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九尾红狐狸

第二十七章 九尾红狐狸

        我本想静静心躺个一天,结果遇真来此这一闹,又将我闹得心情烦躁。

        遇真说的寮乘中毒一事我还记得,当时寮乘回答我的是,是他自己愿意中的毒。这个自己愿意确实值得好好琢磨琢磨,不过琢磨来琢磨去,总结出来的结论还是字面意思,他愿意,为了救弥真他愿意。

        只是他既然愿意,又为何对弥真避之不及呢?真是难以猜透他的心思。

        门外遇真吵吵嚷嚷的声音并没有停止,可见木黎没能将他赶走。

        他吵闹得我越发烦躁,遂翻了个身,将枕头压在头上,企图隔绝一些他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没有再传进我耳里,我将头上的枕头挪开一些,结果还是听不见他的声音。看来并不是枕头的作用,遇真真的走了。

        走了便好。

        我坐起身将枕头放好,又打理了一番被子,将枕头和被子都拍得软和后,我直直躺下去,将被子盖好阖眼准备眯一会儿。结果大门被一掌拍开,我被吓得心脏漏跳了好几拍,整个人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

        “岁儿,你怎么在睡觉?”是复奚。

        我捂着心口扭头去看他,缓了缓又躺了下去:“你差一点将我吓死在床上。”

        复奚走过来坐在我床边:“方才我见你宫里的人在撵遇真,说是你吩咐的,我就以为你醒着的,所以直接进来了。”

        我点了点头,翻身背对着他,将被子拉上来盖到脖子上:“确实醒着的,正准备睡,你来此有何事啊?若是没事便留下来睡个午觉吧。”

        复奚将我一把拉了起来:“睡什么午觉?这天眼见着都要黑了。我来此一是为了来告诉你后日加冕仪式你需要注意的事项,二是来陪你吃晚饭。”

        “哦……”我挠了挠头,想了想,“可是我没在这里吃过饭,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做菜,要不然我跟你走一趟,去你舒晁宫吃吧。”

        复奚眯眼笑了笑:“正好,我宫中做菜仙侍时常问起你,若是你今日去吃饭,他定会很高兴,说不定能再做出几个新菜式来。”

        我盯着他:“还没记住他名字呢?”

        复奚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个了,你起来将衣服穿好,我去门外等你。”

        复奚刚刚站起来,木黎便走进来挡在了他面前:“复奚帝神这便要走?为何不留下来吃饭呢?”

        我问道:“我从未在此处吃过饭,宫中竟也配了做菜仙侍?”

        木黎转向我,回答道:“御菜司也可以送菜过来,但是送到三十六重天来也凉了一半了,如果两位帝神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做几个菜。”

        “如此甚好,木黎,你且去做吧,我也懒得跑了。”我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木黎帮我熨烫好的衣服披在了身上,随后倒了杯热茶递给复奚,“天气还是有些凉,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复奚接过我手中的茶杯,说道:“遇真为何在你门前痴缠?”

        我揉了揉太阳穴:“你现在一说到遇真我就头疼,还不是因为他想拜入我门下?一直吵吵闹闹,吵得心烦。”

        复奚颔首:“我帮你将他撵走了,你准备如何谢我?”

        我想了想:“让木黎也帮你熨烫衣服?她熨烫衣服的手艺很好。”

        复奚喝了口茶:“要熨烫衣服也得你来,若是假借旁人之手还如何算得上是你谢我?”

        我丑话说在前头:“那你明日将你的衣服拿来,我帮你熨烫。不过我实在是笨手笨脚,若是将你那些华丽丽的袍子烫出几个洞可别怪我。”

        复奚将手中茶杯一放:“你爱烫几个洞便烫几个洞,都随你。只是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与你商量。”

        我看着他,等他接着说下去。

        复奚说道:“你不会忘了吧?之前说的跟我去将三界都游一遍。之前你只说帮寮乘寻了药便去,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打算何时跟我去?”

        对,还有这一茬事,复奚不说我还真的忘了。

        我右手捏了拳打在左手上:“还真是,那我们待我加冕仪式结束了便去吧。”

        加冕仪式一结束我就去问寮乘心中所想,若是他不嫌弃我,我便与复奚商量商量带他一起去。若是他心中确实有弥真,我也好出去躲一躲,要不然与他做了如此亲密之事,我可是不好意思再见他。

        复奚很是乐意,手一挥,一副地图出现在了半空中,他一顿操作后,人界的地图被放大,放大到能看清建筑和来往行走的人。

        “岁儿,我们可以先去人界,因为这天界你也待了这么久,总得换一换。将人界游完了我再带你游天界。”

        木黎端着菜走了进来,看见复奚在给我介绍人界,遂问道:“二位帝神是要下界吗?”

