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莫须有的恨意

第三十四章 莫须有的恨意

        饭后,黑熊精安排了个梯子,让我爬梯子上屋顶去看星星,他说此处的星星是最为好看的,又亮又大,今日天气甚好,还无云遮挡。

        虽说我在三十六重天时只有星星为伴,早已将星星看腻了,但是此时在人界,说不定在此处看星星会别有一番风味。

        赵续本想与我一同爬上屋顶看星星的,但是他刚拉住梯子便被复奚提起来带走了。

        他很是爱哭,又是哭了半晌。

        坐在屋顶上看星星看得我犯困,正迷迷糊糊睡着之际,一阵风落在我身侧,随后复奚的声音传了来:“晚风颇凉,你在此处睡着明日起来会不舒服的。”

        我侧头去看复奚,发现他身侧再无旁人了,遂问道:“赵续呢?”

        复奚也躺了下来,躺在我身侧:“我将他今日的记忆消除后将他和他的小侍卫送回去了,这里不是他该多待的地方。”

        我抬手枕在脑后:“他确实该回去了,你将他送到哪了?他没闹?”

        复奚说道:“我将他弄晕了放在皇宫里面,不多时便会有人发现他。”

        说起赵续,我又想起今日将他救了也许破了他的命格,一时想不明白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遂问道:“赵续缩在悬崖洞里很难有人能发现他,他已经在洞穴        里两日没有吃喝了,若是再过几日,说不定他会死。今日我将他救了下来,往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大变故?”

        复奚转过头来看我:“岁儿,实际上你就是他命里的这个变数,他可能会死,但是有变数出现就可以逃过这一劫。他今日活下来了,往后的事情还是会按照既定的方向发展,所以你不必担心插手凡人的事情会有严重的后果,只要不是强行干预大的走向,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会朝着司命的命簿去发展。”

        又上了一课。

        复奚起身,顺手将我拉了起来:“今日你跑了这么久想必也累了,先回去休息,明日我带你去将今日没吃成的馄饨吃了。”

        确实累了,爬楼梯下了屋顶后,我与复奚告了别便回了黑熊精给我准备的房间。

        黑熊精很是贴心,知道今日将我追得惨烈,遂在房中给我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

        伸手探了探水温,正合适,想来是一直在不断换水。

        我将房门关好,褪去衣物后坐进了浴桶中。正打算闭目养神,突然听见身后传来非常细微的衣物摩擦的声音。

        我转头看去,看见连云手中握了一把菜刀,正发狠地冲我砍来。

        我扯过挂在一旁的衣服,勉强裹住身体,随后侧身一躲,将将躲开她这一刀。

        她红了眼,拼了命地挥刀冲我砍来,我躲是躲不及了,遂瞅准了她抬手的瞬间,跑过去将她手里的刀给拍落在地。

        见手中的武器掉了,连云急忙蹲下身去捡,我将她手腕捏住,用力将她拉了起来。

        她两只眼睛里满是血丝,就这样瞪着我,鼻子一抽一抽的,像是气极了的模样。

        虽说我如今只是地仙的仙阶,但是也足够将她杀了。奇怪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只有地仙仙阶,她只知道她对面的是一个帝神,她肯定明白,这个偷袭的行为绝对不会成功,既然不会成功,她为何又非要来偷袭我一番?

        之前我与林丘的事情被种种因素破坏,连云便是其中之一,我还没恨她,她反倒先将我恨得这般入骨,我着实是有些想不明白。

        连云狰狞地笑了笑:“你为何不将我直接杀了?这般捏着我的手做什么?羞辱我?”

        我将她的手放开,一把混沌之火将地上的菜刀给烧成了灰烬:“你来偷袭我才是在羞辱我吧,若是今日你成功了,外界就会说堂堂一个帝神,竟被一个没有仙阶的仙子给偷袭了,最后还死了。若是你没成功,我将你杀了,外界可能会觉得在理,也可能会觉得我狠心,以强凛弱。若是我没杀你,将你放了,外界又会说我无用,被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能将人放了。”

        连云“呵呵”笑了两声:“我没你心思复杂,我就只是想把你杀了罢了,所以才挑了你沐浴的时候动手,你一丝不挂,我才会有机会。”

        见她如此坦诚,还将我整不会了。

        我背过身去,准备将衣服穿好:“那你现在没有这个机会了,我也可以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

        身后又传来了破风声,我将还来不及穿好的衣服捂好,转身拉出一抹混沌之火,隔在我与她之间。

        她被烫得连连后退了几步,竟不怕死地又朝我扑了过来。

        我掌风一出,将她击倒在地,随后蹲在她身侧,将她脖子箍住:“你可知道谋害帝神是何罪过?你可知道因为今晚你的行为,整个黑熊精一族都会受牵连?”

