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第一世(上)

第三十八章 第一世(上)

        我往旁边的大石头靠了靠,抬手揉了揉眼睛,结果不小心右脚用了力,疼得我站不稳,遂急忙抬手去扶一旁的大石头。

        突然间我脑中一片恍惚,再睁开眼时,我已经站在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地方。

        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女从我面前跑过,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少女竟与方才鸣也送走的少女长得一模一样。

        少女面色微红,笑得无比开心,将手中握着的玉佩抬起来看了好几次,看了又藏进了怀中。

        一个丫鬟打扮的人追了过来,将少女拉住,微微弯腰喘了喘气:“小姐,你别跑了,回府再跑吧,在大街上这样跑,还拿着玉佩到处晃悠,被人看见了不好。”

        少女微微笑了笑,拉着丫鬟往前跑去,跑进了一座宅子,穿过了宅子里的长廊,回到自己闺房才又将玉佩拿了出来:“小桃,你说我怎么可能不开心?喜郎与我表达了心意,还将自己贴身玉佩送与我,他说等他高中了便来娶我,离他进京赶考也没多少日子了,凭喜郎的才华,这次他定当能高中,我得让爹赶紧准备准备了,别到时候准备不及,耽误我成婚的时间。”

        “哎呀,小姐。”小桃将准备往外跑的少女拉了回来,“我说小姐,哪有姑娘这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的?你等那冯喜郎高中了来提亲了再准备也不迟的。”

        少女捧着小桃的脸,说道:“小桃,你不明白,人一生哪有这么容易遇见自己喜欢的人?我现在既然遇见了,便是我的幸运,得牢牢抓住才行。不过你说得也对,等喜郎高中了我再给爹一个惊喜。”

        日月更替,不知过了多少时日。

        小桃急急忙忙跑到少女闺房,说道:“小姐,不好了,有人来跟老爷提亲了,是县里突然冒出的有钱人,叫什么李鸣也。”

        少女手中茶杯跌落在地:“爹答应了?”

        小桃点了点头:“这个李鸣也的聘礼真的是多得夸张,老爷一看便答应了,还说过几日便可以将你嫁过去。”

        少女推开小桃,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正好看见一个老翁着人将聘礼抬了进来。

        少女扑过去抓住老翁的衣摆,哭着说道:“爹,我不能嫁给他,我已经与喜郎私定终身了,非喜郎不嫁。”

        老翁将少女拉了起来:“召君,你说的喜郎莫非是城外破庙里的那个读书人?他有什么前途?读书读到这个岁数还是屡试不中,爹帮你选的这个人家缠万贯,且家中并无妻妾,你嫁过去便是正妻,而且李公子仪表堂堂,长得很是不错,可比那个冯喜郎强多了。你莫要鬼迷了心窍,听爹的就是。”

        召君看着老翁,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与喜郎已有夫妻之实,只差夫妻之名了,我想李公子若是知道这点,便不会再想娶我了。”

        老翁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随后抬手打了召君一巴掌:“我怎么生出你这个败坏家门的东西?来人!”说完,他拉了个丫鬟,说道,“去找人来给小姐验身。”

        老翁气得喘不过气来,被老仆扶着缓了半晌才说出话:“家法伺候,家法伺候!”

        小桃急忙上前将召君挡住,哭得稀里哗啦:“老爷,小姐从小未挨打过,眼看着就要到出嫁的日子了,若是挨了这顿打,说不定就嫁不成了。”

        老翁捂着心口,挥了挥手:“滚滚滚,快滚!”

        小桃蹲身行了礼,急忙拉着召君回了闺房。

        召君对着镜中脸上红肿的巴掌印擦了擦药,随后转身去对着小桃说道:“小桃,爹找来给我验身的人用不了多久便能到,我方才说的谎不能被识破。”

        小桃叹了叹气:“小姐,你就别再折腾了,将自己名声弄坏了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你就只能被那冯喜郎拿捏住了,若是他没高中,你难道还真的与他一起去过苦日子吗?”

        召君转过身拿起梳子,抬手将梳好的发髻拆了下来:“不论喜郎是否高中我都要与他一辈子在一起,所以我绝对不能嫁给李鸣也。”

        小桃拦住召君拆头发的手:“小姐,你要做什么?你别糊涂啊。”

        召君将小桃推开,自顾自梳起了头:“我记得喜郎说过,他喜欢都城里面贵人小姐梳的发髻,我今日梳了去见他,他定能高兴。”

        小桃惊得眼睛圆睁:“小姐,你要做什么,你不会要假戏真做吧?”

