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女落进情劫堆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第一世(下)

第三十九章 第一世(下)

        直到鸣也的大红花轿抬到张府门口放好,召君才不得不相信,这个叫做李鸣也的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娶她,纵使她已经成了众人口中的浪荡货色也逃不过。

        成婚前几日,她爹拿了把刀架在脖子上,声泪俱下地让她立誓今日必嫁给李鸣也,她虽哭得比她爹还伤心,但是最终在看到爹脖子上洇出的血后,还是哭得五官抽搐地点了头。

        既然这花轿她必上不可,那她便上,不过她绝不辜负冯喜郎。

        出嫁那日召君不让小桃跟着,小桃哭哭啼啼地帮她梳好头发,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

        召君只好哄小桃:“我先去探探路,若是那李鸣也家境果真殷实,若是他待人果真好,我再着人来接你,这段时日爹身体不好,有你在旁服侍我才能安心。”

        小桃哭得嗓子沙哑:“小姐,如今你被传得这么不堪,若是真的嫁过去了定不会好过的,我们跑吧,好不好?”

        召君叹了叹气,捧着小桃的脸:“小桃,我定会过得好,只是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我爹,就算是帮我尽孝。”

        小桃眼睛红肿得睁不开了,却还是抽抽噎噎地答应召君:“小姐,你且放心,我定好好照顾老爷,小姐一定要早日来接我。”

        将小桃哄好,召君才将盖头盖上,毅然踏入了喜轿中。

        鸣也没来接亲,听人说是因为他今日有要事。

        我也不明白成亲需要走什么流程和有什么讲究,只知道周围人议论纷纷,皆说是因为召君是浪荡货色,所以李公子没脸来接这个亲了。

        召君隔着红盖头,我看不见她此时表情,只是这些话听起来颇为刺耳,她定是不会好受。

        她平静地上了喜轿,平静地坐在轿中,我本以为她便会就此嫁与鸣也,谁曾想,在行径一处断崖时,召君掀开轿帘,一众人目瞪口呆还未反应过来,她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前来迎亲的人慌了神,乱做了一团,乱了半晌才想起来应该去寻人。

        只是断崖下有河,他们并未寻到召君。

        我推测这是召君的前世,所以我确实是看见召君到底去了哪里。

        她跳下断崖时被树枝挂了一下,然后才摔下去,而后又恰好避开了乱石,摔在了软草上,摔下去时她便已经晕了。正好路过一路山匪,见她还有气便将她捡了回去。

        月色皎洁,悬在漆黑的天幕上,也透了丝光亮入召君所在之处。

        她虚弱得动也动不得,一动便浑身都疼,所处之处很黑,貌似是一间屋子。她咳了咳,喃喃道:“喜郎,我本以为今日定会死,没想到还是活下来了,看来我们缘分未尽,真好……”

        有开锁的声音传来,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盏灯,还有几个人。

        打头之人见召君已醒,遂蹲下身去捏着她的下巴,语气轻佻:“哟,醒了?也不知你郎君今日等不到你会不会发疯啊?”

        召君将头扭过一边,结果又被强行扳了回来。

        那人扭头过去对着身后站着的几个人说道:“也不能浪费了小娘子这身喜服不是?今夜我们都当一回新郎如何?”

        身后之人欢呼。

        召君被吓得脸色惨白,往后挪了挪,结果痛出一身冷汗。

        她太疼了,身体已经麻木,她只知道自己被推倒在地上铺着的稻草上,几个男人粗鲁地摆弄着她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

        恍惚中,她听见,他们说她是浪荡女,今日新婚竟不是完璧之身。

        “喜郎……”她声音轻如蚊蝇,脑中全是那日她与冯喜郎在一起的画面,此时也只有想着冯喜郎她才能坚持下去了,只是她要如何才能挨过去?挨到再与冯喜郎见面?

        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煞白的闪电,轰鸣的雷声几乎要将这间屋子震碎。

        小屋的门被打开,狂风中有一人矗立着,他身着大红喜袍,目眦尽裂,抬手将趴在召君身上的男子拽了起来,随后脱下外袍,将召君盖住。

        这是鸣也,我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鸣也。

        他将召君抱起,转身看向站了一屋子,衣不蔽体的男子,随后薄唇轻启,声音虽不大,却字字都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敢动她,我让你们真正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一只手抱着召君,另一只手仰面朝上,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长满骨刺的长鞭,长鞭打去,鞭鞭都落在那些男子的魂魄上。

        惨叫声掺和着屋外的暴雨,惊得落在树枝上的乌鸦纷纷逃开。又一道闪电劈下来,将屋子照亮,也照得鸣也血红的眸子更加可怖。

        “喜郎……”

