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感情的适配性

第二十六章 感情的适配性

        他果真是锲而不舍,如今还在往羲和宫塞信。

        每次见了他都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我还是躲着他些算了。

        左右看了看,也就羲和宫拐角的一棵歪脖子树离我最近,且能够藏人。于是我稍微垫了垫脚尖,悄无声息地挪到了歪脖子树后面。

        在歪脖子树后面藏了半晌,确定没再听见遇真的声音后,我趴在树后,打算探出头再确认一遍,结果刚把头伸出去便看见了抱着手站在我面前的遇真。

        我问:“你是如何知道我在此处的?”

        遇真揉了揉鼻子:“闻到你的味道罢了,这有何好稀奇的?”

        我赞叹道:“狐狸果然是犬科动物,鼻子灵光。”

        遇真皱了皱眉,将揉鼻子的手搭在另一只手上:“今日你身上竟然有寮乘帝神的味道了,你们干什么了?”

        被他如此逼问我不经有些心虚,心虚遂语气强硬了些:“我们能干什么?什么都没干。”

        遇真哼笑了一声:“那便是真的做了什么。”

        顿了顿,他又说道:“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十分朝三暮四,昨日才与我亲吻,今日便沾上了其他男人的味道,我很不开心。”

        昨日才与他亲吻?看来他读的书不够多,形容一件事都形容得如此暧昧不清,若是往后他入了羲和宫,我定得将寮乘给我的那些古籍都拿给他看一看。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什么叫做我与你亲吻?明明就是你单方面亲我,那只能说是我被亲,以后可别乱说话。”

        遇真不再是以往吊儿郎当的表情,他黑着一张脸,将我抵在树边:“我亲了你你身上便有我的味道了,你便是我的所有物了,我不允许别的男人的气味盖住我的气味。”

        他指定是有些毛病。

        见他这副模样我有些害怕,一边周璇一边找机会逃出他的桎梏:“上次你与叫做什么的仙子接吻,按照你的说法她更得是你的所有物了,你怎么有这么多所有物?谁都是你的所有物吗?”

        遇真将我拦得更牢固:“你是吃醋了?”

        我摇了摇头,眼疾脚快地往一旁冲去,结果遇真抬起手臂拦腰又将我搂了回去。我还来不及站稳,他一张脸就砸了过来,我急忙微微低头,一个头锤顶了回去。再次抬头时,看见遇真捂着鼻子,一脸生气地看着我。

        他白皙的手指间微微渗出血,看来是我那一记头锤砸得太重了,将他鼻子砸出血了。

        他略带鼻音地说道:“你怎么这么虎?”

        我反驳道:“谁让你将脸凑过来?你凑得快了我只有如此将你顶回去。”

        他皱了皱眉,微微仰了头:“有没有带手帕?血止不住了。”

        见他如此凄惨,我也于心不忍,想起来我好像真的带手帕了,遂低头去找了找。

        刚将手帕找到便听见遇真叫了我一声,我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去,结果眼前是他骤然放大的脸。

        遇真站直身子,拿过我手中的手帕:“被你撞晕了,瞄得不太准,不过亲了嘴角也算接吻了。往后你只能有我一个男人,不能再沾上其他男人的味道。”

        我鼻子一酸,质问他道:“你怎么非要做到如此地步?我不想与你做这件事,如今你这般做了就是自私。”

        遇真皱了皱眉,抬了抬手,随后又将手收了回去:“你哭什么?被我亲了很委屈吗?那些女仙挤破了脑袋都想与我……”

        我打断了他的话:“她们想你便去找她们,我不想。往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往旁边跨了两步,正准备大踏步往前走,结果遇真拽着我的衣服又将我拉了回去:“明明每一次都是你来偶遇我的好吗?怎么又说成我去找你了?你讲不讲道理?”

        好啊,他恶人先告状。

        我说道:“以后你别再出现在羲和宫门口便不会再被我偶遇了。”

        “我来羲和宫是拜师的,与你何干?”遇真扶了扶额,“就这么和你说吧,我想让你离开寮乘。”

        听他说这话我颇为震惊,震惊之余又有些好笑:“你凭什么让我离开寮乘?”

        遇真说道:“你说你是他姬妾,其实今天往前,你身上根本就没有他的气味,说明你们没有做过亲密之事,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这么喜欢你。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干脆将他放了,让他与真正适配的人在一起。”

        昨晚我与寮乘做了亲密之事,虽然他是为了给我传输神力,但是为此我是打算对他负责任的,只是他到底对我是何种看法我确实还不得而知。现在遇真来同我说这番话,肯定不是脱口而出的。

        我问道:“与寮乘真正适配之人是谁?”

