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你打算改行捡破烂?

第二十九章 你打算改行捡破烂?

        复奚也不遮遮掩掩:“是啊,因为寮乘说他是一个情劫我便知道是你的情劫了,我看了他的记忆,看见他对你那般……而且他因为神罚上不了天,竟敢利用我,打他一顿给他个教训。”

        我抬手准备去搭他的手,结果眼中有重影,搭了个空。

        复奚将我手拉了过去,说道:“我已经将他扔了下去,你不必在意。”

        我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搭在他手背上,真真实实地摸到了几个血洞:“你说你要打便打,何必用手去打他?现在手伤成这样又得上药。”

        复奚“嘶”了两声:“岁儿,我好痛啊,你得帮我上药。”

        我点了点头:“我自是可以帮你上药的,只是你为何会将他带上天呢?”

        复奚说道:“我将吞金兽抱下界,正准备回来,结果吞金兽挣脱我的手跑进了林子里,林丘帮我把吞金兽捡了回来,说他要去天界参加加冕仪式,我就带着他一道了。”

        我跌跌撞撞爬上一朵云:“随他为何要上天吧,反正他现在也下界去了。”

        “对,你就当今日没见过他。”复奚也爬了上来,“我送你回去,然后你帮我涂药。”

        下了云,复奚搀扶着我往羲和宫去,刚进羲和宫正门,一个人瞬间趴到了地上,喊道:“恭迎师父。”

        我眯着眼睛将他看了看,这才想起来,昨日将遇真给捡了回来,我确实说了要收他为徒的。

        复奚疑惑道:“遇真?你何时拜师的?”

        遇真听见声音后抬起头来看了看,随后问道:“复奚帝神?怎么你俩来了?我师父呢?”

        复奚问道:“如果没猜错,你要拜的师父是明光君吧?”

        我轻咳了两声:“我便是明光君,你要拜师便将礼数做全了,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遇真一脸不可置信地仰着头看着我,看了半晌,向复奚求证道:“她便是明光君?”

        复奚点了头:“如假包换。”

        遇真也许是一时难以接受,趴在地上不起来。

        我说道:“这师是你撞了南墙都要拜的,现在不想拜了也无事。”

        “拜拜拜。”遇真站起了身,“那我明日再拜,你……您先好好休息。”

        我颔首,由着复奚扶着进了主殿。

        可算是装了一把,看他遇真往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复奚将两只手伸到了我面前:“岁儿,帮我上药。”想了想,他又问道,“你为何突然要收遇真为徒?之前不是都拒绝了吗?上次还将他撵了出去。”

        我沾了些药涂在复奚手上:“我本也不想与他有关系的,只是偶然发现他体内竟有混沌之火,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总得将混沌之火从他体内剥离出来,要不然他迟早得死。”

        复奚往他手上伤口吹了吹:“那确实够呛,九尾天狐都是雪狐,怕热的雪狐被火一直烤着,不用多久便会死。遇真活到现在还没死,只能说明九尾天狐一族在举全族之力来保他,肯定是实在保不住了才将他送上天来缠着你的。”

        原来九尾天狐是雪狐,之前遇真递来的推荐信说他属性与我适配,我因不知道而没察觉异样,也是白白浪费他递过来的这些信了。

        我帮复奚涂着药突然有些犯迷糊了,复奚也很是体贴,将药收好,与我告了别便出去了。

        我原本准备睡下了,但见外面微风习习,难得风里夹杂了暖意,遂想着爬到屋顶坐坐。

        住在三十六重天的神仙真是寂寞,坐在屋顶上只能看见头顶上的星星。

        我闲来无事数了数星星,每每数到一百二十三颗星星便开始犯糊涂,然后只得又重新数一遍。最终我气馁了,喝了酒脑袋总归有些糊涂,其实不数星星了,欣赏欣赏四周的林子也是极好的。

        羲和宫外一颗树下貌似站着一个人,他一半身子藏在树后,正在仰着头看我。

        月光将此人衬托得无比阴森,我瞬间被吓得酒醒了一半。

        是鬼?不可能不可能,鸣也管着冥界,怎可能让这些鬼跑到天界来?

        所以站在那里的是神仙?哪个神仙会大半夜跑到羲和宫的树后藏着?

        事情有些诡异,我起身准备回去,结果脚底一滑,没有落进院内,反而落到了羲和宫外面。

        我偷偷抬眼看了看,发现那人还站在原处,现在不再是仰头的状态了,而是稍稍低头往我这个方向看过来。

        好在守门仙婢还好端端地守在门口,能给我壮些胆子。

        我佯装无事般起身拍了拍裙子,正抬脚往里走,结果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这个声音真的是十分熟悉,我转头一看,发现林丘笑嘻嘻地站在我身后。

        我被吓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结果林丘一把拽住我的手腕,说道:“你为什么要怕我?”

