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出去游历一番

第三十章 出去游历一番

        遇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衣服被烧坏了,羲和宫里也都是女仙,我自然是只能将就着穿这身衣服了。”

        想起寮乘之前总是信手给我变衣裙,我遂问道:“你不能给自己变一身衣服吗?我是不会变衣服,只有你自己来了。”

        遇真疑惑地看着我,随后皱了皱眉:“你不知道变衣服出来的前提是自己备得有衣服吗?若是每个神仙都能随意变出衣服来,那天界还养这么多天蚕做什么?”

        如今我要做他师父,自是不能太露怯,于是咳了两声道:“嗯,对,是这样的,那你便先穿着这身衣服吧,没准你阿姐体会到你的羞涩之心了会来给你送衣服。”我转身往羲和宫的方向走去。

        遇真快走两步跟到我身侧:“方才那个男的是谁啊?”

        我无意为他解惑:“师父的事情你别问。”

        遇真“哦”了一声:“不问就不问。”

        第二日一早木黎便来将我叫醒了,我实在困得紧,翻了个身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木黎摇了摇我:“帝神,今日是狐狸少主的拜师礼,我们得起来梳洗一番才是。”

        对,今日我要得个徒儿了,想到此,我爬了起来,梳洗了一番后,庄严地踏出了主殿。

        一出主殿便有一张椅子,木黎扶我坐下后退了下去,吹了两把风清醒了些,我看见遇真端着一碟东西朝我走了过来。

        他将碟子里的东西一一放在我脚下的台子上,随后庄重地跪了下去。

        睁大眼睛一看,我所坐之处被高高架起,脚下的台子中间摆放着香炉,两侧摆放着瓜果,活脱脱一尊被供奉的神像。

        我连忙起身,寻着路下这高台,我活生生的在这里,怎么还将我供奉上了?

        遇真仰起头抬起手来制止我:“别动,这是九尾天狐一族最高的礼数,只有身份地位极高的人才能享受,今日我要拜师,自然是得用这个礼数的。”

        我迎上遇真热切真挚的眼神,一时不忍跳下去,遂思考了片刻还是坐了回去。

        遇真见我坐好后,握着三炷香朝我跪了下去,随后磕了三个响头:“师父在上,弟子九尾天狐遇真在此三拜,一愿师父洪福齐天,二愿师父神力无边,三愿师父身体康健。”

        好家伙,还挺押韵。

        说完,他将三炷香插入香炉中,我嘴角颤了颤,果然跟供奉是一样的流程。

        遇真伏地不起,我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高台之上就我一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只能随意来了。

        我清了清嗓子,说道:“起来吧。”

        遇真抬起头来盯着我看,他眼睛一眨不眨,将我盯得越发心虚。

        我又清了清嗓子:“赐座?”

        这时,木黎的声音从下面传了上来:“请帝神赋予神印。”

        赋予神印?这神印怎么赋予他?莫不是用混沌之火将他额头烫出一个“岁”字来,证明他是我的徒弟?

        应该是这样了。

        我舔了舔紧张到干涩的嘴皮,又搓了搓手,跳下高台走到遇真面前:“会有些疼,不过我可以将混沌之火扑灭,这你不必担心。”

        遇真眉头一皱,往后退了半步:“你做什么?要用火烧我?”

        我问道:“要不然怎么弄?神印不就是为了证明你是我的人吗?我只有用混沌之火给你脑门烫一个岁字了。”

        遇真咬牙切齿,小声说道:“你只需用手点我眉心便可,不要用火在我额头烫你名字。”

        我听明白后,抬起手指头冲他眉心比了比,随后点了下去。刹那间,他眉心旋出一个火红的花纹,随后花纹又消失不见了。

        遇真随后浑身冒出红光,红光直冲天际。

        我朝红光看去,看见直冲天际的红光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才散去。

        遇真双手捧着一杯茶递到了我面前:“师父请喝茶。”

        我侧头去看遇真如今乖巧和顺的模样,一时有些不习惯,往日他可谓是桀骜不驯的采花仙男,现在倒是一只顺毛狐狸了。

        我“嗯”了一声,接过遇真递过来的茶杯,仰头喝茶之际,听见遇真说道:“虽说你又弱又笨,但是既然做了我的师父,我定会陪着你的。”

        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我盯着遇真看去,发现他此时低眉顺眼,貌似方才那番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遇真又伸出双手:“师父既将茶喝完了便将茶杯递与我吧。”

        我擦了擦嘴角的茶水,将茶杯放入遇真手中,一副雍容姿态:“辛苦你了,小遇。”

        遇真貌似对我给他的称呼没有不满意,恭顺地接过茶杯,转身将茶杯放到了放瓜果和香炉的台子上。

        “岁儿,你这边弄完了吧。”复奚扒在门边,问道。

        我颇为惊讶:“你怎么来得这么准时?”