        召君将梳子放下,对着镜子照了照,又理了理头发:“小桃,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小桃急得抬手挡住了大门:“我不给你去,你糊涂了。”

        召君看着小桃:“小桃,你不听我话了是不是?到时候我出嫁了不带你去夫家,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我。”

        小桃鼻子抽了抽,哭了出来,哭了一会儿,又老老实实去准备了热水来。

        召君帮小桃擦了擦眼泪,安抚她道:“你哭什么?今日是你小姐的大日子,你应该高兴。”

        去往城外破庙的路难走,召君刚换的衣裙沾上了泥点。

        她低头提了提裙摆,两颊桃红颜色掩也掩不住,悬在少女弯起的粉嫩唇角上。

        破庙四处漏风,只有一间屋子还能住人,屋子大门敞开,一个文弱书生正坐在桌前,摇头晃脑地读着书。

        “喜郎。”召君将门关上,站在门口捏了捏袖子,“今日书读得如何?”

        冯喜郎看见来的是召君,他将手中的书放下,笑得合不拢嘴:“召君,你来了,几日未见,我很想你。”

        召君将手中袖子左边搅完又搅右边,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喜郎,今日有人来提亲了,我爹也同意了。”

        冯喜郎愣了愣:“那……召君你……”

        召君抬起红透了的脸去看冯喜郎:“我自然是只愿嫁给你的,喜郎不必担心。”

        冯喜郎垂头捶了捶桌面:“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如何拒绝得了?怪只怪我无用,考了这么多年还没考上,若是我早点考上就能早点将你娶回家了。”

        召君皱了皱眉,下定了决心般跑过去扑到了冯喜郎怀中,自此,她脸颊更红了:“喜郎,你不必如此想,这次你一定能考上的,我也只会嫁给你。”

        冯喜郎低头看了看扑在自己怀中召君,两只手悬在空中,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召君,你这是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

        召君伸出手去将冯喜郎紧紧抱住,抬头去看着冯喜郎的眼睛:“今日我与我爹扯了个谎,说我已与你有夫妻之实,想必李鸣也肯定不会要已经破了身子的我。只是我爹要找人来给我验身,我这个谎迟早要被戳穿。”

        冯喜郎震惊得将召君拉开:“召君,你可知你说了什么?这种谎话怎么可以随便说出来?你还要不要名声了?”

        召君又重新扑到了冯喜郎肩膀上,将头埋进冯喜郎的颈间:“喜郎,只要我说的不是谎话便行了,这样一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冯喜郎问道:“你这是打算……”

        召君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冯喜郎:“今日愿与君烟花风月,君定不能负了召君。”

        冯喜郎盯着召君一双柔情似水的眸子看了看,咽了咽口水:“召君,此事不行。”

        召君坐起身来,将身上衣服尽数褪去,坦诚地坐在冯喜郎面前:“现在都已到了此种地步,还不如便听了我的,只要你不负我,我就不悔。”

        说完,召君抬手抱住冯喜郎的头,胸前起伏剧烈,紧张得只能微微张嘴喘着气。

        冯喜郎震惊之余,呼吸渐快,忍不住吻住了召君的唇。

        屋外下起了雨,雨从窗户破漏处淋了进来,打湿了桌上的书卷。

        少女缱绻的声音夹在雨声中,与桌前如豆的火苗交缠在一起,称着窗外透出的交缠人影。

        雨渐停,召君细嫩的皮肤微红,依偎在冯喜郎身侧:“我得回去了,这会儿我爹寻来为我验身的人应该也快到了,喜郎,我回家等你,等你来娶我。”

        召君急急跑回家,正好验身的人也已经到了,得了结果后,老翁被气得卧在床榻上下不来床,无奈中只好着人去退了李鸣也的亲。

        召君本以为自己就可以待在闺房中等着冯喜郎的喜轿了,谁曾想,竟先等来了李鸣也。

        我站在廊中,看见鸣也穿着华丽的衣袍,面带笑意地朝一脸病色的老翁走来,一来便问道:“张老爷,不知为何要退我的亲?可是有何处不满意?若是嫌弃聘礼少了,我可以再加。”

        老翁叹了叹气,摇了摇头:“李公子,是小女配不上你,实不相瞒,我家小女身患重病,若是嫁过去会给你带来不吉啊。”

        鸣也垂了垂眸,随后又笑了笑:“无妨,我可以治好召君的病,若是因为这点与我退的亲,大可以不必。”

        老翁见鸣也是铁了心要娶召君,遂连连叹了好几次气,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了起来:“是召君已经不清白了,她……她早已与冯喜郎那个畜生有了夫妻之实,我老脸都已经被丢尽了,她哪里还配得上李公子你啊?”

        鸣也怔了怔,眼中神色落寞,随后片刻又恢复如初:“纵使如此我也娶她。”

        wap.

        /107/107858/28013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