        我一边看着复奚给我划拉地图,一边对木黎说道:“对啊,去人界游一番,我虽然已经这么大岁数了,但是见识实在是浅薄,总得将这三界都看一看才行。”

        我转头去看木黎,发现她也紧紧盯着复奚的地图看:“木黎,这次恐怕不能带着你了,你等我回来,下次带你出去玩儿。”

        木黎听了我的话后,急忙说道:“帝神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地图中的场景好看遂多看了一眼,并不是要跟着去。我等三昧真火的职责便是看好羲和宫,照顾好帝神,除此之外我也别无所想。帝神且宽心地去游历,我定将羲和宫看好。”

        木黎这番话甚是让我感动,她长久待在羲和宫内肯定也是十分寂寞的,若是将她一同带去其实也未尝不可。

        于是我对着复奚问道:“你可会带着玉宿一同去?”

        复奚将地图收了起来,说道:“玉宿会留在舒晁宫里帮我打理寻常事务,随侍仙官需要在我离开寝宫时做好掌事仙官应做之事。”

        对,随侍仙官也是掌事仙官,若是木黎走了,羲和宫一众大小事情便会堆在一起。

        “而且。”复奚看着我,“岁儿,此行我只想与你一起,这是你刚修成仙身时我对你的承诺。”

        木黎跪在了地上,朝我行了大礼:“帝神对木黎的好木黎都铭记于心,帝神不必如此,你只管放心前去,帝神开心木黎便开心。”

        我将木黎拉了起来,说道:“我说过,我没有这么多条条框框,以后无需行此大礼。”

        木黎垂头弯了弯身:“我记住了。”

        我冲她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去吃饭吧。”

        待木黎下去后,复奚从袖袋里拿出一张纸给我:“这是我整理出来的注意事项,你将它看一遍,稍稍有个印象便行了,后日自会有人引导你。”

        纸上将加冕仪式的流程写了下来,包括每个流程应该注意什么,复奚很是贴心。不过其他四个帝神也经历过加冕仪式吗?就算经历过加冕仪式也过去这么多年了,复奚如今还能记得如此清楚,果真是记性好。

        我本打算加冕仪式前一日好好休息的,结果第二日清晨,门外又传来了吵闹声。

        我迷迷糊糊听见守门仙婢说着什么,帝神不让,快些离开。

        自此我清醒了一大半,原来又是遇真来了,他已经顽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我翻了个身,捂着耳朵准备努力入睡,结果门外的吵闹声更加大了。因为捂着耳朵,所以我只能听见阿巴阿巴的声音。

        我有些好奇到底是为何更加吵闹了,遂将捂着耳朵的手放了下来,手刚从耳朵上挪开,便听见了守门仙婢慌乱的声音。

        一个说:“他晕倒了他晕倒了,怎么办?要不要管他?”

        一个说:“怎么管啊?帝神都说了,让他不得踏入羲和宫。”

        又说:“他烧起来了?是不是烧起来了?我看他头发好像冒烟了。”

        接下来是木黎的声音:“别吵了,我去看看,帝神还在睡觉,别叨扰她。”

        自此我全部清醒了,是谁被烧了?还有人敢在一堆火面前玩火?

        接下来又传来了惊呼:“木黎姐,你没事吧?”

        木黎被伤着了?到底发生了何事?

        我起身将衣服披上,疾步朝羲和宫正门走去,一去便看见一众红衣服围成一堆,不安地一声声讨论着。

        “怎么了?”我走到她们身后,问道。

        她们见我来了,连忙让到两侧,让出坐在地上的木黎和躺在地上的遇真来。

        我走上前去,拍了拍木黎的肩膀:“发生了何事?”

        木黎急忙起身,伸出被灼伤的右手给我看:“狐狸少主好像烧起来了,皮肤烫得紧,我触碰不得。”

        我这一宫的仙子都是三昧真火化型的,竟还能被遇真灼伤?

        我将木黎拉至身后,蹲下身去看了看遇真。

        他两眼紧闭,趴在地上,周身有隐隐火光,衣衫已经被烧得破了几个洞。看样子他是内里在自焚,和我以前颇为相似。

        我伸出右手碰了碰他的额头,一股热浪瞬间钻进了我指尖。我抬起右手仔细刚看了看,并未发现有何不妥。

        再看向遇真时,发现他已经变成了一只火红的九尾狐狸。

        wap.

        /107/107858/28013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