        召君的这一声呼唤实在是很轻,只是刚好跌入了鸣也的耳里。

        他手中的长鞭顿在了空中,握着长鞭的手迟疑了片刻,随后更重的一鞭落下去,将那些男子打得魂飞魄散。

        一道道惨白的闪电中,两抹红色的身影走入雨中,随后消失不见。

        召君被鸣也带回了他在人间的府邸,鸣也日日小心呵护召君,生怕她虚弱如蚂蚁般的生命会就此消逝。

        夜里,召君极度惊惧,浑身颤抖,鸣也便一遍遍轻拍她的背,帮她擦汗,轻声安抚她,动作小心得像怕碰坏一件瓷器。

        黑夜漫长,召君会叫着冯喜郎的名字到天亮,鸣也只是垂眸握着召君的手。

        只是我能看见,他的眉头总会忍不住地颤抖。

        召君醒来时,是个艳阳天,鸣也并不在屋中。

        她靠在床头痴愣了片刻,随后跌跌撞撞冲了出去,结果被守在门口的丫鬟给拦住了。

        丫鬟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夫人要去何处?”

        “夫人?”召君疑惑,“谁的夫人?”

        丫鬟提醒道:“夫人,这是李府。”

        召君突然掩面哭泣,旋即又崩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都如此了,他还是要娶我?为什么非要娶我?”

        丫鬟面面相觑,只道:“夫人回房好生休息吧,待老爷回来了再说如何?”

        召君跌坐在地,嚎啕大哭,吓得丫鬟们不知如何是好。

        “召君,可是又害怕了?”鸣也匆匆走来,抬手将召君抱入怀中。

        召君瞪大了眼睛,抬手将鸣也推开:“你是谁?”

        鸣也将手收了回来,退出了门外:“你别害怕,都过去了,往后我一定不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召君苦笑了一声:“李公子仪表堂堂,定是不缺女人,何苦偏偏执着于我?我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实在是不敢再服侍你了,恐污了公子的身子,公子将我放了吧。”

        鸣也皱眉:“召君,你为何要如此说你自己?”

        “我明白了。”召君站起身,将鸣也拉进屋中,随后将门关上,又将鸣也拉着坐在床上,随后搂住鸣也的脖子,覆唇贴了上去。

        鸣也一惊,将召君推开,拉住召君拉扯自己衣袍的手,声音中有隐隐怒气:“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疯了吗?”

        召君苦笑一声:“我是疯了,我早就已经疯了。我自以为跳了断崖便能摆脱你我的婚约了,我自以为我若是能活下来便可以永生永世与喜郎在一起了,结果现在还是被禁锢在你身边,只有我疯了才认为自己可以摆脱你。”

        鸣也一脸震惊,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召君哭得浑身颤抖:“都是因为你,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非要娶我,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都是因为你……我恨你……恨死你了……”

        鸣也两手垂在身侧:“我本以为这一世我应该赶得上的,是,都怪我,你若是想回家,或者是想回到冯喜郎身边,我都依你,召君,只要是你想的,我都依你。”

        召君抬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当真?”

        鸣也抬眼看着她,看了半晌,笑了笑:“当真。”

        鸣也亲自将召君送到了冯喜郎身边,此时的冯喜郎中了进士,也顺利将召君娶了,只是召君不再叫张召君,而是成了一个无名无姓,新科进士冯喜郎家中的一名妾室。

        召君过冯家后门时看见鸣也竟来了,她疾步走到鸣也身边,低声说道:“你又来做什么?”

        鸣也问她:“做冯喜郎的无名妾室真的是你想要的吗?若是你现在反悔了,我可以带你走。”

        召君一惊,扭头左右看了看,随即说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只要待在喜郎身边就好。李鸣也,”她抬眼看着他,“我们永世不复相见,你走吧。”

        说完,她过了冯家后门,如愿嫁与了冯喜郎。

        只是召君为了这段感情的牺牲并不能让冯喜郎好好珍视她。她过门没几日,冯喜郎便娶了正妻,五年不到,纳妾三人。

        召君因身子被多人玷污而只有在冯喜郎喝得烂醉之时才能见到他,每每见到他,都会被他弄得伤痕累累,下不得床榻。

        后来,她怀孕了,但是这个孩子还没有面世,便被冯喜郎几拳杀死在了她腹中。

        她弥留之际想见一见冯喜郎,结果等来的是冯喜郎的正妻,正妻说:“喜郎说你脏得很,死了便一把火烧了,也免得污了地。”

        她满腹苦涩都化成一滴苦泪,从眼中滑落之时,她的生命也终止了。

        再次睁开眼时,她站在院中,抬眼看去,鸣也站在门外。

        鸣也大概是思虑了良久,勉强笑了笑:“对不起,没有做到与你永世不见的约定。”

        wap.

        /107/107858/28013481.html