        连云却像失心疯一般笑了出来:“我都恨死你了,只管将你杀了便是,我也恨死这些黑熊精了,若是我死了,让他们陪葬也好。”

        她眼珠子斜过来看着我:“怎么了?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是颇为震惊?你为何会想不明白?我沦落至此都是因为你啊。若不是当时她们验出你真身霸道,难以生出灵鹊,林丘的娘便不会让我与林丘偷着成婚,若不是我与林丘偷着成婚将你逼走了,林丘也不会对你念念不忘,见我便心生厌恶,然后将我再嫁给黑熊精。整个灵鹊族都在看我笑话,说我耍尽心机最终被抛弃,还嫁到了妖族来,我爹娘都因为受不了其他人的冷言冷语自尽了。初岁,都是因为你,现在我已经家破人亡了,今日就算是我死了,也得让你伤五分。”

        我确实大为震惊:“当初林丘的娘出这种馊主意你明明可以不照做的,你既然照做了就得承担后果,这个后果是好是坏都是你应该承担的。”

        连云笑得脖子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无所谓了,无所谓,以前的事我不再说了,只要我今日杀了你,便又能回到他的身边了。”

        听她如此说,我为防她留下后手,遂低头往她手上看了看,结果捏着她脖子的手腕处突然传来刺痛感。

        连云满足地长呼了一口气:“你在看哪里呢?在这里啊。”

        我手腕上扎着一根针,手腕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青紫模样。

        连云两只手将我捏着她脖子的手掰开,随后起身拍了拍衣裙:“此针被浸在三途河中浸了很长时间,早已经被河中恶念浸透,所有的不甘,怨恨,以及无数被迫归入三途河中神仙魂魄的冤念都汇集于此针,足够将你的心肺剖开,让你在无尽痛苦中死去了。”

        我被针扎入的手已经没了知觉,一股恶寒之气顺着手臂直奔心肺。混沌之火是世间至阳之面,定能将此阴毒破了。于是我左手捻了一缕混沌之火,顺着手臂往下烧去,结果撕裂之痛痛彻心扉,还没将手臂的毒逼退我便已经疼得控不住火了。

        连云从袖口中抽出一把短刃,蹲在我身边,冲我脖子比了比:“我要先从哪里开始剖呢?从脖子的话让你死得太痛快了,不行……”

        我忍痛抬起左手冲她额头拍去,她额间瞬间火红一片,随后尖声痛叫了起来。

        她双目通红,痛得面部抽出,却始终紧紧捏着手中的短刃:“你这毒妇,竟用火烧我仙根,我今日定将你千刀万剐!”

        她的恨意实在是来得莫名其妙,且异常坚定,见她又抬手冲我挥刀而来,我也没力气躲了,抬起右手准备将此刀挡下来,反正右手中毒颇深,再被扎几下应该也不会更加疼。

        也不知她刀到底落下来了没有,我抬起右手迟迟没感觉到被刀刃扎入。想来这便是疼到麻木的好处吧。

        刀子没落下来,右手倒是被握住了,我奋力将右手甩了甩,总不能被她拿捏住吧。

        结果右手被捏得更紧了,一个人紧紧将我抱住,我抬头去看时,才发现来的是复奚。

        侧目看去,门口涌来很多人,我想起方才我在沐浴,还来不及将衣服穿好,忽然间涌来这么多人,我岂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裸奔了?遂下意识缩成了一团。

        我耳朵不太好,只能听清复奚断断续续地在我耳边说:“是我……别怕……”

        低头看去,发现复奚用自己的外袍将我裹住,然后紧紧抱着我,将我挡得严严实实,这下我才将心稍稍放下了些。

        我用唯一能动的左手紧紧捏住复奚的衣襟,又转头往方才连云站着的方位看了去,看见她双目流血,已经被她的夫君连同几个黑熊精给控制住了。

        涌进来的人跪了一屋子,纷纷说着什么,大概的意思也许是在说让我饶命,这个饶命应该不是为连云求的,多半是为了黑熊精一族。

        复奚似乎很愤怒,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将一屋子的人都打了出去。

        他低头来看我,说了什么我实在听不清,最后被他抱到床上躺着,他握着我的手看了看,随后一只手覆在我的右耳上,这我才听见了他说的话,他说:“岁儿,你放心,我定不会让你死。”

        wap.

        /107/107858/28013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