        遇真叹了叹气:“你是女孩子,我本不想说出来伤你的,但是如今你与他有了实质性进展,我若是再不说就晚了。”

        他认真看着我:“与寮乘真正适配之人是我阿姐。你肯定知道寮乘从西北大荒回来后中毒了吧?他是为了救我阿姐才中的毒,如果不是如此,鲛人根本不可能伤得了他。虽然现在他仍旧嘴硬,但是他中毒的时候我阿姐是彻夜照顾他的,现在整个千秋林都知道我阿姐把自己献给了寮乘。”

        “小初岁。”遇真握住我的肩膀,“虽然你先一步与寮乘在一起的,但是他并不喜欢你,喜欢你的男人怎么可能碰都不碰你?我看你还年轻,往后还会遇到好男人的。”

        我抬手拍开他握着我肩膀的手:“这话为何你来和我说?弥真为何不自己来和我说?”

        遇真不再过来握我肩膀:“我阿姐心地善良,她不忍说出来伤害你。其实寻常时候你们二人共侍一夫都没问题的,但是我们九尾天狐一族讲究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与其他女子分享夫君,所以我阿姐这段时日特别难过。我也不是想让你同情她,毕竟在这段感情里你才是弱者。”

        我默默看着他,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遇真又接着说道:“九尾天狐一族人人貌美,我阿姐的容貌尤甚,哪个男神仙见了她不神魂颠倒?而且我阿姐是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九尾天狐又是上古战功赫赫的仙族,无论哪点都配得上帝神。而你呢?你是何出身?你恐怕除了一张脸便什么都比不过我阿姐了。”

        “你们对感情是这般算计的?出身不好之人便不配拥有感情了?”我抬眼看着他,“这是弥真与寮乘的事,若你是为了你阿姐来对我做出那些过分之事的话,那大可不必。往后不要再出现在羲和宫,我最后和你说一遍。”

        说完我便准备走,结果遇真还是不放我。

        他拽着我的手,说道:“若是你担心曾为寮乘姬妾的身份让你以后的日子不好过,那我可以娶你。我刚才说了,九尾天狐一族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我若是娶了你便定不会和别的女仙有染了,一定会永远爱护你,与你相敬如宾。”

        我转过头看着他:“以前我看书时,从不喜欢相敬如宾这个词。既要相敬如宾,那一开始便不要与这个人走在一处。我们三观不合,不宜再多接触。而且,你与天界仙子有染,还要宣扬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真的是很可笑。”

        遇真被我一番话说得瞠目结舌,此刻我暂时完胜他,心里甚是舒坦,也算是回报了他之前让我感到的屈辱吧。

        眼睛余光瞟到遇真手腕上特殊的印记闪了闪,随后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腾空没入了云中。

        之前见遇真和弥真长得极像,却没想到这一层。九尾天狐一族若是有双生子,双生子便会在手腕上生出这种特出的印记,所以遇真与弥真姐弟二人天生便能产生心灵感应,想来他是去寻他阿姐了。他能为了弥真牺牲色相来勾引我,也侧面说明了弥真的心情真的对他的影响很大,双生印记真的是在道德绑架双生中强大的那个人。

        我理了理衣服,漫步朝羲和宫走去。

        原本之前想好了要与寮乘以新的身份开始,但是现在来看我确实是忽略了他自己的感受。总不能莽撞地将原本的关系挑破,结果使得俩人都尴尬吧。得寻个时间问问他是如何想的,要如何问也得好好想想,说话是门大学问。

        我才在羲和宫躺了不过半日,门外又传来了吵闹声。

        木黎走进来为我将殿门关上,还体贴地给我倒了杯茶:“帝神不必起身,又是那个九尾天狐少主来递信了,待他闹一会儿便会离去。”

        我一听见是遇真便气不打一处来,翻了个身,说道:“将他撵出去,让他闹惯了便要在羲和宫生根了。”

        木黎将茶杯放在一旁,说道:“是。”

        随后她轻声走了出去,出去时还不忘帮我将殿门关上。

        我竖起耳朵听了听声音,听见木黎对他态度很是不友好地说道:“我家帝神觉得你太过吵闹,让你以后都别再来了,她听见你声音觉得很是烦心。”

        不愧是我的随侍仙官,甚是让我解气。

        wap.

        /107/107858/28013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