        他捏我手腕的极其极大,我下意识转头去看守门仙婢,结果发现她们仍旧站在原处,貌似并未发现我在此。

        林丘笑了笑:“帝神,别看了,你在我结界内,不会有谁发现你的。”

        我抬手甩开他的手,随后一记混沌之火朝他扔了过去。

        林丘躲让不及,恰巧被混沌之火烧到了右臂,他叫了两声,将被烧的右臂砍掉,随后抬起头来看着我:“果然混沌之火我扑不灭,不过……初岁,你为何对我如此狠心呢?”

        他将右臂砍下我才想起来,之前寮乘将他手臂给卸了,如今他手臂又是如何好端端的?

        见他步步逼近,我抬手又准备给他一击,结果他用左臂将我箍进怀里,贴在我耳边说道:“之前我俩在一起时我还未抱过你,如今算是圆了这个愿望,初岁,你原谅我吧,我不要连云了,只要你。”

        不知他经历了什么,原先只是懦弱没有主见,现在竟变得这般恶心。

        我实在是动不了,遂抬腿朝他要害踢了去,他吃痛,我这才得以逃脱。

        林丘皱着眉看着我:“你如何变成如此般毒妇的?我最后再问你一遍,跟不跟我回去?”

        “现在还不是白天,你做什么白日梦?”我两手结印,自丹田处引出混沌之火,本想着烧死林丘或者引起三昧真火注意,我总得实现一个,结果林丘从怀中摸出一个东西,挡住了我的混沌之火,我扭头一看,守门仙婢还是没有发现我。

        林丘笑了笑:“你是帝神又如何?今日还不是打不过我?”

        修为到用时方恨少,我只怪我修为不佳才让我沦落到此种地步。

        一条红色大尾巴突然卷了过来,将我裹住带出了林丘的结界。

        我低头一看,是遇真,他九条尾巴在身后晃悠,其中一条裹住了我。

        遇真抱着手,看着林丘,说道:“你是哪个狂徒?竟敢来羲和宫闹事?”

        这时,羲和宫里一堆仙子呼呼啦啦涌了出来,皆站在遇真身后,仰头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我被尾巴裹得只露了一颗头,自然是只有出言安慰她们了。

        她们让我放心,随后结了阵,周身冒出火光,只待一齐冲过去将林丘打杀了。

        见她们没有放下平日里的修行,我很是欣慰。

        林丘见状也不慌忙,他笑道:“初岁,前些日子我们才在一起温存,这才多久你便换了一个男人?”

        我“呸”了一声:“什么温存?注意你的用词。”

        遇真亦笑了一声:“她是帝神,就算真与你温存了也是给你的恩典,你来此处是为了做什么?要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让她怜惜你?而且……”遇真突然爽朗地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也太丑了吧?她又不是瞎眼了,为何要去宠幸你啊?”

        林丘眉头紧紧皱起,脖子青筋都尽数冒了出来:“那你这只臭狐狸在此处做什么?袒胸露乳,一副浪荡模样,莫不是也来祈求她宠幸你的?”

        遇真笑个不停:“我长得好看,她爱怜我也是应该,有我做个对比你应该明白自己是什么垃圾了吧?”

        林丘突然冲了过来,看他一脸怒气的模样,应该是非要与遇真打一架了。只是他还未接触到遇真便被三昧真火烧得惨叫摔到在地。

        林丘变成一团火球往外冲去,三昧真火仙子们打算去追,结果遇真冲上前将她们拦了拦:“你们看好羲和宫。”

        他跑得极快,我被裹在他尾巴里动弹不得,拍面而来的凉风打得我头发乱如稻草,也不知遇真是不是忘了尾巴上还有一个我。

        他两条尾巴快速延伸,将林丘拍倒在地。随后亮出两只爪子,爪尖锋利无比,将林丘打了个半死。

        “小帝神,你可还满意?”遇真显然是在问我。

        我清了清嗓子:“嗯……嗯。”

        遇真走到林丘身边,抬起脚将林丘从三十六重天踹了下去,随后拍了拍手:“这种渣滓就应该将他杀透,免得再出来恶心人。”

        “差点忘了,你还在我尾巴上。”说完,遇真将我放了下来。

        我理了理乱得无法理清的头发,抬头看了看遇真,发现他的衣服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头发也颇为凌乱,也就那张脸皮还稍微看得过去了,难怪林丘说他袒胸露乳。

        我问道:“遇真,你打算改行捡破烂?”

        wap.

        /107/107858/28013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