        复奚指了指天:“方才你的红光都冲天了,整个天界都知道初岁帝神收了个徒弟,我又如何不能准时来找你?”

        竟这般张扬,收个徒弟还得弄得人尽皆知。

        复奚催促我道:“快些过来,我们得走了。”

        对对对,我差点忘了,之前和复奚约好了,要去下界游一番的。

        我抬脚朝复奚跑去,跑了几步又想起现在围在这里这么多人,我总得留下个交代再走,遂又回头叮嘱道:“我不在的这段时日你们要好好看家。”

        说完,我又跑了两步,才想起如今我才收了个徒弟,总得给他留下一些话的,于是又回头说道:“小遇,为师下界游历一段时日,这段时日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不要太过于拘束。”

        遇真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明白他是担心自己体内的混沌之火又发作,于是安慰道:“你不必担心体内的那团火,它暂时不会来折磨你,你且放心,为师定会赶在你被烧之前回来的。”

        见他又点了点头,我才放心地跑了出去。

        复奚揽过我的肩膀,带着我腾空而起:“你这个师父当得还是挺有模有样的。”

        他接着说道:“之前我与寮乘在西北大荒那一战,遇真也跟着我们一起上了前线,虽说鲛人族联合了一些妖族,导致他们数量特别多,但是遇真也没有胆怯。他当时对我和寮乘说,他没有我俩强大是因为没有占到天时,不过之后他一定会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上神。那个时候他满眼是少主的傲气,现在和顺了许多。”

        遇真所说值得思考,这样说起来,其实占尽天时的应该是我。

        虽说其他四个帝神是得到祖神神力而修成的仙身,但是他们真身本来就很强大,就算没有得到祖神的神力,给他们一些时日他们也能成为如今强大的存在。再加上这三界都由他们而生,没有他们便没有现在的生灵,所以占了天时这一点用在他们身上也不太对,毕竟这个世界总要有巨人来顶着平衡秩序,这个天时不过是顺应了天道而已。

        而我,真身虽然强大,但是若祖神不将我分出来,我就永远都不可能修成仙身,这是其一。四大帝神跟随祖神开辟三界之后数万年我才修成了仙身,没有受过他们的苦,一来便享尽了福,成了天界之尊,这是其二。

        所以综上所述,我才是那个占尽了天时的幸运儿,貌似对这天界的神仙都有些不公平。

        复奚心思细腻,看出我所想,安慰我道:“岁儿不必妄自菲薄,起码这五万年你也受了自焚之苦,虽然让寮乘闭关了几次,但是好在给三界留下了火种,这才衍生出如今这么多种类的火。”

        我点了点头,冲复奚宽慰一笑,人活一世不过就是图个开心,神仙活一世也是如此,既然祖神将我留了下来我便多将这三界看看,纵使有一天我又变成了一团火球也不至于遗憾。

        我耳边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一时难免惊恐,四处看了看,结果看见左边冲过来一个巨兽,离我有些远,我没将此兽的模样看清楚。

        我拉着复奚往后让了让:“让它先去吧,看起来它挺匆忙的。”

        复奚将我推到了面前:“岁儿不必害怕,这是吞金兽,是来驮我们的。”

        吞金兽?之前复奚的吞金兽明明很小一只,只能窝在复奚怀里,现在这只吞金兽这般巨大,莫非……这是玉宿?

        我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我们驾云去也是一样的,怎么能让玉宿来驮我们呢?”

        复奚先是一脸茫然,随后笑了起来:“这就是平日里你见到的那只吞金兽,不是玉宿。玉宿自来舒晁宫跟着我后便没再以真身示人了。”

        我问道:“那你为何会有两个吞金兽?还是说这个吞金兽是玉宿的儿子?”

        复奚一边看向吞金兽,一边回答我的问题:“这只吞金兽和玉宿没有关系,这只吞金兽是跟着我给凡人赐财运的,玉宿虽然是吞金兽,但是是神兽中少数修成仙身的,又跟我属性相同,所以便进了我宫中当了我的随侍仙官。”

        吞金兽跑到我们面前才急急停了下来,结果导致它滑出去老远,扭头过来看了看复奚后,才转身跑了回来。

        复奚一跃跳到了吞金兽的背上,随后伸出手来拉我,将我拉到他身前后,他轻声说道:“走吧。”

        吞金兽得令后,又疯跑了起来,将我颠得胃里一阵翻腾。

        复奚教训它后,它缩着脖子可怜巴巴地瞅了复奚一眼,这才别扭又温柔地迈开步子。

        wap.

        /107/107858/28013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