是叫这个名字吧?你跑什么?”

        对啊,我跑什么?被我撞破此事,该跑的是他才对。于是我反客为主,学着鸣也的模样,邪魅一笑:“我哪里跑了?不过是散步太无聊,改跑步罢了。应该跑的是你才对。”

        遇真眉毛扭了扭,以极其夸张的面部表情噗嗤笑了出来:“我跑?我为什么要跑?就因为被你看见我与容姮接吻?”

        见他如此厚脸皮,我挑了挑眉,往后退了退,结果回忆冲进脑子里,这个地方我确实来过,不就是之前又看见寮乘又看见遇真的那个水塘吗?只是今日清醒过来一看,这不是水塘,是清泉。

        遇真凑近我一些,盯着我的眼睛看了看,随后“咦?”了一声,说道:“我还说为何你今日才来找我,原来是情咒没起作用。”

        说完,他站直身子,抱着手看着我:“我真的是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情咒在你身上竟然不起作用,你究竟是何人?就真的只是他宫中的姬妾?”

        情咒?八九不离十了,肯定是遇真的情咒让我变得丧心病狂的。

        我揪住他的领子,学着鸣也的模样,黑着脸威胁他道:“你竟敢对我下情咒?快些解了,不然有你好看。”

        遇真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捏了捏我的脸,笑道:“小初岁,你去哪里学来的这副模样?真的是一点都不吓人,甚至还挺可爱的。”

        他笑了半晌,才捂着肚子说道:“也罢,给你下情咒还得一直耗费我的仙力,反正情咒对你也无用,给你解了便是。”

        我催促道:“快些解开。”

        遇真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突然凑到我跟前,右手扣着我的头,嘴唇亲在了我眉心之处。

        我一时呆愣,反应过来时,看见遇真站在我面前,笑得很是开朗。

        遇真问道:“你不会没接过吻吧?只被亲一下眉心便这般震惊,你这姬妾也做得太不称职了。”

        今日是我的屈辱史,寮乘教过我,得还回去。

        我抬手擦了擦眉心,笑了笑:“你不是想入羲和宫吗?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遇真愣了愣,随后说道:“你不会是被亲傻了吧?你满足我的愿望?”随后他笑了笑,“不过我也听说了,羲和宫的那位帝神是个女身,长得貌美,若是她见了我,必定会迫不及待让我入羲和宫的,这不必劳烦你了。”

        “哦?是吗?”我转身往林子外走去,“那便祝你好运了。”

        直到走出了林子我还气得不行,抬手又擦了擦眉心,这才跨进羲和宫的大门。

        木黎正在给我准备茶点,见我气冲冲地走进寝殿,她贴心过来帮我扇了扇风,也不问我发生了何事。

        我端起茶喝了一大口,随后将木黎手中的扇子接过,对她说道:“之前不是有一个男子日日来羲和宫递信吗?你将他递的信都拿来。”

        木黎应了我一声,随后出了我寝殿,过了一会儿同五个仙婢一起抬着厚厚的信走了进来。

        好家伙,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我随手拿了一沓信,将信看完后,将他自荐的原因记录了下来,方便日后对他进行打击报复。

        遇真将我体内的情咒除去后,我心中的那种悸动便彻底消失不见了。原来并不是他的情咒没有用,而是用处跑偏了,作用到寮乘身上去了。如今情咒没了,我便又能坦然去瀚云宫叨扰寮乘了。

        到瀚云宫后,遍寻不到寮乘,不过遇见了刚回来的若方。

        若方给我行了礼,还不用我问,便说道:“初岁帝神,我家帝神去舒晁宫了。”

        我不知他去舒晁宫是有何事,正好我也去一趟,与复奚一同吃晚饭。

        今日的舒晁宫貌似有些热闹。

        我进了舒晁宫便直奔复奚寝殿而去,一到他寝殿便看见寮乘和鸣也正在对弈,复奚和毕相则是各自站了一个阵营。

        鸣也要悔棋,寮乘不许,鸣也便说道:“寮乘你不地道,下的什么棋?不行不行,方才我下的那一步不算。”

        寮乘将鸣也撤走的那枚棋子又放了回去,随后说道:“鸣也,许久不见,你棋艺不见长,倒是越来越赖皮了。”

        鸣也皱了皱眉,抬头去寻复奚和毕相站到他这一边,说服寮乘允许他悔棋。

        毕相则是不动声色地往寮乘身后挪了挪,被鸣也发现后,抱歉一笑,干脆将复奚一同拉了过去。

        鸣也被气得狂接寮乘三子,结果输得异常彻底。

        “小妹,你来了!”鸣也推开寮乘凑到他脸上的毛笔,几步走了过来。

        走近时我才看见,鸣也脸上黑黢黢好几笔。实在忍不住,我笑出声来,见鸣也脸色不太好,我捂了捂嘴,道歉道:“对不起,我刚才实在没忍住,不过挺好看的,这几笔犹如锦上添花。”

        “岁儿,你怎来得这般快?我方才才让玉宿去羲和宫寻你,你遇见他了吗?”复奚匆匆走了过来,他额头上那个明晃晃的“王”和嘴角边的“八”尤其醒目。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快速摇了摇头,从复奚身边走过,结果发现毕相两个眼圈也黑得发亮,只有寮乘的脸皮白皙干净。

        毕相邀请我道:“初岁,你要不要和寮乘下一局棋?不过输了得被他画面。”

        我连忙摆手,寮乘的棋艺我是知道的,不是我可以匹敌的。

        复奚宫中平日里是最为冷清的,今日他们四人齐聚在此定是有什么事。

        鸣也拿了一大坛子的酒放在了我面前,说道:“上次你只喝了一小壶便醉得梦游,今日我们五个将这一坛喝了,也不欺负你,我们喝三杯,你喝一杯,怎么样?”

        鸣也上次也是这样说的,不欺负我,只是最终醉倒的也只有我。

        我搬了根凳子坐在一旁,问道:“你和毕相是很难回天界一趟的,今日你俩聚在此处便是为了喝酒?”

        毕相抬起一只手,摆了个杯子在我面前:“是为了你。”

        “为了我?这从何说起?”我将杯子接过,将他们四人都看了一遍,发现他们皆面带微笑,尤为可疑。

        复奚指挥着端菜过来的仙侍将菜摆好,随后说道:“岁儿,如今大多数神仙都知道你的身份了,而且你也获得了仙阶,现在便是承帝神之位的时候。我们方才为你选了个良辰吉日,三日后你便可上轩宁台加冕。”

        对了,之前寮乘和我说过,承帝神之位需上轩宁台受日月星辰,天地灵气加冕才行。上次众仙齐齐唤我为帝神,我以为这便行了,竟将此事给忘了。

        不过我现在实力确实还太弱,唯恐挺不过这加冕过程。

        鸣也给我倒酒的途中,寮乘起身走过来坐到了我旁边。我生怕再被激发兽性,将拳头捏了捏,结果竟没之前的反应,至此我才真正松了口气。

        寮乘小声问道:“你身上的症状解了?”

        我点了点头,亦小声回道:“是遇真那只臭狐狸给我下了情咒,结果他能力不行,施的咒没有反馈到他身上,反倒误跑到你身上了。不过你放心,今日我已经让他将此咒解了。”

        鸣也两只手分别打在我和寮乘头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我和寮乘,说道:“你们两个叽叽咕咕地在说什么?”

        wap.

        /107/107858/28013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